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夭,你怎么了?”

  看着学姐关心的脸,我却笑不出来了。

  “学姐,我好难过啊。”我撇撇嘴,欲哭无泪地捂住脸。

  “你倒是说你怎么了啊?”林佳茗问道。

  “我被逼婚了。”我趴在桌上,“我被逼婚了啊喂!”

  林佳茗无奈地看了我一眼:“叔叔阿姨就这么着急把你嫁出去?”

  “可不是。”我抬起头,眼泪汪汪,“我不想嫁啊。”

  “谁说不想嫁的?”清朗的男声传来,我的心里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忏彻,你怎么来了?”林佳茗有些惊喜地站起来。

  “没什么,就是来看看你。”沐忏彻笑了笑,又转头对上我看他的目光。

  “想好了?”他挑眉问道。

  “哼,没想好。”我气呼呼地扭过头去。

  “怎么。你们?”林佳茗有些疑惑。

  “忘记介绍了,不过看来你们好像认识。佳茗,这是我未婚妻,萧妖夭。”沐忏彻走到我身边。

  “你过去啦。”我用脚踢了踢他,示意他不要站在我旁边。

  “怎么,你没想好我都没怪你,你却在这里和我耍小性子?”他伸手把我拉着坐起来,语气不善。

  “妖夭,你怎么没和我说过,你未婚夫是忏彻?”林佳茗问道。

  不知道为什么,我好像看出她的脸上有一丝勉强,却觉得是自己多想了。“反正再过一段时间就不是了。”哼,她一定会劝服他们的,她要和他解除婚约!

  “是啊,再过一段时间就是真的夫妻了。”沐忏彻勾唇。

  我语塞。

  “你们看起来,很般配呢。”林学姐冲我笑了笑。

  我揉了揉眼睛。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她今天不太对劲,但是又说不上来。

  门“吱呀”地一声响了,有人走进来看着书架上的书。

  “好了,我有客人来了,你们两尊大佛赶紧挪窝吧。”林佳茗没好气地说。

  “行行行,就你面子大。”我撇嘴道。

  ……

  本以为终于能自己安静一会了。但是。

  “你跟着我干嘛!”我终于忍不住回头冲沐忏彻喊道。

  “你还没给我答复。”他淡淡地开口。

  “……”我拧着眉毛,“一定要现在吗?”

  “嗯。”

  “我不想嫁给你。”我扭过头去,用的字却是“想”。

  “也只是不想而已。”他无所谓地笑笑,声音出奇地凉薄,“还是必须要嫁的不是吗?”

  “是啊,”我有些嘲讽地笑笑,“你没说的那句话,我已经知道了。”

  “我知道啊。”他歪头看着我。

  “知道最好。”我默默别过头去,想自己真是蠢到家了,像我这么笨的人,心里想的什么,他应该一下子就猜的出来了吧。

  “萧妖夭。”他皱眉看着我,“嫁给我没什么不好至少你衣食无忧,父母的问题也可以解决。”

  “你真可笑。”我勾唇,假装自己没那么可怜,“你是在安慰我吗?用这种滑稽到家的话。”

  “为什么我要做被牺牲掉的那个人?”我歪头看他,风吹来,眼眶里干干的。

  “随便你怎么想好了,”他没有回答,只是自己淡淡地开口,“趁着你还在暑假,婚礼就订在下周。”

  “我会准备好所有的东西,”沐忏彻看了我一眼,“而你只需要收拾好你自己。”

  YM酷匠…{网m首…z发m《

  我的心里只剩下一句话。

  沐忏彻这男的,讨厌到天上地下绝无仅有了。

  ……

  “妖夭,我听你沐爷爷说,你准备和小彻结婚了?”老妈凑上来问道。

  “嗯。”我低下头,淡淡地答道。有没有答应又怎样,反正不都是在逼我和沐忏彻在一起吗,选择权从来都不在我这里。

  “怎么这么快就回心转意了?”她试探地看着我,似乎是怕我反悔。

  我抬起头勾唇:“女人心似海底针啊。”

  ……

  我很累。

  很累很累。

  从昨晚听到了爸妈的叹息声开始,我突然觉得自己有些傻的过分。

  公司运转出了问题,这个时候,如果能得到沐家的帮助,问题自然就会迎刃而解的吧。

  作为萧家唯一的女儿,我自然是应该挺身而出的。可是,为什么一定要牺牲我?

  想起前段时间妈妈不由分说地强迫我和沐忏彻见面,我突然有些说不出话来。

  闭上眼。

  萧妖夭,什么都别去想了。

  ……

  “喂?是妖夭吗?”林学姐温温柔柔的声音传过来。

  “是的,学姐。我求心理咨询。”我抿唇看向窗外,心情有些不好。

  “你说。”

  我凝神想了一会:“有一匹狼想吃我,旁边还有好多只和我关系很好的狼希望我能乖乖地给那匹狼吃掉,可是我又不想被吃。”

  “……”似乎是知道了我在比喻着什么,林学姐叹了口气,“妖夭。有些事情,要自己争取。有些时候,要学会反抗。”林佳茗垂眸,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说出这种话来。

  我却倍受启发。“谢谢你,学姐!”

  挂断电话,我打开窗户,呼吸了一口空气。

  楼下汽车的“滴滴”声却忽地打断了我刚刚有所回转的心情。

  雾草!沐忏彻的车!

  我“唰”地关上窗户,还有些心有余悸,房间门又突然被“咚咚咚”敲响。

  “谁啊?”我喊道。

  “萧妖夭同志,”老妈推门走进来,“鉴于你就要和小彻同志结婚了,所以在沐老爷子的强烈要求下,我特批你去沐宅住几天。”

  “我不去!”我立马反抗。废话,去沐忏彻跟前住,除非我想被气死。

  “不去也不行!”老妈立马瞪眼,“人家可是都到楼下等你了。”

  “你就这么着急把我往火坑里送?”我不耐烦地说。

  “你这话就不对了。”本着打不死的小强精神,老妈厚着脸皮说道,“我这可是送你去培养感情呢,萧妖夭,现在像你妈这样开明的妈妈可不多了。”

  我咬牙切齿:“行,我去。让他给我在楼下等着,我要收拾东西。”

  “唉唉,”老妈一把拉住我的手,“不用啦,直接下去吧。”

  “为什么?”

  “当然是因为小彻早都给你准备好了啊。现在这么贴心的男人可不多了啊,你说你是不是捡了个大便宜?”

  贴心?我捡便宜?

  这偏心偏得太狠了点吧。

  我重重地走下楼,肚子里满满的火气没处发。行,你让我走我就走。

  一点挽留都没有。于是我终于知道这才是亲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