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国质子赫连幽溟乃是晋国皇后的遗腹子,因金皇后早逝五岁的赫连幽溟便和魏国六皇子沈绝言同被晋魏两国交换为质至今也有十三年光景。

  然,就在赫连幽溟与沈北储交换满十五年后归国时却被当时晋国皇帝的宠妃给暗害跌落万丈悬崖生死不明。

  虽说这晋王一直生活在魏国可这也是苏梓落第一次近距离接触赫连幽溟。

  黑亮垂直的发,斜飞的英挺剑眉,细长蕴藏着锐利的黑眸,削薄轻抿的唇,棱角分明的轮廓,修长高大却不粗犷的身材,宛若黑夜中的鹰,冷傲孤清却又盛气逼人,孑然独立间散发的是傲视天地的强势。

   如此有吸引力的男人无怪呼连自视清高的清雪公主都为之动容呢。

  “臣女见过晋王。”

  有吸引归有吸引该行礼也要行礼,微微福身朝赫连幽溟见了个万福礼。

  虽然苏梓落很是恭敬有礼了,但显然赫连幽溟没有因为苏梓落良好的态度而给她点面子,只是淡淡的“嗯”的一声算是应了。

  苏梓落对于赫连幽溟冷淡的态度也没什么反应,起身后径直去挽住林诗瑶的胳膊说瞧瞧话去了。

  虽然苏梓落并不是想让所有人必须围着自己转的那种人,却也有自己的原则,这晋王明显是对她没有什么好感自己又何苦热脸贴人家冷屁股呢?

  看着自请安后便一直不在搭理自己的苏梓落赫连幽溟居然有些恼怒,好看的剑眉紧紧的锁在一起周身的空气也瞬间下降。

  “咳。”离着赫连幽溟最近的林逸宸明显受到了这股冷空气的波及知道前因后果的他忍着笑不自然的咳了一声作为掩饰。

  没想到啊没想到,这素来以睿智冷静著称的铁血王爷赫连幽溟居然也有这么别扭的时候真是难得啊难得。

  就算在喜欢看他这位冷血好友别扭的样子也要顾及着他的颜面看着面色越来越冷的赫连幽溟林逸宸赶忙打着圆场“既然诸位都到齐了那我们就早点出发吧,若是晚了错过了玉泉庄的温泉烟火可就得不偿失了。”

  “玉泉庄?”

  苏梓落很是不解,她们要去什么玉泉庄她怎么不知道。

  “哎呀,你就别管了就跟我们走就是了。”林诗瑶不由分说的就将苏梓落推着往外走嘴里更是打好了保票“放心吧那里好玩的狠,保证会让你流连忘返的!”

  “诶,可是外公外婆那……”

  “放心啦,北夜都说好啦你跟我们走就是了!” 

  官道之上驶着一辆由两匹枣红色宝马拉着的红木香车,两匹红色宝马毛色纯正步伐统一一看便知道是经过训练的,在看那马车上那明晃晃的晋字便也不难猜这马车的主人是谁了。

  外表都如此华丽的马车内里自然也不会含糊。

  楼兰古国新进贡只有三匹之数的月光纱居然被挂在车窗充当着窗帘,拳头大小的南海夜明珠被镶嵌在近乎透明的琉璃龙柱的口中摆在一旁代替着烛火,地上铺的更是只有波斯才产的一匹之价不下百金的雪山玄狐皮,就连自己身下坐着的都是由雕刻大师鲁林亲手雕的金丝楠木凤凰塌。

   如此财大气粗的装裱不愧为是晋王的马车,光是看这些就是万金之数,饶是出生富贵人家的苏梓落也不由得暗暗咂舌。

  “诶,梓落你怎么不吃?很好吃的!”林诗瑶一手抓着一个糕点往嘴里塞,“你要不吃我的话可全吃了哦!”说着像是怕苏梓落反悔似的环抱住那盘藕粉桂花糖糕奋力消灭着。

  苏梓落很是无奈,想必林诗瑶这妮子上辈子定是饿死鬼投胎,一看见美食便像守财奴看见金子似的一头扎进去了。

  “咳…咳…”

  许是吃的太急了而呛到了使得林诗瑶一阵猛烈的咳嗽。苏梓落赶忙给林诗瑶倒了杯水递给她又为林诗瑶拍背顺气。

  猛喝了几口水林诗瑶总算是把卡在嗓子里的糕点噎下去了,拍着胸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一边说着“噎死我了,噎死我了”一边看向那碟所剩无几藕粉桂花糖糕又馋又怕

  “诗瑶,你慢点吃别着急,我不爱吃甜的不会和你抢的。”

  苏梓落看着林诗瑶那副可怜样很是好笑忙着安慰她表示自己不爱吃甜的不会跟她抢这才将林诗瑶安定下来。

  …@酷匠》网正6版?首发@

  “你们女子不都喜食甜食吗?”

  苏梓落适才想起这车上还有一人闻声看向侧卧在软塌自上路以来便一直用右手撑着头闭眼假眠安静的以至于让苏梓落忘记他的存在的赫连幽溟。

  “回王爷,臣女因为一些缘故在甜食上吃过苦头所以便不在爱用,相比甜的更喜苦的。”

  在甜食上栽的跟头便是柳姨娘给自己下的美人迟暮了,虽然后来她的药被查出了不对之处却也有些晚了且解药也没有用得当使得毒素上涌至左脸生生毁了她的容貌。

  “为何喜食苦?”赫连幽溟虽对苏梓落所受之苦很是好奇却也没有直问

  “嘴苦了,心就不苦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