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买完婚纱和拍完结婚照以后,我的日子倒是清闲许多。

  又因为是暑假,也没什么事做,我就这样闲在家里,静静地等待婚礼到来。

  七天一晃而过,凌晨三点,坐在梳妆台前的我有些怔住。

  好像就是这七天一眨眼的时间,我就要嫁人了,一切都像是梦一样,让我几乎以为全部都是假的。

  那个遇到什么都迷迷糊糊慢慢吞吞磨磨唧唧的萧妖夭,也终于有了要嫁给别人的时候。

  啊,只是这样想想就觉得好悲哀啊。

  我低下头,听着外面的一切嘈杂声,纷纷扰扰闹闹嚷嚷。可我的心里却安静地像一潭死水,波澜不惊。

  ……

  一间单独的化妆室里。

  “妖夭。”我闻声转头。

  “你今天很美。”沐忏彻歪歪头毫不吝惜地夸奖道。

  “嗯。”而我只是淡淡地点了点头,即使这是我一大早上就从床上爬起来,细心装扮了许久后的成果。

  穿上了华丽的婚纱,带上了洁白的头纱,画上了精致的妆容,看着四周为了这场即将到来的婚礼进行的精心的布置,我想我该是很高兴才对,可是我很困惑。

  我不明白,所有的女孩在这种时候,都该是高兴地无可复加才对,为什么我却有些闷闷不乐的。

  “好好准备吧,爷爷和伯父伯母都在外面等你。”沐忏彻看向我说,因为还没有习惯,所以他还没有改口。按理说,他也应该和我一样喊我的爸妈才对。

  可是,我又有些庆幸他没有改过来。他都已经让我这么不高兴了,抢走了我人生的光亮,我不想他连我的爸妈都要抢走。就好像是,小朋友心不甘情不愿地被别人要去分享自己心爱的糖果一样,那感觉总不会好到哪里去的。

  又是一阵“咚咚咚”的脚步声,他走下了楼。

  我抿唇,微微抬起头。

  现在,整个房间里就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眼光流转,气氛瞬间微妙。我想我必须该做些什么了,至少让我以后回想起来现在这一刻,不至于对就这样轻易嫁人而感到后悔万分。

  ……

  于是一阵兵荒马乱的逃亡,就这样在我的一念之间毫无征兆地开始。

  可以说这是预谋已久,也可以说是心血来潮。

  总之当我穿着有些显得单薄的婚纱,一个人独自漫无目的地走在路上时,我的心里突然有些后悔。

  就这么说走就走了,一点准备都没有,以至于我现在只能徒劳地抱着自己的胳膊,以期望能稍稍地抵御初秋的凉风。

  感受着四周走过的路人投过来似有若无的探究的目光,我淡淡地抿了抿唇,本该想着接下来要去哪里逃难的我,却不由得想起,没有新娘的婚礼,新郎该有多尴尬,有多难以收场。

  ……

  “人怎么就不见了?”萧母皱起眉,心里突然有种没来由的恐慌。

  “伯母,”沐忏彻淡淡开口,“既然妖夭已经走了,那么短时间内我们就不可能找得到她。而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应该是先安抚好宾客们。”

  “说的也是,那就拜托你了,小彻。”萧父也第一次露出了这样为难的神色,“这次出了这样的事情,都怪我家妖夭,实在是太任性了,我回去一定好好说她。”

  萧母却有些沉默。她一直都自以为很幸福,有宠自己的丈夫和女儿,所以就天真地认为可以一直任性下去。可是萧妖夭的逃婚,让她突然醒了。

  没有什么东西是会永恒的,哪怕是亲情,爱情。

  “伯母,”沐忏彻看向情绪有些不太对的萧母,声音尽量柔化,“您也不要太过伤心了,我相信妖夭她逃婚,也是自有她的理由的。”

  Q酷#2匠4L网'2正版首发…@

  “我不会怪她,只要她如约履行婚约。”

  “小彻,你看,都已经出了这种事,你还,不介意?”萧父敛眉,有些试探地问道。

  “我当然不会,相信爷爷也不会有太大意见。”

  沐忏彻勾唇:“在这里,我想真心地喊你们一声爸,妈。因为我父母的离世,所以我是真的想把你们当作我的亲生父母一样看待,所以为了显得更庄重些,我本来也是想等到婚礼最高潮的部分,才把这个称呼改掉。可是现在看来,好像是有些难以实现了。”

  “所以,现在,请允许我叫你们一声,爸,妈,我会好好对妖夭的。”

  萧父脸上也露出了慈祥的笑意,“你有心就好。”眼底却划过一抹深意。

  沐忏彻这句话一出,没给萧妖夭留下一丝退路,也就是像霸道地宣誓,萧妖夭注定是他的妻子。

  萧母默默地看着沐忏彻,张了张嘴,终究只是叹了口气:“小彻,我看得出来,我家妖夭是真的喜欢你。”

  沐忏彻抿唇:“我知道。”

  “所以,”萧母咬牙,脸色有些悲哀,“如果你们真的在一起了,你一定不能辜负她。”

  “我不会的。”沐忏彻淡淡地承诺,听起来轻如虚无,但却掷地有声。

  是啊,他不会辜负她,对他的一片厌恶之心。

  ……

  在这个时候,我才明白了平时多交朋友的重要性。奈何我从来都是一心宅在家里,所以现在真的需要帮住了,却不知道该去找谁。

  就连以前觉得算玩的很好的林学姐,竟然也和沐忏彻关系不错,我要是去了那儿不就等于自投罗网?

  烦啊。

  我蹲在墙角,也不在乎白色的婚纱会不会被弄脏了,蜷缩起来,像无家可归的小猫一样。

  “姑娘,你年纪轻轻的,为什么不能自力更生呢?”一个中年人在我面前丢下了一张红色毛爷爷,看着我摇摇头,神情里有些同情,说完话就走了。

  雾草!他把我当乞丐了?这男的有没有常识,看过穿婚纱的来街边乞讨?我需要来杯敌敌畏冷静一下……

  等我愣愣地反应过来,那男的却已经走远了。

  “!”我咬牙,下次别让我再遇到他!

  “你蹲在那里,整个人那么凄惨,也难免别人把你当作是来沿街乞讨的。”

  一个轻柔的男声传来,我微微抬起头,想不出这个声音为什么会莫名有些耳熟。

  在我的印象里,似乎没有这个时候看到我这样而不会骂我的人。

  除了现在……

  我抬头,整个人瞬间怔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