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场婚礼尤其的盛大,实在是出乎我的意料。毕竟在那样的事以后,谁都以为沐忏彻会用一场简单而局促的婚礼,草草地留下粗糙随意的一笔。

  “沐忏彻先生,你愿意成为萧妖夭的丈夫,无论健康疾病,无论贫穷富有,都陪在她身边,不离不弃吗?”主婚人是曾经为我做过婚纱的Rain,他看向沐忏彻,嘴角有笑意蔓延。

  “我愿意。”

  我抬头看向他,撞进他认真专注的眼神里,心中突然一股没来由的恐慌。

  “萧妖夭小姐,你愿意成为沐忏彻的妻子,无论健康疾病,无论贫穷富有,都陪在她身边,不离不弃吗?”Rain又转过头笑眯眯地看向我。

  不离不弃吗?

  我微微怔住,看着沐忏彻,脸上几乎不知道该做何表情。

  场面瞬间安静地有些凝固,让人愈发呼吸困难。

  片刻后,有人在下面窃窃私语,似乎是有些不耐烦。

  J¤更新最+快YR上Q酷O$匠网m。

  “萧妖夭小姐?”Rain似乎有些着急,又问了我一遍,“你愿意成为沐忏彻的妻子,无论健康疾病,无论贫穷富有,都陪在她身边,不离不弃吗?”

  “我,愿意。”我抿唇,淡淡地回答。

  Rain舒了一口气,婚礼总归是正常进行下去了,没出事就好。

  他又端出一个盘子,里面放了两枚戒指。

  “交换戒指吧。”Rain说。

  沐忏彻拿起一抹戒指,轻轻把戒指戴进了我的无名指上。我拿起另一枚,学着他的样子,也有些笨拙地套了进去。

  “好!”Rain发出一声欢呼,“现在新郎可以当众吻新娘了!”

  下面顿时活跃了起来,起哄声四起。

  “亲一个!亲一个!”

  “别害羞嘛,新郎新娘要好好秀个恩爱啊!”

  我抬起头看向沐忏彻恶狠狠地示意道,亲我者杀无赦。

  如果他不想在我的手底下死的太难看,就绝对不应该顺从他们的要求的。

  然而,在一堆起哄声中,他低头看向我,伸手扼住我的下巴,另一只手环上我的腰,没给我留一丝退路。

  “哦哦,要法式舌吻!”

  “舌吻!舌吻……”

  一片嘈杂声中,他准确无误地吻向我的唇,侵略的气息扑面而来。

  于是我的大脑突然就空白一片,整个人都沉溺在吻里。

  他霸道地掠夺着我的每一寸呼吸,让我只能徒劳地闭上眼睛去接受。

  几分钟,却好像是长达一整个世纪。

  他微微松开我,眼底有微微的笑意。我垂眸,却没有睁开他。

  余光扫去,台下人们眼光各异。

  丢死人了……窝竟然被沐忏彻这家伙当众强吻……

  席上的各路亲戚朋友似乎是看终于结束了,爆发出了更大的起哄声。

  “忏彻,你碉堡了哦!”

  “有没有算时间,破没破你们的最长记录?”

  “忏彻,你这霸道总裁风范真是越来越强了啊。”

  下面沐爷爷笑得一脸皱纹,他家小彻终于有长进了,知道主动出手了。

  “爷爷,请喝酒。”虽然看不惯沐忏彻,不过沐爷爷这么和蔼的老人,我的印象还是不错的。

  “唉,好好好。”沐爷爷笑得慈祥万分,“妖夭啊,之前都是我们家阿彻不好,现在你回来了,你们也终于结婚了,总算是了却了我一桩心愿啊。”

  明明是我逃的婚,和沐忏彻又有什么关系?

  “爷爷,您说什么呢,快喝酒吧。”沐忏彻看了我一眼,直接忽略了我的疑惑。

  “行。”老爷爷的沧桑的声音里依旧透出一股掩不住的欣喜和高兴。

  下一桌,就是我爸妈了。按理说,沐忏彻也是该改口的。

  “爸,妈,”我干干脆脆地喊了两声,回头斜睨了一眼沐忏彻,我就不信他喊得习惯。

  结果沐忏彻只是毫不在意地看了我一眼,然后笑眯眯地看向他们,语气熟练地像练习了无数遍一样,“爸,妈,”

  心里已吐血一万八千米。

  我有些难以置信地瞥了他一眼,可是看见他淡定的表情之后,也只能无奈地认栽。从多次经验来看,从这种事情上要想难住沐忏彻来看他的笑话,可能几率基本为零。

  “爸,妈,喝酒。”我微微收敛了表情,看向他们,不出意外地看出他们眼底的受伤。

  我没有心情做太多停留,匆匆地喝完酒便走到了下一桌。

  只是当我看到桌前的人时,整个人不由得一愣。“叶羽溪?”我有些惊讶地喊出声。

  “哟,小山妖还记得我啊?小爷我真是荣幸之至啊。”男人勾起薄唇,笑容邪肆。

  “哼,我能记住你,当然是你的荣幸。”我撇撇嘴,不自觉地和他拌起嘴来。

  “你真是不够意思了啊这次,都没记得喊我来参加你的婚礼。”叶羽溪挑眉,“要不是叔叔阿姨通知我,我还不知道呢。”

  “也不是什么大事啊,就没有跟你说。”我咬了咬唇解释道。其实我当然知道这是违心话,小时候的时候这家伙就那么损我,他要是知道了我结婚的前因后果,还不得笑死我。

  “妖夭,这是你朋友?”被忽略了的沐忏彻似乎有些不满,伸出手环住我的腰,距离莫名地拉近。

  我有些不习惯地微微往外移了一点,扯出笑容:“是的。”

  叶羽溪眯起眼,却看向了沐忏彻:“是好朋友。”这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

  “哦?是吗?你好,我是妖夭的,丈夫。”沐忏彻歪头,却突然来了一段自我介绍。

  这种明明应该只要是在场的人就都会知道的问题,他干嘛还要再重复第二遍?提醒我吗?

  我有些不满地抬头看他,突然奇怪地感到有一股火药味在空气中蔓延。

  “哦,小爷和你旁边那只山妖是旧友。”叶羽溪勾唇,笑容灿烂地有些欠揍。

  于是只顾着吐槽的我完全没有发现,旧友这个词是有多么的暧昧。

  以及在叶羽溪说出口的一瞬间,沐忏彻的脸色又是何等的差劲。

  “好了,你快点喝吧,我后面还有好多杯酒要敬呢。”我有些不耐烦地说。

  “不用了,我今天身体不舒服,不能喝。”叶羽溪耸耸肩,把面前的酒往前推了一点。

  雾草!那他还在那里跟我废话那么久?

  我摆摆手:“随你。”好笑,他又不是女的,没有姨妈,还好意思说身体不舒服。

  然后就开始程序化地敬酒了,一杯一杯地喝下去,就算沐忏彻也帮我喝了不少杯,我也还是有些醉意。

  “沐忏彻,”我摸了摸脸,滚烫滚烫地像火烧一样,“我好像发烧了。”我煞有介事地拉起他的手,非要让他也摸摸我的脸。

  “妖夭,别闹。”他的声音温柔却又遥远,我左右摇晃了一下,觉得整个人都晕晕的。我又拉了拉他,但终究还是不受控制地闭上了眼睛,跌落在他的怀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琪子迹说:

今天生日。很高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