• 第二十二章 晚饭的决定

  他认真的眉眼透出醉人的魅力,让我原本有些焦虑的心情也变得心猿意马。

  “哟,妹夫在工作呢。”叶羽溪走到沙发前坐下,神情出奇的放松。

  “嗯。”沐忏彻抬起头看了他一眼,轻轻应了一声。

  “叶羽溪你怎么说话的?”我立马忘了刚刚想的,心里不乐意了,“谁是你妹了?”可不是,他现在喊沐忏彻喊妹夫,那我不就是他妹咯?

  “嗯哼,你总不能让我喊你姐吧。”叶羽溪斜睨我一眼,意思就是会把我喊老了。

  我当然和所有女人一样,具有一致的劣根性。所以即使心里挺憋屈的,也只能默默忍下去。

  “你们过来干什么的。”沐忏彻低头看着手中的文件,手中拿着笔,没有抬头。

  “我们来找你玩嗯。”叶羽溪用手撑起头,姿势肆意。

  “今天我还有事,改天吧。”沐忏彻终于抬起头看了他一眼,然后甚至吝啬于把一个余光留给我。

  “那我们先走了。”叶羽溪却并不扫兴,只是歪歪头起身道。

  “妖夭过来。”

  我本来是想和叶羽溪一起走的,可是听到沐忏彻这样说,脚步却突然变得重了。

  “那个,我……”

  “过来。”沐忏彻的声音简短而有力。本来我是想说我和叶羽溪一起走的,但是听到沐忏彻这样说,立马就没骨气地咽了咽口水,往他桌前走去。

  叶羽溪眯起眼,忽然转身离开。我咬牙,这个没义气的,竟然把我丢下自己走了。

  更新r%最快上酷H匠c网

  “不要让我重复第三遍,”沐忏彻终于抬起头看我,“你太慢了。”

  我勾起唇傻笑,终于站在了他面前:“没啊,我觉得这速度刚好。”

  “萧妖夭。”沐忏彻忽然伸出手把我拉到他的腿上坐下。

  “沐忏彻……”我抿唇,紧绷着身子,整个人突然陷入了紧张。

  “你知道你刚刚的行为算什么吗?”他把头放在我的肩膀上,说话时呼出的气息尽数喷洒在我的脖子上,勾得我有些心猿意马。

  “嗯?”我眨眼,我刚刚做了什么?

  “在刚刚结婚的第一天就带别的男人来找我,你是想让我吃醋吗?”沐忏彻歪头,手环上我的腰。

  “我没有……”呸,我都想咬断自己舌头了,除非叶羽溪那家伙承认自己自己是个女的……

  “嗯?刚刚的那个……”沐忏彻有些故意地拉长尾音,无端透出一股危险。

  “他是我朋友,不是别的男人。”我抿抿唇,低头看着腰上收紧的手。

  “那也不行哟,都已经和我结婚了呢。”他的声音从我身后传过来,出奇的魅惑。

  “那你和林学姐又算什么?结婚当天就把你喊走。”我不受控制地说出声,就是觉得自己很委屈,一定要把它说出来,心里才会舒服一点。

  “我和佳茗也只是朋友而已。”他皱皱眉,我则趁机挣脱他的手,猛地站起来。

  “所以你也没资格说我。”我扬起下巴,心情不爽。

  “我都已经和你结婚了,你还要怎样?”

  “我也只是逗逗你。”他歪着头,显得特别无辜。

  妈的,这男的真是讨厌透顶了。

  这一切对他来说就像是一场游戏一样,而我却要全心全意投入其中尽心竭力,太憋屈了。

  “我不要待在这里了,我要回……”我戛然而止,回哪里?

  “嗯哼,回我们的婚房?”他挑眉笑道。

  “沐忏彻!”我忍无可忍地喊出声,“你个大坏蛋!”

  “哦?不知道我哪里让你觉得最坏?”他歪头眨眼,神情故作不解。

  “……”大写的污!“哼,我要回我爸妈家了。”再跟这个蛇精病在一起我会疯掉的。

  “别闹。”他收敛了表情,坐回桌前,“明天晚上和我一起回爷爷那里。”

  “……为什么。”

  “爷爷想他孙媳妇儿了,”沐忏彻头也不抬,“再说,你见过哪对夫妻刚结婚就四处乱跑不往以前家去的?”

  “好吧好吧。”真是烦死了啊,我坐到沙发上,整个人很郁闷。

  “顺便提一下,我们后天还要去爸妈家,好好准备。”

  “什……你现在喊我爸妈比我还熟了啊。”我瞬间忽略了重点,开始和他死扣小细节。

  “反正我们都结婚了啊,我不喊他们爸妈还喊什么?”沐忏彻反问。

  “行行行,我不跟你吵。”我伸手比了个停止的手势,心里有些烦。

  “没有其他事了吧?”我问道。

  “嗯,没有了。”他点点头。

  我如获大赦,噌地站起,甜美的笑容咻地挂起:“那我就先走咯。”

  “不行。”沐忏彻抬起头,声音淡然。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我发现自己都要变成十万个为什么了哎……

  “你确定你自己找得到回去的路?”沐忏彻挑眉,目光玩味。

  “应该,可以吧……”我有些悲哀地拖长尾音,第一次觉得自己真是个问题儿童……

  “好吧,我刚刚又想到了一件事,你做好了再走吧。”沐忏彻抽过一张A4白纸,用笔写了一行字。

  “什么事啊?”我还是忍不住好奇心凑过去看了看。

  “喏,你自己看。写好了以后给我,我划掉的要重新想。”

  “晚上吃什么?你做啊?”我拿过纸,十分疑惑,反正我是不会做饭的,沐忏彻这是要把做菜行动进行到底?话说之前我还以为我们每天一定会叫外卖或者出去吃的。

  “你不能做吗?”沐忏彻反问。

  “这个有难度,”我煞有介事地睁大眼睛看着他,“而且你确定你吃得下去?”

  看着他稍稍有些迟疑的表情,我再接再厉地补刀:”或者换一个问题,你觉得,我做出来的东西你敢吃吗?”

  相信即使他没有领略过我做饭的本领,感受过我这一个个鲜明的反问以后,也不会对我做饭抱有多大的希望了。

  果不其然,沐忏彻最终还是挥了挥手,说了句“随你”,然后又想了想说,“算了,还是我做吧。”

  “好哒,那我去想了。”我笑眯眯地捧着手中的A4纸,拿了一支笔,然后就坐到沙发上开始沉思。

  晚饭啊晚饭,晚上不能吃太饱,不然容易长胖的。可是晚上吃什么呢?

  以前在家我都是有什么吃什么,十分随和,因为我不挑食。可是也正因为这样,现在让我自己选择,反而困难的要命。

  我咬咬笔头,陷入了极大的苦恼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