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实再一次证明,一切勉强的婚姻都不会有好结果。

  而我和沐忏彻现在是连开头都不会有多顺利。

  好不容易婚纱那里搞定好了,戒指则由沐爷爷来准备。而还有一件至关重要必不可少却又令人十分头痛的事,就是结婚照的拍摄。

  一大早上,沐忏彻就堵在了我家门口,非得拉着我去拍照片。

  本着小不忍则乱大谋的原则,我于是咬咬牙还是跟他一起去了。

  然而,摄影师的各种要求几乎让我要拍不下去了。

  “欸,你们两个,身体贴的再近一些啊。”摄影师喊道。

  我几乎感觉得到沐忏彻一瞬间的靠近,然后就紧紧贴在我的身上。我欲哭无泪:“这下可以拍了吧?”

  “不行不行!”摄影师显得十分激动,伸出手不断地指挥着,“新郎,你把手放在新娘的腰上。”

  沐忏彻却出奇的听话。

  “沐忏彻,你的蹄子啊喂!”我低声向他喊道。

  他却无辜地看着我:“你不想拍了吗?”

  得,和他较劲就是和我自己过不去。

  好不容易摆好了姿势,本想终于能拍了吧,结果摄影师又开始发号施令了:“新娘新娘,扭头看你身后的新郎。新郎低头看着新娘,眼神要深情。”

  行,我忍。

  我扭过头看向身后的沐忏彻,笑得分外温,柔。而沐忏彻则淡淡地皱了皱眉。

  “新郎你怎么回事啊?你们不是夫妻吗?感情不是应该很好的吗?眼神为什么不能深情一点?”——来自摄影师的鬼嚎。

  我略显得意地看向沐忏彻。活该,这次他被摄影师骂了吧。

  蓦地,我腰上的手收紧了一下,随之而来的是沐忏彻极尽温柔的目光。

  “好,来,新郎新娘,Kiss!”

  随着摄影师激动地高喊一声,我终于还是没忍住,一把推开了身后的沐忏彻。

  ……

  由于一直进不了状态,沐忏彻愣是把我从拍摄的地方拉出来,说是要好好和我沟通沟通。

  “你就不能忍一忍?”沐忏彻皱眉看我。

  “我……”我委屈却又辩解不出来。明明我是被逼婚的,现在还要被逼拍看起来很幸福的结婚照,容易嘛我。

  “大小姐,我可是丢下手里的工作,来认认真真地陪着你拍照片的,你能不能好好拍?”他拧着眉毛说。

  “搞得跟你全是为了我一样。”我咬牙,对他的说法表示非常不满。

  “行行行,你说了算。”他叹了口气,朝我走进了一步,距离瞬间近的可怕。

  “谁让我喜欢你呢。”他的声音呢喃不清,宛如情人间的喃喃私语。

  “你,你再说一遍。”我咬唇,又问了一遍,他的每一句谎话,我是真的都会当作真的一样去傻傻的想。

  “我说,我喜欢你,所以,我们好好的,可以吗?”他的声音出奇的温柔,像来自遥远的忘川之水的深处,让人听了几乎就要感动地哭出来。

  “别磨蹭啦,拍照片去。”我几乎是逃避地后退了一步,然后匆忙地往摄影师的方向走过去。

  为什么我忽然会有一种心跳加速的感觉?太奇怪了。我摇了摇头,觉得现在自己的脑子真的是乱糟糟的。

  ……

  也不知道为什么,总之自从回来以后,似乎对摄影师的要求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

  出于难度问题,第一次拍的那张照片被调到了最后一个拍。

  前面的也算是磕磕碰碰地拍完了,我刚舒了一口气,摄影师立马叫了起来:“还有一张呢,可别想跑了啊。”

  我扶额。摄影大哥这是和我有仇吗?

  “快点拍吧,过会送你回家。”沐忏彻的声音从身后头顶忽地传过来,我有些被吓得僵住。

  “我有那么可怕吗?”沐忏彻低头看着我。

  ~酷匠、网首*9发

  我扭过头去瞪他:“当然有,不然我反应为什么这么大?”

  “哦,那我就不明白了,我哪里可怕了?”他倾下身子,在一瞬间拉近了和我的距离。

  “沐,忏,彻。”我咬牙低声说道,“你不调戏我会死是不是?”

  “这个不是调戏哦,”他勾起唇,眼角的笑意清晰可辩,“你知道什么叫爱情的冲动吗?”

  “你丫给我死开!”我伸手去推他,却被他牢牢地扼在怀里。

  “妖夭。”他脸上的表情却轻松的很,好像正在对我施加力量的人不是他一样。

  虚伪。反正也挣脱不开,我狠狠地瞪着他,在心里的虚幻世界把他一刀一刀地凌迟。

  “呐,你这样看我,我会伤心的哦。”沐忏彻勾唇,笑容出奇地温柔,“我可是,这么爱你呢。”

  又在胡言乱语了。

  可是我也抑制不住地开始胡思乱想了。他是真心的?不然为什么一直挂在嘴边。可是,他怎么可能会喜欢上我?

  沐忏彻直直看向我有些迷茫的瞳孔里,而我在他眼眸深处,却寻觅不到任何东西,只有无边的黑暗。

  “沐忏彻……”我伸出手想摸向他的眼睛,他却忽然更俯身。

  我呆住。即使这不是我第一次被他吻到。

  可是这绝对是他最温柔的一次。

  极尽缠绵地辗转反侧,却没有更深一步的动作。他目光温柔澄澈,就好像是吻着至高无上的圣物。

  我第一次如此清楚直接地感受到,啊,原来这世界上还有这样一个人,把我当作最为重要的珍宝。

  我闭上眼睛,任由自己迷迷糊糊地胡思乱想,沉沦其中。

  过了好像一个世纪那么长。

  我有些丢脸地睁开眼睛,咬咬唇睁开沐忏彻的拥抱,擦了擦嘴上的口水,有些不好意思地看向一旁眼神有些奇怪的摄影师。

  “不好意思啊,现在能拍了吗?”

  “那个……”摄影师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地看向我。

  “走了,他已经拍过了。”沐忏彻拉起我的手,眼神里是满满的调侃。

  “啊?”我有些错愕地看向他,什么时候拍的?

  “就是刚刚啊。”他有些无奈地说,嘴角笑意不言而喻。

  雾草,就是在刚刚沐忏彻不顾我意愿强吻我的时候,MyGod,丢脸丢脸丢脸丢到家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琪子迹说:

  ——欲哭无泪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