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爷爷……”我赔着笑脸毕恭毕敬地喊道。

  “有没有兴趣来玩玩呢?”

  “……”即使隔着电话我也几乎看得到沐爷爷笑得只剩一条缝的双眼,“我就,不去了吧……”我有些艰难地开口。

  “为什么?我家小彻欺负你了?”沐爷爷立马瞪大眼睛。

  “欸?没有没有……”我连忙否认。

  我还没把话说完,沐爷爷就猴急地说:“你别急,我马上就去教训他!”

  “不是……”这样的……

  还没等我把话说清楚,沐爷爷已经挂掉了电话。

  汗颜……沐忏彻啊,这可不是我的错,所以就算被骂了也不要怪我哦。

  我有些小兴奋又有些愧疚地想着。

  与此同时,沐忏彻接通来自自家爷爷的手机,却突然打了几个喷嚏。

  ……

  出乎我意料,还以为沐忏彻会打电话过来兴师问罪,电话通了以后他却语气温柔地来了句:“妖夭,我知道你害羞,但你也不能骗爷爷说是我欺负你的吧?”

  “谁说啦,我可没说。”我理直气壮地说。

  “哦?你没说?”沐忏彻尾音微微上挑,透出一种无端的诱惑。

  我有些艰难地咽了咽口水:“就是没有。”

  “既然这样,”沐忏彻勾唇,有些玩味地说,“那爷爷为什么会这样说呢?搞得我只能把实情告诉他了。”

  “什么实情?”我疑惑地问道,心里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就是你不来沐家的真实原因咯,是因为你太害羞了。”话里的笑意分外明显。

  雾草!

  “沐忏彻你过分!”我气呼呼地喊道。

  “我只是在认真地叙述实情啊。”他无良的声音有些闲散地传过来,让我突然有种想咬人的冲动。

  “行,你等着。”我咬牙挂断电话,一个计谋在心头形成。

  哼哼哼,沐忏彻,等着受死吧,劳资就是死也不嫁你。

  ……

  “你说什么?!”老妈的声音如雷贯耳啊。

  我皱眉,神情认真地说:“是真的,沐忏彻他真是个断袖。”

  “我的女婿啊……”老妈苦着脸哀嚎。

  原来她的女婿比女儿更重要么……

  话说重点不是这个。我抬起头故作哀伤的样子:“爸,事到如今,他也不可能喜欢我,您看……”

  老爸义正言辞地说:“既然如此,那你们当然是不能在一起了。可是……小彻看起来挺正常的啊……”说到一半气势又弱了下去,我忧桑,话都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他们还在犹豫什么。

  我的想法很简单,只要先把我爸妈这关给过了,让他们心甘情愿地说“不”,那沐爷爷那里就减轻了很多难度。大不了跟沐爷爷说过几年再结婚,我相信有这时间沐忏彻都能另觅新欢了。

  然而,我妈却抬起头坚定地说:“妖夭,这婚咱不能离。”

  什么?

  W看n正j&版0$章¤节、上G酷匠J网

  我瞪大眼睛:“他是断袖!!!”三个大写的感叹号表示了我鲜明的惊讶与愤怒。

  “你想啊,”我妈摇摇头自以为是地分析道,“他即使是断袖,迫于你沐爷爷的压力,他肯定还得娶个女人回去传宗接代。而这个时候,就是你出场的时候了。”

  “重点不是这个啊喂!”我头疼,“这就代表他不可能喜欢我啊,然后我就不会幸福,妈,你忍心看到我不幸福吗?”

  “他不喜欢你你就不幸福?”老妈古怪地看了我一眼,“这么说你是喜欢他咯?”

  “……”震惊。这是什么鬼逻辑?

  还没等我辩解,她就笑眯眯地看着我:“既然如此,你更要为了争取自己的自由而奋斗啊。”

  “……”你想多了……这种莫名其妙励志的语气是什么鬼……

  看向老爸,他却像没看见一样默默扭过头去。这个见死不救的老坏蛋……

  总之,他们每一句话都噎的我解释不出来,我不由得捶腿叫冤,我一开始说这个的目的真的完全只是因为想让爸妈放弃啊,可他们却好像更坚定了是几个意思。

  悲哀。

  别人是“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我却是“萧妖夭兮心中寒,婚姻一订兮不复离”。

  劳资不要嫁啊喂!

  然而事实总是这样令人神伤,我大字躺在床上,整个人躺枪中。

  等等。既然爸妈那里我过不去,不如就先说服沐爷爷?

  回到房间,我拿出手机,犹豫了半天还是打出了沐爷爷的电话。他是个很亲切的老人,对我也挺好的,所以不能硬碰硬,只能智取。

  “喂?妖夭又回心转意了啊?”

  重点不是这个……

  我清了清嗓子,故作严肃道:“沐爷爷,我不能去您家住了。”

  那边老顽童顿时就急了:“为什么?我已经帮你教训过小彻了!”

  我扶额,重复着刚刚对老妈的说辞:“沐爷爷,其实,我也不能和沐忏彻结婚。因为,他是,断,袖!”

  谎话说多了就连我自己都要信了,语气说的无比笃定。

  而在沐家房子里,被爷爷抓过来一起听电话免提的沐忏彻,在听到这句话时,瞬间喷咖啡了……

  那小丫头说他什么?断袖?!感受着自家爷爷投过来疑惑而又探究的目光,沐忏彻心中无限憋屈。

  我听电话那边好像没什么声音,有些试探地问了句:“沐爷爷?您还在听吗?”

  “萧妖夭,沐爷爷要被你吓出来心脏病了。”沐忏彻接过电话,语气扭曲。

  “!”我赶紧捂住电话,没听错吧?我刚刚怎么觉得是沐忏彻在说话?

  “你没听错,就是我在说话。”

  刚刚又小心翼翼地把耳朵离听筒近一点的我,瞬间听到了这句话,吓得我差点把手里的手机扔出去。

  真是见鬼了,明明刚刚还是沐爷爷,怎么一下就变沐忏彻了?

  “哦。”我有些艰难而又干巴巴地回了一句。在别人背后说他坏话又被抓包,真的是一件让人痛苦的事。

  “妖夭啊,你怎么知道小彻是断袖的?”沐爷爷八卦之魂燃烧起来了。

  至此,我突然发现,原来沐爷爷手机开的是免提!所以说,旁边的沐忏彻就刚好听到了。

  可是,当着人家正主的面,我这个谎还要怎么编下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