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走开,你是坏银!”

  “呜呜呜,大人冤枉啊,小女子乃是良家妇女,都是他强迫我的……”

  “是他!是他!就是他!”(此处应有歌声。)

  “呜呜呜呜……”

  看着沐忏彻潦草的笔迹,我有些艰难地咽了咽口水:“你是说,刚刚你写下来的,都是我喝醉了以后乱吼的?”

  “嗯。”沐忏彻点点头。

  “那,当时我在哪……”不会还在婚礼上吧,那岂不是丢死人了……

  “车上。”回答依旧简短。

  “什么车什么车?上面还有谁?”我抱着希望问道。

  “只有我们俩。”

  “呼,”我松了一口气,笑眯眯地看着他说,“又没有其他人咯,你那么生气干什么?”天知道在我听到沐忏彻说我说了一堆梦话时,心里有多忐忑。万一我一不小心说了沐忏彻的坏话,人在屋檐下,他要想欺负我我也只能认栽啊。

  话说好像我是梦到了他来着,只不过好像是一直没有提到他的名字。于是,就这么被我糊弄过去了?

  “老婆,”他突然勾起唇换上妖孽的笑意,“今天可是我们的洞房花烛夜,你就这么不顾老公我的感受吗?”

  气氛突然变得很诡异,这家伙突然喊我老婆……

  我其实很想说应该喊老婆大人才对,但是是也只默默咽了咽口水:“哪能啊。”

  /酷◇匠)u网:h正●(版首◇发1

  他挑眉,向前走进一步,愈发靠近我。

  “你干嘛?”我后退一步,身后就是柔软的大床。

  “嗯哼,做我该做的事。”沐忏彻嘴角笑意渐深,身体突然猛地向前,顺势把我整个人全压在了床上。

  “沐忏彻……”我伸出手推他,却软软地使不上力,喝完酒以后整个人都恍恍惚惚的,完全没反应过来现在是什么情况。

  “乖,再喊一遍。”他低头更压近我,鼻子抵着我的鼻尖,眸光变得有些幽深。

  我后背紧紧贴着床,执着地抿着唇,不说话。

  “沐……”我张了张嘴,却只发出了一个字的音。该死,明明打算一个字都不喊的来着,为什么还是迫于他的淫威之下,无可奈何地说了出口?

  “怎么不说了?”他偏头,目光直直地看进我的眼睛里,在一瞬间勾人魂魄。

  “我,我为什么要说……”我本想霸气一点地喊出来,说到最后一个字的时候却突然没了气势,整个人的风格都跑偏了。

  “算了,”他突然站起来,“我也就是逗逗你,没想到你这么爱较真”

  “我沐忏彻也不是什么乘人之危的小人。你既然不喜欢我,我就不会动你。”

  我有些怔住。而他同样看着我。

  于是环境瞬间安静地有些诡异。“咕噜……”一个响亮的声音打破了寂静,我有些尴尬地捂住肚子翻了个身,不愿意看到沐忏彻有些好笑的神情。

  “看什么看!”察觉到他的目光,我还是忍不住站起身来。没听过这种声音吗?真是的,人家明明只是因为肚子饿了而已。本来就只喝了酒而已,一整天下来都没吃什么东西,现在头还有些疼。

  “我也饿了。”他有些无辜地看向我。

  “我做饭……不对,”我说到一半顿住了,我干嘛要做饭给他吃?不过更重要的问题是,“这里是哪?”

  太惊悚了,为什么伦家刚刚醒过来的时候没有发现这个问题?我都不知道这是哪……

  “家。”沐忏彻转身走出房间,清越的声音从空中飘来,我怔了一下,然后也跟了上去。

  我一边走一边看,心里更加疑惑不解:“可是这里既不是我家,也不是你家啊。”

  “萧妖夭,纠正一下,现在你家就是我家,我家也就是你家。”沐忏彻头也不回地走向厨房。

  “那你倒是说说这到底是哪。”他这话完全不在重点上嘛,明显就是含糊其辞,糊弄我来着。

  “你求知欲真强。”他走到冰箱前,找出了几个西红柿和一桶面条。

  “哇哦,”我瞬间被吸引注意力,忘记了刚刚的问题,“你是要做饭吗?”

  “嗯,煮面条。”他淡淡地回答了一句以后,就不再看我。

  我看着他系上围裙,心里稍稍汗颜,其实我很不好意思的一点就是,我不会做饭……我妈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教我做饭,还一直懊恼自己的黄花大闺女就嫁不出去了。我当时笑她想多了,现在看来,果然是想多了。

  “那敢情好啊,你以后就可以把早中晚餐给全包了,我反正不介意啊。”我笑眯眯地看着他。

  “你是怎么能这么安然地说出这种话来的?”他瞥了我一眼,似乎有一些不满。

  “谢谢夸奖。”我弯弯嘴角,露出一个更甜美的笑容。

  而沐忏彻似乎被我这句话噎到了,整个人格调顿时变得傲娇起来,目光只是专注地看着锅里的面,一抹余光都没留给我。

  没关系没关系,我站在一边,心中暗暗自我安慰道。我又不是多小气的人,不跟他这种人计较。反正他只要能把面给煮熟而且能吃就行了。

  “腾——”他伸手把锅盖揭开,一股蒸腾的水蒸气弥漫空中,随之而来的还有扑鼻的清香。

  我从来不知道只是几个普普通通的西红柿,和再平凡不过的面条,也能做出这样的美味,让人几乎一闻就开始忍不住分泌口水,有种想把舌头吞掉的冲动。

  “小彻,”我摆出一副严肃的表情,“为了看看你做的怎么样,就先让我来尝一口吧。”

  他的脸僵住一瞬间,脸色有些不好:“和你说了多少次,不要学爷爷说话。”

  我摇摇头:“小彻啊,你可不能经常生气啊,容易对身体不好……”尾音拖的老长老长,至于到底是身体哪里不好呢,我就不好细说了嘿嘿嘿。

  看着沐忏彻几乎要崩坏的淡定面具,我愈发地笑眯眯地,好像身后有一只尾巴在左右地摇摇晃晃绕圈圈。

  “萧妖夭,你是不是忘记了,上次我是怎么让你闭嘴的?”沐忏彻关上火,朝我走来,“我不介意让你再重温一遍。”

  我后退一步,傻傻地冲他笑:“别介啊。”

  都已经煮好面条了,我都要开吃了欸,这时候可得控制好局面,千万不能功亏一篑,被沐忏彻这家伙全给毁了。

  我一边后退一边暗暗想着,一定要让自己的胃得到满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