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那锅面条多么的开心,因为我正要去吃它们呢。”我眨眨眼,“你忍心让它们难过吗?”

  “你是从哪里看出它们很高兴的?”沐忏彻眯眼问。

  “它们在锅里正在上下滚动沸腾啊喂,不就是高兴嘛。”我背后抵着墙,看着身前的沐忏彻,心里很是悲哀。

  “什么逻辑,它就不能是等我吃的?”

  我有些嫌弃地说:“本小姐貌美如花,再看看你,两个一对比,不等我还等被你吃啊。”

  “嗯?”他更靠近一步,尾音上挑,气氛瞬间有些危险。

  “叮铃铃……”他的手机忽地响起,我怔了一下。

  沐忏彻顿了一下,然后突然后退一步,接起了电话。

  “喂?”他的声音出奇的平淡,听不出起伏。

  我偏过头来看他线条分明的侧脸,心里莫名一动。

  “好,我马上就过去。”沐忏彻皱皱眉,挂断了电话。

  “你要去哪?”我心里突然有点堵的慌,伸手去拉他的衣角。

  “我有点事,过会再回来。煮好的面条你自己吃吧。”

  “沐忏彻,我们可是今天才结的婚。”我歪歪头,心里莫名不爽,“就算是敷衍我,或者是做做样子,也不该是现在就走吧。”

  “萧妖夭,”沐忏彻抿唇说,“佳茗一个人在家出了点事,我去看一下过一会就会回来。”

  “……”林学姐?那沐忏彻去干嘛。

  我皱眉:“那……”

  “你自己在家吧,”沐忏彻声音突然有些淡淡的,“我走了。”

  “你。”我看着他穿上外套然后开门走出去,好像没有一丝犹豫和挽留。

  “啪”的关门声在安静的环境里出奇的响亮。我抿抿唇,走回厨房拿起碗开始盛面。

  ……

  (更=新T.最快~上R√酷、匠v网9

  一个整整的夜晚,我坐在椅子上把面吃完后,就开始了漫长的无谓的等待。

  我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固执,就是觉得沐忏彻都已经和我结婚了,至少也该有些负罪感,稍微对我好一点。

  而不是现在这样,若即若离,冷冷淡淡,任何一个人都能够把他从我身边随意地叫走。

  从月亮升起到淡淡的光辉洒向大地,从月光渐暗到天色渐渐露出鱼肚白,太阳骄傲地从地平线跃出,把清晨的光芒尽数照耀。

  我躺在沙发上,终于忍不住有些疲倦,闭上了眼睛,沉沉睡去。

  巨大的落地窗外,又是一个充满活力的早晨。

  ……

  我醒来时,发现自己睡在卧室的大床上,已经是中午了。

  旁边却没有人。

  “沐忏彻?”我慢慢坐起来,揉了揉太阳穴,有些一阵一阵的疼痛。

  没有人回答。我起身,赤脚走出卧室,眼前依然是空空的房子。

  这一点都不像是婚房的样子,新郎竟然一直都不在,只有新娘一个人默默地在房子里等待。

  我走到餐桌前,看到桌上有一张字条。

  ——粥熬在锅里了,自己吃。

  飘逸遒劲的字体龙飞凤舞,却不显得多么潦草,反而格外耐看,落款是“彻”。

  我又把字条扔到一边,走到厨房里,揭开锅盖,里面是熬好的半锅粥,暖暖的大米的清香扑鼻而来。

  盛出来一碗,我坐在餐桌前,一口一口地吃着,心里却有些不爽。

  别人结婚都是恩恩爱爱,至少也该是过个蜜月增进增进感情。而我呢,新郎则是当晚就跑掉,第二天连人影都不见。

  就算是做好了饭,这态度也是明晃晃的敷衍。

  我皱皱眉,想起林学姐昨晚既然打电话给了沐忏彻,那自然应该是有什么事了,我也应该去看看吧。

  背上小包,我关上了门走出去。

  因为来这里的时候是已经喝得醉的不省人事,所以我对这里一点儿印象都没有。

  出了门,却发现原来这是一个别墅区,各种各样形式的别墅林立,区域大的惊人。

  而我一路走出来,一边努力记住道路,一边欣赏着各种不同款式的别墅,最后还是不得不承认沐忏彻的眼光还是不错的,至少房子的风格很合我的口味,古朴里有典雅,典雅中又带着点欧式的风格。

  不不不,我夸他干什么。我敲敲脑袋,却发现自己刚刚走出去,就把如何走进去的路给忘记了。

  怎么办……过会回来一定找不着北了……

  我咬咬牙,决定还是先去“空白”书店找林佳茗好了。反正一样都回不去了,不如坦然点。

  鉴于路痴的我完全不知道这里的路况,于是我拦了一辆的士。

  十分钟后。

  我走下车,笑眯眯地看着面前的书店建筑,刚想往里走。

  然而门竟然被锁了!这世界是来搞笑的吗?

  我撇撇嘴,不相信地又仔细看了看,果真是被锁上了。MyGod!要不要这么衰啊。

  我有些懊恼地站在“空白”书店前,心中已然狂奔过一万只草泥马。

  然而,上帝有云:“我给你关上了一扇门,就必然会再打开一扇窗。”

  于是,事实就是。

  “哟,小山妖怎么了?”纯白的跑车停在我左边,车窗被摇下来,露出一张帅气无俦的脸,嘴角是不变的没心没肺的笑意。

  “哼。”我扭头,我才不会跟他说我是因为不知道要怎么回去而苦恼呢。

  “怎么,我都停在这里了,你还不上车?”叶羽溪挑眉看我。

  “这不是上了嘛?”我也不甘示弱地拉开车门,坐了进去。反正现在不管去哪,总比我在书店前傻站着要好得多。

  “嗯哼,”他无所谓地歪了一下头,语气随意,“你说你怎么就结婚了呢?”

  “怎么,你有意见?”我看向他。真是的,明知道我不高兴这事,还非得跟我提。

  “当然有意见啊,以前小时候那会儿,是谁非要跟在我身后说要嫁给我来着。”叶羽溪看向我,目光里充满调侃的意味。

  “叶羽溪!”我捂脸,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啊……

  “怎么?我说错了?”

  “哪能啊,大人您的话句句在理,”我斜睨他一眼,“奈何小女子现今已嫁为人妇,您看……”

  “潘金莲嫁给武大郎以后还能找个西门庆呢,相信沐忏彻也不会介意你在外面养个小白脸吧。”叶羽溪看了看我,上下打量了一番。

  “……”这句话是几个意思,嘲讽还是什么?“那你觉得我得找个什么样的小白脸呢?”我问道。

  “比如说,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