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萧妖夭。

  姓萧的萧,山妖的妖,夭折的夭。

  超级吃货一枚,属性懒,性格二货。这是别人对我的综合评价。

  嗯。用我妈的话来简洁明了地说,就是一个熊孩子。

  我一直以来都对我妈的看法不太苟同,怎么说伦家也算是一个闭月羞花沉鱼落雁的大美女,熊孩子什么的,太一概而论了,完全没有突出美貌这一绝对性的优势。

  而作为我妈眼中的熊孩子,本姑娘今年芳龄正值双十年华,还在大学里念大三,却在昨天突然被告知了一个惊人的消息。

  Y酷}匠:√网《唯;-一C@正u版,u其0j他D☆都)是盗Z版{}

  这果真是我亲妈,知道真相的我内心是拒绝的。

  我特么居然已经订婚了?!

  因为是暑假,所以按我妈的话来说,我有足够的时间来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

  坐在明香阁里的座位上,我简直有想死的冲动。

  一直以来在目送其他同龄小姑娘已经被催婚催相亲中的我,还沾沾自喜我妈毫不担心自己闺女的人生大事,所以生活一直安逸无比,还暗自开心不用每天享受到来自亲爱的爸妈要求相亲的夺命连环call。

  然而,事实却给了我狠狠的一击。

  在听我妈说出那句话时,我觉得我的膝盖咻的中了一支冷箭。

  “对了,你未婚夫明天要来B市,你们刚好先见个面,认识认识。”

  未!婚!夫?!

  这是传说中的包办婚礼啊喂!

  为什么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我已经和别人订过婚了……

  传说中的婚恋自由呢?我丫还有权选择终生不嫁的呢?在我妈的话落地的一瞬间,这些终于都见鬼去了!

  我吸了吸鼻子,拿出手机又看了一下点,约定的时间是下午两点。而现在已经过了半个小时了。

  什么鬼?未婚夫妻第一次见面也敢迟到?莫非这个叫沐忏彻的家伙,不喜欢我?

  呵呵呵,老天都在帮助我。

  我悠哉悠哉地打了个电话给我妈:“喂,妈。”

  “怎么样怎么样?见到人没有?”

  听到她急切的声音,我简直无奈。她就这么想把我这唯一的闺女嫁出去?怎么说我也是妈妈的贴心小棉袄啊。

  “他放我鸽子了。”我缓缓开口,刻意地营造一种忧伤落寞的气氛,“妈,你说他是不是不喜欢我啊?你当时给我订婚的时候问没问清楚啊?也许人家还不喜欢我呢?”

  “就会乱说!”我能感受到我妈一瞬间嗓门拔高了一个等级,然后又柔和下来,“当时我和他爷爷可是都商量好了。”

  听完这话,我瞬间真相了。

  这完全就是长辈们的意思嘛。也就是说,说不定沐忏彻也不喜欢我?那我就有可能凭借这个来再次恢复单身了?

  “行行行,那你打电话问下,让他记得明天别迟到了哦。”我忽然笑眯眯地说,“那我就先走咯。”

  然后,挂掉。

  嗯,让我回家以后做一份关于如何让未婚夫退步的计划表吧。

  我心情大好地走出了明香阁,全然没有注意到和我擦肩而过的一个男人。

  对现在的我来说,最重要的,就是如何摆脱那个意外的未婚夫。

  门口的沐忏彻转头,他怎么觉得刚刚走过去的那个女人的脸有些熟悉?

  摇了摇头,他还是走进了明香阁。

  刚刚回B市的他突然被爷爷告知已经订过婚了,而且还是一个不错的小姑娘,非要他来见一面。

  他有些头疼。但是于他而言,反正能找到一个乖乖听话、不惹麻烦的就行了,只要能让爷爷高兴一点。

  沐忏彻抬起手看了看表,下午两点四十,离约定的时间还有二十分钟。

  抬头,他却没看到任何和爷爷之前给他的照片上所吻合的脸。

  看来是他来早了?

  ……

  此时此刻的我正站在家里的阳台上,惬意地吹着风。

  春天的阳光懒懒的,让我整个人也突然有了一种想睡觉的欲望。

  但是,不行啊。我还得做计划表呢!

  打开笔记本,点击WPS文字,我创建了个表格,手刚要落下,却忽然又停住。

  我以前又没有这方面的经验,所以要怎么拒绝才好嘞。

  苦思冥想片刻后无果,我果断登上微信,点开了和“木怪”的对话框。

  而我的昵称是“山妖”。于是对话框就变成了:山妖:呼叫木怪。求解如何让人不想和你结婚!!!

  然而木怪却一反往常地不在线,久久没有答复。

  我有些无奈地又重新返回了刚刚的那张表格,然后凝视它良久。

  一小时后,我有些忧桑地看着依然空白的表格,觉得动脑筋这种活实在是不适合我。即使我刚刚至少花了五十分钟发呆与神游……

  “哒哒哒……”手机忽然响了,我划开以后放在耳边,就听见里面的声音不大对劲。

  “萧妖夭!你看我回家怎么收拾你!”这里是我妈咬牙切齿的声音。

  “……怎么了……”我茫然地问道。

  “你还问我怎么了?你自己看看现在几点了?”

  我把话筒稍稍远离了我可怜的耳朵,瞥了一眼手机,答道:“五点啊,怎么了?”

  “你们本来约好的时间是三点!你真行啊,两点半的时候就预测到人家会放你鸽子?”

  这……怎么会是三点……我还以为是两点半……

  我扶额,这下是深深地感受到自己闯祸了。“那,他到底去没去啊?”我有些试探地问道。

  “你还好意思问!人家从两点四十多就开始等你了,一直等到现在。刚刚才打电话给我问你去没去。”萧妈妈声音堪比天雷地火,怎一个勾得我心惶惶。

  “……”等了两个小时,真傻。我默默地在心里吐槽了一句,却还是忍住了没说出口。“妈……对不起啊……”

  “哼!我回家再收拾你。”她的声音酷似凌厉的寒风。

  倒霉……

  我叹了口气,一边把手机塞进兜里,一边暗暗埋怨这个沐忏彻。

  你说他为什么不能再来的早一点呢?这样我不就刚好能遇到他了?

  啊……

  脑海中回忆起平时老妈训人的功力,简直惊悚满分。我不由得抱头。

  有什么好办法能让我过一会的时候听不到她说话?我会被逼疯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