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乎对沐爷爷这种开放的老人来说,婚前同居并不算是什么大事。

  众人拾柴火焰高,于是我们再一次发现了团结的重要性。

  在所有人的支持下,无可奈何的我光荣地在婚前住进了沐家。

  “沐忏彻!”我拧着眉毛,还是接受不了刚刚沐忏彻的话,“为什么你家那么多房间,我偏偏要和你住一起!”

  他没好笑地看着我:“你以为我愿意?”

  “什么意思?”

  “你沐爷爷的意思。”

  “……”我沉默了片刻,“这样真的好么……”

  “按爷爷的意思来,就算我们俩在婚前弄出个宝宝来,他也不会介意,反而会更加高兴。”

  “……沐爷爷一直都这么开放?”这一点都不科学。

  “嗯哼。”他轻哼一声算是肯定的语气。

  我头疼地抚了抚额:“谁睡地上?”

  “你是来搞笑的吗?”沐忏彻看了我一眼,“当然是我睡床上,你睡地板。”

  “你丫一点绅士风度都没有!”我大喊。

  “对于你,不需要。”

  “你这是歧视!”我咬牙,“哼,你睡床就你睡床。”至于晚上会发生什么,我就不负责了。

  l酷匠c网a=首:e发Q

  沐忏彻皱眉,总觉得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她是不是答应的太爽快了点?

  是夜。

  我偷偷摸摸地爬起来,走到床前,看到已经睡熟的沐忏彻。抬脚刚想把他踹下去,又害怕把他吵醒了,于是我就先伸手推了推他。

  结果他突然翻了个身,由于我是侧着身去推他的,他就把我整个人侧着压在了床上。

  雾草!他好重!

  我皱皱眉,小心翼翼地确定他还是睡着的以后,又有些放开了胆子,一点一点地把他往前推。

  这次我学乖了,挪出一个位置以后自己立马睡进去,然后继续小心翼翼地挪啊挪。

  眼看沐忏彻就要掉下去了,他却突然皱皱眉,整个人抱住了我。

  “!”吓得我赶紧用力往前推他,眼睛咻的闭上,不敢睁开。

  然而我越用力,他抱着我的力气就越大。事实再一次向我们证明了牛顿第三定律的正确性,两个物体间力的作用果然是相互的。

  不不,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我咬紧牙关,奋力向前推着沐忏彻。

  “别乱摸。”他的声音有些暗哑低沉,还有一种出奇的魅惑。我瞬间紧张地崩起身子,他一直是醒着的?

  停顿了片刻,我试探地戳了戳他的胸膛。

  没反应?

  看来刚刚的只是一句梦话,说不定还是春梦嘞……

  我漫无目的地想着,然后又开始进行推他这项伟大的任务。

  “好好睡觉。”声线优雅地像大提琴,然后我被圈得更紧了……

  然后打算趁他睡着再次偷袭的我,强忍着睡意,然后渐渐渐渐地,就在床上迷迷糊糊地进入了美妙的梦乡……

  ……

  一夜无梦。

  “!”外面阳光大好,透过没有拉窗帘的窗户直直地照了进来。我猛地从床上坐起来,先是摸了摸自己依然完好的HelloKitty的睡衣,然后才放心地舒了口气。

  然而,下一秒。

  “啊!你怎么也在床上!”我飞快地把被子全部扯过来,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

  “我本来就在的好吧。”他皱皱眉坐起来,对于被子没了表示非常不爽。

  “……”我沉默了片刻,想到好像的确是我自己半夜爬上床的,就不由得产生一种尴尬感,但是,我扭过头,“你先把衣服穿上!”

  这家伙是暴露狂吗?竟然是裸睡的!全身上下只穿了一条内裤……雾草,我要长针眼了……

  “都爬上我的床了,这个时候还介意我穿没穿衣服?”他更得寸进尺地靠近我,呼吸的气息尽数喷洒在我的脸上。

  “就介意怎么了?你咬我啊?”我扬眉,瞪着他。

  “雾草!”我捂住脸上的水印,飞快地跳下床,“你丫真咬啊!你属狗的啊喂!”

  “嗯哼。”和我的激动形成对比,他淡定地应了一声。

  “……”我跺脚,“沐忏彻你完了,我要去和沐爷爷告状!”

  “你去啊,相信你的沐爷爷也会乐于看到我们这么,恩爱?”

  他脸上的笑意在我看来无疑是无耻到了极点,偏偏我却无力反驳。

  “你欺负我……”我无力地说着,把被子全扔回床上,心里十分挫败。

  真是太丢脸了,尤其是在沐忏彻还露出这么得意的笑容的时候。

  ……

  “妖夭下来了啊,快点过来吃东西。”

  一走下楼,我就接收到了来自沐爷爷的热情欢迎。

  刚刚想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可是在看到身后跟上来的沐忏彻时,心情立马又不好了。

  嗯,把自己遗忘在吃里吧。于是我开始全身心地投入到吃的重大工作中,下一秒沐爷爷的话却几乎令我喷饭。

  “妖夭,小彻,你们昨晚睡的累不累啊?”

  有谁能告诉我为何睡觉还会累?!

  然而,沐爷爷好像还嫌给我的惊吓不够一样,再接再厉继续说:“我看你们都有黑眼圈了,一定是昨晚运动太激烈了哼哼。”

  !!!

  “咳咳!”我憋的脸通红,愣是没解释出来,而沐忏彻竟然也就没否认。

  “吃慢一点,你看你。”沐忏彻伸出手帮我顺气。

  我长舒一口气,总算舒服一点了。然而在发现是沐忏彻在帮我的时候,我整个人立马不好了。

  “咳,我已经好了。”我不着痕迹地推开他的手。废话,在沐爷爷面前,我还不想和他有多不友爱的行为表现。

  “妖夭啊,你看,”沐爷爷笑得有些奇怪,“既然你们都已经,那啥过了,是不是该挑个日子结婚了?”

  这句话好内涵……那啥,是哪啥……

  可是,沐忏彻不是说他已经准备好了吗?怎么沐爷爷这个时候还来问我的意见?

  我有些疑惑地看向沐忏彻,他却给了我一个眼神,示意我答应。

  也对,在他看来,我现在四面楚歌,我是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所以也不必再浪费时间来说服我。

  抿唇,我咬咬牙,勾起唇:“这个,交给阿彻来就好了吧,我反正没意见。”

  阿彻……我的鸡皮疙瘩掉一地了。我意见可大了去了,说着违心话真是整个人都满满的不爽。

  “行行行,”沐爷爷却高兴地皱起满脸的皱纹,脸上笑开了花,“我也终于要有一个萌萌哒的孙媳妇儿啦。”

  “……”看着沐忏彻淡然的脸,我选择沉默。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