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嘴苦了心里就不苦了。”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苏梓落那淡淡的仿佛是在诉说别人的事和自己毫无关系一样没有感情的波动的样子却让赫连幽溟为之一怔。

  “那你这么多年是怎么过来的?”明明是心里想的话赫连幽溟却不自觉的问了出来,不自然的看了看苏梓落发现苏梓落并没有对于自己的话有什么反应放下心来后居然也有些恼怒,这种情绪着实也吓了他一跳。

  “还能怎么过,不过就是数日子罢了,不然晋王以为臣女应该如何呢?悲天悯人的埋怨老天爷的不公吗?”苏梓落抬了抬眉毛耸了耸肩说的云清风淡。

  “本王……”赫连幽溟听到苏梓落这般说不知为何居然一阵心中莫名酸,想开口安慰可到嘴的话还没说出来却试到一阵熟悉头疼感袭来生生将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闭着眼睛微微簇眉用手按在太阳穴上揉着。

  “晋王爷怎么了,莫不是头痛?可要请大夫?”

  注意到赫连幽溟不对劲的苏梓落出于礼貌的慰问了一下赫连幽溟。

  怎么回事?这蛊不是已经被陌染催眠了吗,怎么会苏醒?

  “不用…本王没事。”

  许是这种感觉经历的多了,疼痛感虽然越来越强烈,额头都冒出些许冷汗了,可赫连幽溟却还是咬牙硬撑硬是一声没吭。

  “可是那个又开始发作了?”林诗瑶看着赫连幽溟痛苦却硬撑的样子眼里划过一丝担忧不自觉的上前查看“快让我看看。”

  “我没事。”

  许是因为头疼的厉害,让赫连幽溟少了些往日的强势多了些亲和这却让一直以来忌惮赫连幽溟态度而对他望而却步的林诗瑶多了几分大胆。

  “王爷,您就让我看看吧。”

  说着便伸手欲扶上赫连幽溟黑衣之下小麦色的手腕。

  “本王都说了不用!你听不懂吗?!”赫连幽溟猛地拍开林诗瑶想要上前搭脉的手一双冷冽不含温度的黑瞳狠狠的盯着林诗瑶。

  “林诗瑶,你逾越了!”

  被赫连幽溟那种不善目光盯着的林诗瑶只感觉呼吸一窒眼里划过一丝连她自己都未察觉伤痛。

  “王爷,玉泉山庄到了。”

  苏梓落只觉眼前一花,原本坐于车内的赫连幽溟便以消失在苏梓落眼前。

  没有了冷冽的压迫感林诗瑶双腿一软无力的跪在软垫内目光无神的望着还在微微晃荡的车帘。

  到底,她还不是不如他心中那个特别的存在呢。

  林诗瑶嘴角自嘲一笑,她原以为她能在他身边这么多年就算不如他最在乎的那个人也应该不差她分毫,如今看来是他近年对自己太好了让自己忘了自己的身份,如今也算是当头棒喝警告她那些不该有的心思。

  8酷匠网正'版首x!发V

  “诗瑶。”

  苏梓落扶起林诗瑶一脸关切担忧的看着她。

  “你没事吧。”

  林诗瑶抿唇苦涩一笑,不留痕迹抽出被苏梓落环住的手臂。

  “我没事。”

  本想狠心拒绝苏梓落那些她根本不需要的关心的林诗瑶一对上苏梓落那双不惨杂任何杂质清澈见底的双瞳却发现自己居然害怕伤害这双眼睛的主人。

  “我有些乏了,先去休息了。”

  可以称得上是落荒而逃的林诗瑶在掀起车帘的空隙一滴眼泪划过脸颊“啪嗒”的打在马车上。

  梓落,对不起,现在的我真的没有办法面对你,请原谅我。

  活了一辈子的苏梓落当然能看出来林诗瑶对赫连幽溟的心思,可是赫连幽溟对于林诗瑶的态度她也是有目共睹的,虽然她很希望林诗瑶能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可若是那人不喜欢林诗瑶,只是林诗瑶自己一味的往上贴就算最后赫连幽溟和林诗瑶真的在一起了林诗瑶也不会幸福,就像当初的她一样,最后落了个死无葬身之地的下场,明明的正室王妃却过的连个奴才都不如,这样的命运苏梓落已经经历过一变她不想自己也不想林诗瑶也经历一遍。

  苏梓落叹了口气,理了理衣容缓缓下了马车。

  苏梓落不会去劝林诗瑶,也没打算去,这种事还是要自己想明白,林诗瑶不是前一世的苏梓落赫连幽溟也不是顾城寒,所以以苏梓落对林诗瑶的了解不出就算苏梓落不去劝林诗瑶她也会自己想来的,但要是苏梓落去劝的别说林诗瑶会不会看开,想来正处在情绪波动的林诗瑶会就此和她断交吧。权衡之下还是不去为妙。

  玉泉山庄,大魏国第二大山庄,位于大魏都城京城郊区半月山山腰,素来以温泉闻名,又因山庄庄主喜爱樱花所以庄园中种植了大量各式各样的樱花,每到四月时分都会落樱缤纷十分美丽,所以玉泉山庄还有另一个美丽的名字,樱花山庄。

  虽然早已过了樱花盛开的日子,可玉泉山庄的游客仍是络绎不绝,放眼望去皆是衣着华贵的达官贵人,每个人的脸上都挂着虚假的笑容嘴里说着违背内心的虚言假语令人作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