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奇的安静,无声像魔一样弥漫在整条小巷。寒冷的月光洒下来,有白色的凄凉的光。

  然后沐忏彻半蹲下来,淡淡地看着身前流浪小猫一样的我,声音出奇的柔和。

  “我带你回家,好不好?”

  安静的环境忽然被打破,我有一种突生的委屈之意。我抬起头,眼眶克制不住地微红:“我才不要,你这个大坏蛋!”

  我猛地站起来,咬唇看着他:“要不是你,我就不会像现在这样了!”

  “和我回去。”他只是执着地看着我,目光像遥远虚无的忘川之水,温柔沉溺。

  “沐忏彻!你过分!”他是怎么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心安理得强人所难地这样要求我的?

  酷n匠网t永c久9|免费{x看…x小5说q2

  “都怪我好不好?先回去再说。”他一步一步向我走近,一直把我逼的后退到墙角。

  “不好。你以为这样我就会原谅你吗?”我身后贴着墙壁,冰冷的温度透过薄薄的衣服直达皮肤,心里感受到的是从未有过的凉意。

  “妖夭,”沐忏彻叹了口气,脱下身上的外套,披在了我身上,还有他残余的身体的温度。“我不是要你原谅。”

  “我知道这样可能会让你很不高兴,可是你要相信,我现在需要你。”

  “需要你和我一起完成这场婚礼。当然,你可以选择逃避,但无论你怎样选择,婚礼,都该是要继续进行下去的。”

  “媒体那里不用去澄清,接下来我们俩的婚礼会证明一切。所以,现在唯一的问题是,你要回哪里?”

  他用了“回”这个字,代表我只剩两个选择。

  我静静地听着一切,他就这样不顾我的意愿替我决定了所有的东西,偏偏我毫无拒绝的能力。

  直到终于有一个问题能够真的由我自己来决定,我却突然有些茫然。

  就这样回家里去的话,爸妈一定会很生气的吧。可是如果去沐家,似乎面对沐爷爷,我会更加的尴尬,而且去沐家的话,沐忏彻也一直在。

  如果我聪明一点,就会明白,远离沐忏彻的人生才是幸福美好的人生。

  怪我当时太天真,只可惜现在这个时候再来后悔,却是有些迟了。

  “我要回家。”我抿抿唇,淡淡地说。

  这里的回家,就是回萧家的意思了。毕竟我从未把沐忏彻的家,当作是自己真正的家。

  “沐忏彻,”我还是没有忍住,微微抬起头,看向他线条分明的脸庞,“为什么非我不可呢?”

  这个问题不是我第一次问了,却是我第一次在这样脆弱无助的情况下,渴望能得到他的承诺。

  可是他第一次这样地给我沉默的回应。

  他怔了一下,然后站起身,一言不发地逆着月光走出小巷,背影被拖的很长很淡,一如他淡淡的黑色的态度。

  连脚步声都没有回音。

  我低下头,还是没忍住微微哽咽了起来。

  萧妖夭,你真可笑。

  ……

  明明只有一天的时间,然而当一切尘埃落定时,再回到这个我曾经熟悉无比的家,却蓦地多出了一种陌生感。

  一样的墙纸,一样的摆设,一样的房间,却因为人的变化,终究还是和以前不一样了。

  沐忏彻一直送我到了家门口,和爸妈微微颔首了一下,才淡然地独自离去。

  我垂眸。这种陌生的感觉在沐忏彻和爸妈打完招呼以后发挥到了极致,是很不爽很不爽的感觉。

  一种自己所有东西都被抢走了的危机感在我心中大肆弥漫。原本应该他才是入侵者,而现在他却混进了内部,而我被排外。

  “爸,妈。”我抿抿唇,还是喊了一声,刚想走进房间。

  “等等,妖夭……”萧母声音适时地响起。

  “有事?”我微微扭头,在这个时候挤不出任何一个多余的表情给她。

  “你,还准备和小彻结婚吗?”她的声音有些迟疑。

  “反正不管我怎么想,你们不是都会强迫我做我不想做的事吗?”我看着她有些局促的神色,心里有些复杂的情感。

  “我不是这样……”

  我看着以往精力过剩活力四射的老妈突然变得有些憔悴软弱,抿抿唇,还是没有说话。

  “妖夭,”爸爸看向我,神情有些严肃,“她是你妈妈,你的家教去哪里了?”

  “是,我没家教,”我抬起头,努力让自己眼泪不掉下来,“但是我的家教还不都是你们教的?”

  “萧妖夭!”爸爸的声音有些气愤。

  “你打啊!”我倔强地看向他,他的手还停留在空中,直对着我的脸。

  爸爸的脸色明显不太好,听到我的话以后,手狠狠地落下来。

  我闭上眼睛,却只感受到了一阵掌风。

  终究还是没有打到啊。

  “对不起,”爸爸叹了口气,“都是我的错。”

  我微微红了眼眶:“爸,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以前你那么宠我,可是现在呢?”

  那么多的委屈像决堤的洪水一样,在此刻冲破一切牢笼和禁锢,硬生生地撕下最后一层无所谓的假象。

  是,我承认,我嫉妒沐忏彻了。

  “妖夭,爸爸一直都没有变。”爸爸敛眉,神色深沉。

  “没有变?那逼我去和沐忏彻结婚的又是谁?”我第一次发现自己的话也能这么咄咄逼人,带有伤人的利刃,轻轻一割,就是血流成河。

  “其实,如果你不想……”妈妈努力扯出一抹稍显难看的笑,却突然被我打断。

  “我已经决定了,婚礼会重新举行。”我垂眸,后退一步,然后慢慢地走上楼。

  我几乎听见自己的声音在风中飘散:“我知道这是我的责任,但你们总该告诉我。”

  家里公司运转出了问题,他们却一边严严实实地瞒着我,一边推着我去和沐忏彻搞好关系。原本是不知道,觉得他们不可理喻;但现在知道了的我,却觉得有些心凉。

  如果他们和我坦白了所有,我是不会拒绝的。可是,什么都没有。

  我扑向床上,整个人陷进柔软的大床,大脑越来越乱。

  抑或许现在,是否乖乖结婚才是我该做的事?

  我打开手机,拨出了一个号码,那边很快就被接通。

  “喂?”清朗的男声淡淡。

  “沐忏彻。”

  我闭上眼睛。

  “我们什么时候结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