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险者公会是冒险者们买卖情报的地方,同时也是证实冒险者信用程度和实力的世界性机构,但是这里现在却没有我感兴趣的情报。

  我在城里的旅馆开了个房间,但是我晚上不睡觉的,因为我是一只夜猫子。

  我漫无目地的在城中施展我飞檐走壁的轻功,自从晋升剑仙以后,天天都是御剑飞天,很少用轻功,虽然速度慢但是那种轻飘飘的感觉和四周物体高速接近的速度感是飞行时无法享受到的。

  我停下了脚步,让我停下来的是一个正在城堡顶上修炼剑法的少年,如果只是一般的少年我才懒得理他,但也不是因为那个少年与众不同,而是那少年长得实在太像天华了,只是身材高大了点。我环视了四周,发现这里是市中心,也就是城主住宅,那位少年八成就是城主的孩子吧。

  “你在做什么”少年回头看了我一眼,并没有停下,只是淡淡的回答了一声:“练武”“什么啊,你这么烂的招式也算是武功?”这似乎刺到了他的痛处。

  “我的体质天生就不适合修炼魔法和武技,家里人都不喜欢我了,说我是废物,可是我不信这个邪……”

  “那你跟着我学习武功吧,我保证你打遍天下除我之外的无敌手啊!”少年笑了笑说:“吹牛不打草稿,如果你说学魔法我倒相信一点,但是武技嘛____你好像也不是练武的料”的确,我不是那种肌肉形的,如果是那种肌肉形的恐怕以后我会嫁不出去的。

  从战神的口中我知道了这个世界的武术特别爱钻牛角尖,总是认为力量和速度是决定一个人强弱的关键。“是吗?还第一次有人说我不是练武的料呢,你要怎样才信我是学习武技的料呢?”

  “那你发个斗气出来我就信,如果你发不出斗气,什么打遍天下无敌手都是骗人的”“斗气我是不会,但是我会剑气,看好了,目标——对面那座山。”

  手刀对着远处的山峰一记虚划,半透明的剑气从我手上奔泻而出,划破大气,发出巨大的声响,将山峰垂直砍成两段。其中一半迅速崩塌。

  “你的幻术练得不错,可是有一点你忘了,就算是最强的剑圣发出的斗气也不可能有这威力呀,而且颜色错了。”

  “我说过了,这不是斗气是剑气”

  “吹牛的本钱不少,但是却没有打草稿,可惜可惜”

  我正想争辩,灵觉却告诉我,居民们都被吵醒了,而且还有一队士兵正在向这里高速接近。

  “不和你吵了,等会有人会过来你千万不要说那剑气是我发出的啊,明天我还会再来找你的,到时候你再决定要不要跟着我做我的徒弟,再见了小帅哥。”

  “哼,牛皮破了就要走?我可不想学什么牛皮功,你还是找别人发扬光大吧!”

  我不再理会他的言语,迅速的离开了城堡。在我走后不久,一队士兵迅速登上了城堡顶端,可是那儿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在。在城堡的某个房间,刚才那名少年正在发愣:怎么可能一转眼那个神秘少女就不见了,那些士兵怎么突然间上了城堡顶,这里可是城主的住宅没事的话他们是不会进来的,而且现在我住在这,作为绝对机密,城主应该更不会让士兵随便到这里来巡逻。难道是哪白色的斗气不是幻术?

  想到这,少年一阵兴奋:从那神秘少女当时所说的话来看那种剑气比剑圣的斗气威力还要大,如果是这样的话我成为一代高手就不是问题了。可是,我还没问她叫啥呢,算了,明天再问吧。

  第二天太阳升到老高我才爬起来-这是夜猫子的通病。在餐馆里点了些小菜,边吃边听周围食客讨论的话题,这可是武侠小说中情报来源的主要方法之一啊。

  “听说了吗?对面那座山被一个剑圣用斗气砍成两半了”

  “别胡说,哪个剑圣有那么强的斗气啊!”

  “真的,昨天晚上我亲眼看到一道白色斗气从城堡那射出,直接打中布朗山,山一下子就倒了半边”

  “你胡说什么呀,谁不知道斗气是金色的,哪有什么白色的,再说城堡是谁住的?城主呀!剑圣可是从来不和城主这种小官打交道的。”

  “我说的是真的”

  满耳都是这类“剑圣劈山”的传闻,我可是堂堂的剑仙大人耶,居然拿我和你们的剑圣比,我是很掉价的,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

  正当我吃到一半的时候,一个长得挺俊的富贵少年坐在我的旁边“这位姑娘,不介意我坐在这里吧”

  “不会介意的”我看了看四周,餐馆里除了我这张桌子,早都是满员的了。

  那位少年点了几个菜后无意中看到我的脸(刚才我一直埋头吃饭,现在才抬起来)突然间大叫道“哇!刚才没有仔细看,原来姑娘长得是这么的漂亮呀!”当他看到我放在边上的面具时有说道“我说怎么没人坐在这么漂亮姑娘的身边呢,原来美丽的脸蛋躲在面具下呀!”

