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爱去自己去,我要回家。”我撇嘴。

  “真不一起去?”叶羽溪眸光闪了闪。

  “嗯哼,你负责先送我回家。”我轻哼一声。他这不是废话,我去找沐忏彻,就跟玩老鹰捉小鸡的时候小鸡自己非要投入老鹰怀抱一样。而我虽然蠢,也不至于这么蠢吧?

  我扭头,却发现叶羽溪的脸上就张扬地说着“你不蠢谁蠢”的字样。

  “那行,送你回哪啊。”他收回目光看似随意地问道。

  “回……”我有些语塞,我好像记得我出来的时候忘记了路的来着……

  怎么办怎么办,要和他说去哪……如果跟他说回沐忏彻那里,结果却记不得路,最后既坑了我自己,还会被叶羽溪这家伙嘲笑的吧……

  不行!

  可是如果回爸妈或者沐爷爷那里,他们肯定又都要问东问西的。而且最后等他们把沐忏彻请回来的时候,我忘记路的事实肯定也会被揭露出来,然后就是和上面一样的结局……

  好像如果这个时候不去找沐忏彻,其他的不管我怎么决定,结果都丢脸无比啊!

  老天啊,你敢说你不是故意的?这是把我往绝路上逼啊。

  “下车吧。”

  “哦。诶?”我睁大眼睛,看向叶羽溪,有些疑惑地问道,“你怎么知道我要去哪的?”明明我还什么地方都没说好吧。

  “你自己看外面咯。”他耸耸肩示意我看车窗外面。

  我扭头,嘴角的笑意瞬间僵住。“叶羽溪,你丫就这么想找沐忏彻?”

  他竟然带我到了沐氏集团楼下!叶羽溪这家伙,真是讨厌爆了,一点点都不善解人意……

  “嗯哼,都到楼下了,你不进去看看?”叶羽溪呼了一口气,“啊,可是刚刚才结婚的小情侣呢,怎么你都不想他?”

  我咬牙,笑道:“怎么能不想,想得很呢。”我算是明白了,这小子在给我下套呢。人都已经到楼下了,还不进去的话,怎么都说不过去。只有一个解释就是,我们俩感情不合……然后就是我是被迫结的婚,然后就是这本质是一座爱情的坟墓,于是得出最终结论,我,很,悲,催!

  所以他是在用这种方式逼我承认我很可怜?

  也不对啊,目的性太强了。难道说……

  我上下打量了叶羽溪几眼,觉得这家伙不会真断袖吧……而且还刚好看上了沐忏彻……

  脑洞完全止不住地大开啊……一场3p的备胎与现任之间较量由此展开,他们两个人已经在我脑子中进行天人大战了……

  “萧妖夭!”一声喊声终于把我召唤回了现实,我眨眨眼,装无辜地看向他。

  “阿溪,”我笑眯眯地喊道,“叔叔阿姨什么时候有空见我一面?”

  叶羽溪有些怪异地瞥了我一眼:“什么时候都有空。你要干嘛?”

  ?$酷匠z5网;5首e发K

  我保持笑容,嘴角弯起更高的弧度:“我想我该和他们聊一聊,你的情感问题?”

  “你蛇精病了?”叶羽溪挑眉,“拜托,你自己脑补的东西一点逻辑性都没有,就不要再拿出来说了好不好?下车下车。”他小时候就因为这个丫头毫无逻辑的大开的脑洞,以及无所遮拦的嘴巴,他给爸妈产生了多少伤人的误会。

  我有些囧囧地偏过头,计谋被识破了,虽然我也只是想拖延拖延时间而已,然而还是有一点丢脸啊。

  “好吧。”我如英雄英勇就义般,气势壮烈地深呼吸一口气,然后打开了车门。

  ……

  我就知道这决定是个错误。

  一走进沐氏集团,尤其是我身后还跟着叶羽溪那么大一个拖油瓶的时候,四周投过来的目光怪异到了极点。

  “那个,我找沐忏彻。”我看了看前台的接待,有些试探地问道,但是总觉得这样很奇怪啊……

  “你是?”前台却有些疑惑地问。也无怪她不了解事实,毕竟是昨天才结的婚,就算有什么报道也不会有多快就让这群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们晓得。

  “那个,我是,沐忏彻的妻子。”我支支吾吾半天,还是说出了这个名号。

  说完以后,我果不其然地看见所有人的脸上,都瞬间写上了惊讶或愕然。

  啊喂……都至于么……

  虽然我以前也不相信自己真的会和沐忏彻结婚,但是他们也不至于这么难以置信吧?

  尤其是前台小姐,一脸茫然的样子,最后还是和我说得打个电话确认一下。

  叶羽溪在我身后有些奇怪问道:“你们自己的总裁夫人,你们都不认得?”

  “不知道啊……”前台有些无辜地摇了摇头,她可是从来都没听说过呢。

  我有些语塞,这感觉真是太失败了,但是我也只能默默站在一旁,看着她打电话。

  总之,在众人奇特的目光下,我总算是捱过了几分钟,然后终于被告知可以上楼去了。

  我如同解放了一般如释重负地走进了电梯。

  “我说,”叶羽溪斜睨我,“他们好像都和你不熟的样子。”

  “哪里是不熟,是根本就不认识好么?”我撇嘴。本来我又没来过,是叶羽溪他自己非要让我带他来这玩的嘛。

  “嗯?你以前没来过?”

  “这个……”我心里一咯噔,赶紧捂起脸,为什么我在想的什么他都知道呢?我没把它写脸上吧……

  “行了,到了。”叶羽溪走出去,“别支支吾吾地了,走吧。”

  他刚刚那句话真的没有别的意思吗……

  我看着他的背影,也只是默默地跟了上去。

  “叮——”顶楼到了。

  “你们好,请问是萧小姐吗?”一个秘书迎了上来问道。

  “是,是的。”我抿抿唇,突然发现没什么话可说。你说叶羽溪这么大个人了,怎么还这么爱玩?

  “我们找沐忏彻。”叶羽溪勾起一抹笑,眼眸弯起扮起了纯良。

  “好的,总裁刚刚和楼下通过了电话,已经知道二位的到来了。”秘书一边走一边说,还不时地悄悄打量了我几眼。

  “哦。”我呆呆地应了一声,直到她推开那扇门时,才觉得自己真的是绵羊投入虎口,简直是蠢爆了的寻死行为。

  沐忏彻的办公室出奇的简洁大方,秘书带我们来了以后自己也就走了。我看着坐在办公桌前的沐忏彻,心里突然有些奇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