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沈韵芸母女下去后沈毅寒突然脸色一变朝着苏梓落厉声喝道“梓落你给我过来!”

  苏梓落揉了揉鼻子走到沈毅寒面前略带撒娇意味软绵绵的叫了声“外公。”

  沈毅寒显然很是受用面上冷历之色少了不少却还是紧紧绷着一张脸。

  “别当我看不出来,那水是谁泼的,刚刚给你留了面子没揭穿你,先下也没有外人了还不老实交代?!”

  苏梓落一脸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又一脸委屈的看着周氏,晃着周氏的衣角撒着娇。

  “外婆。”

  周氏被苏梓落这黏糊劲粘的乐不可支忙按住她不停摇晃自己衣服的小手安抚的拍了拍。

  “好啦好啦真服了你了,你在晃下去外婆就要晕了。”

  转头又向沈毅寒嗔怒着“你也真是的又不是在军队,那么严肃干什么?看把孩子吓得。”

  沈毅寒知道周氏舐犊情深,可他又何尝不是呢,他如今这么严就是怕苏梓落学坏了。

  慈母多败儿这样的道理周氏也明白,只是对于作为自己那可怜女儿生命的延续周氏始终都不能太狠心。

  “落儿,你跟外婆说说,为什么要泼你小姨水?”

  苏梓落揉了揉鼻子,她就知道瞒不过,也没打算瞒。

  只是这为什么泼沈韵芸一脸水,她总不能实话实说说是她重生了一辈子知道端亲王府会因为沈韵芸而覆灭吧,恐怕她要这么说了别说别人了,就周氏都会以为她魔症了说胡话呢,而且这话要是传出去了恐怕就算她是尚书府嫡女端亲王外孙女皇帝也不会放过她,定会将她处置而后快,毕竟当皇帝的最忌讳这种蛇鬼牛羊的了。

  “外公外婆,若是落儿说自己做了个奇怪的梦您们信吗?”

  苏梓落想了想还是觉得说是做梦最可靠,人嘛,都会做梦的,就算传出去也无伤大雅,只会说是苏梓落胆子小被个梦吓到了而已。

  “什么梦?你且说说看。”

  “落儿梦见小姨头带孔雀流苏金步遥身披青鸾朝凤宫装脚踩金丝明珠绣鞋的坐在端王府前厅的上位上,落儿而问小姨为什么坐在上位?外公外婆和夜表哥呢?可小姨只是一直在笑也不搭理落儿,落儿就找啊找,找着找着却发现自己浑身是血,在一看身边外公外婆个夜表哥已经浑身是血的躺在地上,落儿去求小姨可小姨却一直在笑也不理落儿,落儿没有办法只能不停的哭哭,最后哭着哭着也就哭醒了。”

  听苏梓落说完以后沈毅寒和周氏都是一脸凝重,刚刚苏梓落描述在梦里沈韵芸的那一身打扮分明就是公主才能有的,别人可能不清楚,可沈毅寒和周氏却知道他们手里有一份可以光明正大篡位的诏书!

  但后来又说沈毅寒与周氏倒在血泊之中便是说沈韵芸不是靠着那份遗诏而当上公主的,这便只有一个解释,沈韵芸出卖了整个端亲王府!

  虽然沈毅寒没有要篡位的意思可试问那个皇帝能放过一个对自己皇位有些巨大威胁的人呢?且这个人还是可以名正言顺篡位的人!

  别人不知到可沈毅寒却明白,老皇帝当初给他的遗诏不是为了让他谋朝篡位的,而是为了给当皇帝的沈家后人有个警告,让那些后人明白别以为当了皇帝就可以无法无天毫无顾虑,若是不好好干的话有的是人能替代他。

  总之一句话,不好好干就给我滚蛋!

  若是深明大义的明君当然不怕,可若是当皇帝的是个昏君那他为了保住自己的皇位而杀了沈毅寒夺了遗诏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虽然这只是个梦,可沈毅寒心里还是存了个疑影,不管如何他都要防着点为妙。

  看着沉思凝重的沈毅寒和周氏苏梓落便放心了,看样子他们二老已经把她的话都听进去了定会有心防范,如此一来沈韵芸和沈北川在想下手也没那么容易了。

  一直以来提着的一口气也终于放下了,苏梓落感觉一身清爽干劲十足。

  “王妃,骠骑大将军家的林小姐来了。”

  听到下人的禀报苏梓落就一阵激动,连忙跟沈毅寒和周氏告了懒去迎接她这位好闺密了。

  最新E章节`上i酷/匠;!网^y

  林诗瑶,苏梓落上辈子唯一的朋友,在苏梓落深陷谣传谬论时仍然对苏梓落始终如一,鼓励她走出困境。

  诗瑶诗瑶,可见林将军对他这个女儿是有什么样的期盼,可谁成想从小在男孩子堆里长大的林诗瑶却跟她的名字根本贴不到边,真个一女汉子,琴棋书画她不会,骑马射箭她到样样精通。

  “小落落!”

  刚一进前厅,苏梓落便被一个飞来的熊抱给抱住了。

  “人家想死你了你也不知道来找我!”

  苏梓落被热情的林诗瑶给抱的都快喘不过气来了,心里却不由的感叹不愧是百步穿杨的高手,这臂力真不是盖的啊。

  “诗瑶,你快放开梓落妹妹,你没看她都快喘不过气了吗?”

  正当苏梓落在想怎么才能把这个大年糕从身上摘下去时,一道温润动听的男声适时的解了苏梓落的围。

  林诗瑶听到声音十分懊恼,她怎么忘了那家伙也在这下可好她回去又要听母亲念叨了。

  苏梓落一开始并没注意到这屋子里还有人,等林诗瑶从她身上下来后苏梓落才看到林诗瑶身后的人。

  一张棱角分明的脸上一双浓厚的剑眉飞扬着,微微眯着的桃花眼仿佛含了笑一般,高挺的鼻梁下薄唇轻抿,高挺的身形穿着青色绣竹的长衫更显挺拔。

  “逸宸哥哥。”

  那人正是骠骑大将军的独子林诗瑶的亲哥哥林逸宸。

  “梓落妹妹。”

  林逸宸微微含首向苏梓落问候着。

  “既然人都来了,那便走吧!”

  苏梓落光顾着跟林诗瑶和林逸宸叙旧却没注意屋内的另两个人坐在椅子上喝茶的人。

  坐在上座的一个是苏梓落的表哥端小王爷沈北夜,另一个则是……

  苏梓落看清那人后不由的瞳孔一缩。

  晋国质子,赫连幽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