  我还没反应过来,邻桌的几个汉子闻声转过头来眼光锁定在我的脸上,不由得发出惊呼。

  这下好了,全餐馆的人都看过来了。接下来的事完全出乎我的意料,整个餐馆的男性食客都变成了求爱者围着我打转。见势不妙,先溜为主。我一把抓起面具盖在脸上,施展轻功踩着人头冲出重围。

  在城堡会议厅里,昨晚在城堡顶上练剑的那位少年面对着他面前六位老少不等,身穿全身盔甲的人,这时,门被推开,刚才在餐馆里夸我长的好看,害我被众人追的家伙急匆匆的走了进来,向少年敬了个军礼。

  “王子殿下对不起,属下来迟了。”

  少年淡淡一笑“能让摩罗吃饭的应该不是什么正常的事吧,我记得你每次只有早到没有迟到的呀。”

  看正版章%q节上b酷w匠H|网;

  原来这个挨千刀的家伙叫摩罗呀“殿下见笑了,属下只是在餐馆吃饭时遇见一位美的像女神的姑娘”

  少年哈哈一笑“英雄难过美人关啊,你不会是苦苦追求那位姑娘而迟到的吧。”

  摩罗脸一红“有一半是,当时那女生引起全餐馆的轰动,在场所有男性都成了追求者,吓得她夺路而逃”

  “你有没有追她”“有,所有人都追了,但是那少女一出餐馆就消失的无影无踪的”

  “要不要本王用特权帮你找呀?”摩罗面露喜色,忙应到“多谢殿下,那少女身穿风系见习魔法袍,平时脸上还戴着面具"“殿下,摩罗有一事不明,想要请教一下阿卡法师,是否允许在下的要求”

  “阿卡,你出来一下,摩罗有事要问你”“是,殿下”

  四周的风元素突然活跃起来,一名白发老者出现在在众人面前,阿卡和其他四位法师平时都隐藏在幕后,保护王子的安全。

  “摩罗将军有什么问题你就问吧,不过能难倒剑圣的问题恐怕我这老头子也不一定回答的上来呀。”

  “风系魔法师在使用魔法时会不会造成魔法波动?”

  “摩罗将军说笑了,谁不知道使用任何魔法都会造成魔法波动,就算是神也不例外。”

  “可是今天那个少女消失时根本没有一丝魔法波动,我想知道为什么”

  “不可能,一定是摩罗将军你出错了”摩罗将军话音刚落,阿卡法师就急忙说道这时,王子打断了他们的对话“好了,两位的话以后再说,现在我们有些公事要解决。”

  “是”“是”两人同时回答道“那我们开始吧”王子见两人已经停下谈话的内容,拿起面前一张文件“这是距我们只有十七里的苏里城发来的,是一起金库被劫案,内容如下:昨天上午,一女匪身穿黑色………不对呀!怎么和她穿的一样呢?”

  一个名叫吉克的剑圣道:“苏里金库被劫案属下也有所耳闻,殿下莫非认识那女匪?”

  “第二件事就是发生在我们头顶的案件:是谁在城堡顶上练剑砍掉了山我不追问,但是你们以后练剑可以找个好地方呀,不要在城内,不然会造成居民的恐慌,现在当地居民已经开始混乱,我决定,明日宣布我和剑圣护卫队已入城的消息,并对外宣布我居住在使馆,同时派兵保护使馆,城堡警卫不变”

  吉克不解的说“使馆那边居住条件和安全设备都没有城堡的好,殿下要搬到那边去吗?”

  “笨,要是让那些想对我不利的人知道我在城堡我的日子怕是不好过了。”

  “那为什么使馆还要重兵把守,那里没有人呀。”众人一阵眩晕“自己想吧,真不知道你这样的脑子是怎样练成剑圣的”

  仗着轻功我逃脱了那群好像八辈子没见过女子的追求者,回到旅馆,我脱下面具对着镜子照了照:我真的很漂亮吗?为什么我总感觉我只是长得一般而已呢,看来男人和女人的审美标准还真是不一样呀。

  戴上面具,我走到了冒险者公会,第一眼就看到了贴在墙上的通缉令,通缉对象居然是我,而且抓到我可以有四万赏金,哈哈,看来我还真值钱,不过再向下看我就愣了,原来那个下面是冒险者公会的调查报告:此女匪衣着与本公会新注册成员夜灵极为相似,特征均为黑衣蒙面,望夜灵尽快与本公会取得联系,以确定真相。

  嘿嘿,有的玩了。太阳快要下山了,冒险者公会负责人约克处理完一天的事务,伸了伸懒腰,正准备找地方好好的吃一顿晚餐。

  “嘿,你是冒险者公会的负责人吗?”

  约克望着眼前黑衣蒙面的少女问:“你是夜灵?把你的水晶卡拿来看看以确认身份。”

  “好的”

  “抢劫苏里城金库的女匪衣装与你极为相似希望你能证明一下你不是那个女匪,当然,如果你是那个女匪的话按照公会的规定,公会依然给你提供与你级别相符合的服务,只是我们也得将你的行踪报告给其他冒险者。”

  “其实呢,我就是那个女匪。”

  我可根本没打算隐藏“你就是?那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多了”

  我做了个害怕的样子“你不会把我抓起来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