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看倒在地上的尸体,那名曾经害我逃出餐馆的家伙回过头来,同时迅速用盾护住胸口和喉部(他用的是中型三角盾)“夜灵小姐的飞刀真有两下子,但我俩不会知难而退的,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摩罗,他叫吉克,我们都是七王子殿下身边的护卫?”

  王子护卫进城没多久就开始多管闲事了,这样的王子恐怕会死的很快“看你们的样子,好像是来抓我的?而不是帮董阳的。”

  “没错,我们殿下喜欢你,做为臣子理当为主分忧”

  “他喜欢我?我怎么不知道”

  摩罗哈哈一笑“殿下不肯承认,但是殿下的命令中保护你的意图你应该知道吧,再笨的人都看的出来殿下喜欢你”

  “原来是这样啊,是王子就很了不起吗?只要你们有本事抓我回去我就去吧”

  黑色的长鞭像一条毒蛇一样袭向摩罗,摩罗自认全身铠甲可以轻易挡住皮鞭的攻击,只是将盾护住面部,向我发动了攻击。

  真气所至,飞花摘叶亦可伤人。皮鞭在一般人手里可能真的在对身穿铠甲的战士造不成伤害,但在我手里就不一样了,摩罗只感到左肩一痛,以为是中了暗器,连忙停止攻击退了回来。结果转头一看,整个左肩的铠甲都被击碎了。

  最惊讶的莫过于吉克,他原本也认为长鞭不可能对摩罗造成伤害,摩罗一个人就足以制服我。但当他看到原本袭向摩罗头部的长鞭突然间转向,将摩罗左肩的铠甲整个打成破碎的金属片时,他心里明白:要不是夜灵改变攻击方向,摩罗已经死过一次了。但同时也知道我的确不想杀他们。

  :酷9f匠I网~☆唯he一b(正?版8H,VM其\他都*是rd盗版U

  但是以两人的力量能战胜夜灵吗?

  摩罗心里没底,吉克心里更没底,吉克咬了咬牙“就算是拼着让你受伤,被殿下责罚,也要把你带回去”说罢,手中的长剑一记虚砍,两道斗气向我袭来,摩罗也发出了三道斗气,封死了我的所有退路。

  配合得很好,如果对手不是我,你们真的成功了。

  黑色的长鞭依然像毒蛇一样可怕,但这次它的目标不是人,而是斗气。

  黑色的毒蛇与斗气越来越近,终于碰在了一起,然而摩罗和吉克所希望出现的长鞭被斗气切断的情景并没有出现,斗气受不了长鞭的攻击,数声巨响过后,四道斗气都化作金色的雾渐渐消失在空气中。这一切虽然在我的意料之中,但却在摩罗和吉克的意料之外。他们的脸都丢尽,因为门外的那些冒险者都没有离开,只是从房间的缝隙中偷偷的看着里面所发生的一切,也有不少人想看看我的面纱下的脸到底如何,因为那两位剑圣曾说过要当场拿下我的面纱。

  胜负已定“如果没有别的事,我就走了,我还要杀其他的奴隶贩子呢,对了,你们帮我个忙好吗?”

  两人垂头丧气的应到“愿听小姐吩咐”

  我从次元袋中取出一个大袋子,里面大约有一千多金币“把这些金币分别分给那些奴隶吧,让他们自谋生路,如果你们为难这些奴隶的话,那我也只好杀掉你们了”

  摩罗应到“受人之托终人之事,我们一定会办好的”

  “那就交给你们了”

  其他几个奴隶贩子根本没有什么好的保镖,解决他们比吃饭还容易。

  第二天中午“无双、无常、杰克、汉姆,你们都怎么了?怎么就只有苏雷没事?”我故作惊讶的“关心”着眼前这一群脸上都有鞭痕、狼狈不堪的五人。

  苏雷应到“别提了,没想到夜灵那么厉害,连两个剑圣联手都打不过她,真不愧是暗恋我的人。”

  我什么时候暗恋他了?我怎么不知道?

  我露出不可思议的样子“夜灵暗恋你?不会吧”

  苏雷得意洋洋的坐在椅子上,摆出了一个自认为很潇洒的姿势“当然了,看到像我这么英俊的帅哥她早就芳心暗许了,昨天晚上她没打我就是很好的证据,因为她舍不得打我,哈哈哈”

  这家伙不会是精神有问题吧。

  刚刚从公会办公室走出来的约克听了这番胡话忍不住把苏雷的老底翻了出来。“你没挨打是因为你躲在角落看热闹,根本没上去帮忙”

  “谁说的,你没看到我当时喊加油喊的很起劲吗?嗓子都快哑了,这也是帮忙的一种啊”

  原来昨天晚上那些加油声是他喊的啊,怪不得我觉得声音耳熟呢。

  杰克把指关节弄的“咯咯”做响“对于临阵脱逃的胆小鬼,大家知道应该怎么办吧?”

  冒险者公会所有的人(除了我、约克和苏雷)都齐齐喝道“对胆小鬼用拳头给予血的教育”

  公会的门被关了起来,苏雷满公会的乱跑,期望找到一个可以逃出地狱的通道,而他身后却是无数的暴力攻击,这情景看起来简直就像一只老鼠碰到一群饿猫。

  当工会终于平静下来的时候,我把已经不成人性的苏雷从地上扶了起来。

  “苏雷啊,要是再看到夜灵,你会怎么样?”

  “哎呦,如果再让我见到她,我一定会用我的魅力征服他,哎呦,轻点啊”

  看来我的装束太有魅力了,连这种死不要脸的人都吸引得到。

  “有个办法可以让你再见到他,你想知道吗?”

  此话一出,不仅苏雷停止呻吟,连周围的几个冒险者也都升长了耳朵,看来我的魅力在无意中降伏了一群白痴“你有什么办法?快说”

  我不怀好意的盯着苏雷“从我刚才得到的情报上来看,夜灵好像很讨厌奴隶贩子,全城的奴隶商人都在昨天晚上被杀了个干净,只要你去做奴隶商人,就一定会引来夜灵,但是你能不能活下来就得看你的魅力能不能把她征服了,你可要想清楚啊,万一失败了,你的身上可能会多出一两把夜灵留给你的定情暗器哦。”

  苏雷头上的汗越听越多,真怪啊,今天天气不是很热呀。

  “那种女人我要多少有多少,他不追求我吃亏的是她,哎呦”

  我的手肘“不小心”碰到了他那骨折的部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