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最快上'酷匠网@

  “唉。”今天第二十一次叹气。

  我乖乖地坐在明香阁的包间里,整个空空房间里就只有我一个人。

  昨晚被我妈进行了深刻的思想教育后,沐浴着我爸同情的目光,我身心俱疲地走进了房间。

  然后今天一大早就被赶出来和那什么沐忏彻见面。

  越想起我妈一大堆细心的叮嘱,我对沐忏彻的印象就更不好了。

  “叮咚——”我掏出手机,发现是木怪终于回我了。

  然而他的回答却并没有什么作用。

  木怪:打他,往死里打。

  我咽了咽口水。为什么我以前不知道他这么,嗯,崇尚武力?

  还没等我回他消息,包间的门突然被推开,我赶紧收起手机,看向门口。

  进来的男人一身黑色西服贴在身上,勾勒出令人赞叹的身材。再往上,帅气的脸庞侧线硬朗分明,他轻轻抿起薄唇,走到了我面前。

  我有些呆住,几乎没有任何动作,昨晚想的一切乱七八糟的东西也全都抛开了。只是直勾勾地看着他的嘴巴,想书上总是说薄唇的人也薄情,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昨天的事,”他淡淡开口,声音低沉有磁性,像优雅的大提琴声线,“是我不好,当时你要走的时候没有认出你。”

  我顿时有些清醒,收回有些露骨的目光,突然觉得有些丢脸。

  “当然是你不好了!”我瞪大眼睛,敢情我当时出明香阁的时候,和我擦肩而过的那个人就是他?他可是有我照片的,要是他当时认出我来了,我还至于回去被我妈骂么?

  “还有啊,”我有些语重心长地说,“等不到我你回去不就好了?为什么非要打电话呢?”

  “……”他明显对我的逻辑很无奈,但是也只是淡淡地来了句,“都是我不好。”

  雾草!突然有一种一拳打在了棉花上的感觉。

  我再次叹气:“你坐吧。”

  鉴于木怪并没有给我一个好建议,我决定还是开门见山表明态度。

  “那什么……”我笑眯眯地看着他,尽可能地语气温柔,“你是什么时候知道我们俩订婚的事的?”还是先来个过渡,试探试探吧。

  “昨天。”他的声音清清淡淡的,很难听出什么情绪。

  “那你是不是知道了以后,整个人特别不满?”我立马得寸进尺地问。

  “没有啊。”我看到他挑眉,淡淡地回答了一个和我预想相反的答案。

  “为什么!”我一不小心激动了,“这可是将来要和你过一辈子的人,你就这么草率地让你爷爷决定了?”

  “正是因为这样,”沐忏彻勾唇,有些恶趣味地说,“我看你长得不错,可能性格也不会差到哪去。”

  “不不不,”我连忙摆手,“你可别被我的外表给骗了。其实啊,我这个人,又懒又二,还爱吃,你养不起我的。”含泪揭了自己的老底,他总不会再说什么性格也不会差到哪里去了吧?

  “如果你是担心这个的话,”沐忏彻的眸光一瞬间有些幽深,“我觉得你这些缺点都不是问题。”

  “嗯?”我呆呆地看向他,没反应过来。

  “以我的资本,完全够养活你。而且,我并不介意你刚刚说的那些。”沐忏彻挑眉,“所以,不要这么对自己没有信心。”

  “我……”我语塞。

  “好了,”他站起身,勾起一抹兴味的笑,“既然已经见过面了,公司还有事,我就先走了。如果还有其他,嗯,不好的地方,记得和我说。对了,这是我电话。”他骨节分明的手递过来一张名片。

  站起身,他的脸一瞬间遥远无比。

  我怔了一下,本着要和他搞好关系的原则,还是露出了一个微笑:“好哒。白白~”

  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我不由得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虽说他长得不错,家里也足够有钱供我吃东西。但是,窝就是不喜欢着包办婚姻的调调啊!

  我吸了吸鼻子,把名片里的手机号码存到了手机里,输备注名的时候顿了一下,我果断打出了“沐小鬼”三个字,然后把名片扔掉了。劳资可是山妖啊,比鬼要高了不知道多少个级别,可比他厉害多了。

  沐氏总裁?

  哼哼哼,我向来不是那种总裁文里女主的格调,我就不信,你就非我不可。

  “叮铃铃——”手机忽地响了,吓了我一大跳,果然人还是不能做坏事。

  接起电话,却是一个和我关系挺好的学姐。

  “喂?”我还是有些受宠若惊的,毕竟这些学长学姐都总是凭借自身的阅历来蔑视我们这些还是在校的大学生的。

  “是妖夭吗?有没有空出来一起喝个下午茶?”学姐温柔的声音从手机那头传来。

  ……

  阳光格外的好。

  明香阁。

  “妖夭。”林佳茗露出一个微笑。

  “林学姐。”我有些受宠若惊地喊道。

  “你和我什么时候还这么拘谨了?”她佯装瞪了我一眼,然后喝了一口茶说道,“这次刚回来就来找你了,感动不?”

  “感动感动感动行了吧?”我有些无奈地回道。“说吧,还有什么事?”据我所知,林学姐这种人通常没有事的时候是不会找别人闲聊的。

  “也没有什么啦。”林佳茗笑了笑,“就是回来B市以后,我又没事做,就开了家书店。记得有空的时候去捧场哦。”

  “行。就这事啊。”我豪爽地一口答应下来,“过几天就去看看,到时候你过来接我吧。”

  倒不是我懒,不肯要完地址以后自己去。而是按我这路痴的性格,我害怕自己一个人绕啊绕,最后连家都找不到了。

  林佳茗当然也是了解这个迷糊小学妹的性格,所以也就答应了下来,“行吧,到时候你就打我电话就可以了。”

  “好。”我点点头。

  然后和学姐聊了一会B大现在的状况,和我近来的一些事,学姐突然笑了起来,“你说,你现在就已经被逼婚了?”

  我苦着脸点点头。

  然后就看到她很不给面子的又笑了几声,整个人都不爽到了极点。

  而在她说她现在还没有相亲过的时候,我还是忍不住羡慕嫉妒恨了。

  又聊了一会,也算是叙叙旧了。然后看着学姐走出明香阁,我真是一万个不爽。

  你说人家怎么就那么心疼闺女不舍得嫁呢?俗话说,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人家都舍不得嫁闺女呢。

  就我妈,非得急着给我这盆水早点泼出去。

  唉,我又叹了口气,还是忧桑地走在了回家的路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