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儿见过祖母。”

  今年刚满十五岁的沈北夜身着一席月白色绣竹长衫,腰间的麒麟纳寿腰带上系着一块通体翠绿的麒麟半月玉佩,这样的打扮到时少了些冷冽之气,更多添了几分儒雅之气。

  生性冷漠的沈北夜看见了苏梓落也没有任何反应,只是淡淡的问候了一句“落表妹。”

  “夜表哥好。”

  知晓沈夜北性子的苏梓落并没有因为沈夜北冷淡的态度而感到心灰意冷,反而很高兴。

  身为沈北夜表妹并重生一回了的苏梓落深深知道她这个冷面表哥的性子,对于沈北夜来说,对不重要的人不重要的事多说一句话都是浪费。

  “今个不用去翰芳斋吗?”

  周氏看着眼前这个身姿越发挺拔的嫡孙心里很是欣慰。

  “今天沐休”

  “没什么安排吗?”

  “午后准备和几个朋友去狩猎场赛马”

  酷9~匠(网唯‘(一p正{g版`,》n其他都==是盗$版^

  “都有谁?”

  “成郡王之子韩星阳,扬武小侯爷还有几个同窗。”

  “嗯,不说别的,就说那成小郡王,能文能武且为人也是谦卑有礼,你和他多走走学习学习也是好的。”

  “是”

  “…………”

  苏梓落看着坐在周氏下手自己对面淡然喝茶的沈北夜与周氏之间一问一答的互动陷入了沉思。

  若是上辈子她没有被顾城寒迷昏了头将外公的军权哄骗给顾城寒的话太子便不会那么轻而易举的登基,顾城寒也不会对端王府毫无顾虑最后甚至为了捧苏梓凤上位而给端王府捏造了一个莫须有的通敌罪名。

  若不是她这般糊涂的话她那优秀的表哥就不会英年早逝,她的祖父也不会撞死在金銮殿以示忠君之心,还有那个向来慈眉善目的外婆也不至于临了不但要斩首示众头颅还被挂在城墙之上……

  这辈子她就不会让顾城寒好过,还有太子,沈北川!那个乖张暴虐贪图奢华淫乐的的暴君,这辈子她就算不为了端亲王府,也要为了天下百姓跟他们斗到底!

  “落儿?落儿?”

  苏梓落一晃神,便看见周氏与沈夜北都在看自己。

  “怎么了?是不是身子不舒服?”

  周氏见苏梓落神情恍惚便想起她前一阵刚刚落水染上风寒,都说夏日的风寒最是难缠唯恐苏梓落再出了什么事连忙吩咐身边的嬷嬷去传太医。

  “祖母不用。”

  苏梓落拦住了要去请太医的嬷嬷安抚着周氏。

  “祖母不必担心,原也不是什么大病,落儿的身子没那么弱,早就好了,”

  说着苏梓落便在周氏的面前转了个圈,表示自己真的没事。

  看着眼前这个面色红润,精神头十足的苏梓落这才放下心来。拉过苏梓落的手宠溺的用手指肚点了点苏梓落的额头。

  “你呀,可把外婆吓坏了。你要是再这样,外婆就去尚书府亲自看着你,看你还敢不敢调皮了。”

  苏梓落甜甜一笑,便是自己不会在去那么危险的地方后,又好一顿哄,周氏才肯作罢。

  “祖母,到晌午了。”

  端起茶杯轻轻抿了一口的沈北夜冷不丁抛出这一句话来,潜台词就是该吃饭了。

  “好好好,落儿想吃什么?外婆让他们给你做。”

  “外婆我想吃红烧肉!”

  苏梓落双眼锃亮,一副小馋猫的样子。

  也只有在外祖父外祖母面前苏梓落才会放下心里的防备,彻彻底底的当一回孩子。

  “好好好,我们中午就吃红烧肉。”

  “外婆最好啦!”

  端亲王府现在的人口很简单,老端亲王沈毅寒,老王妃周氏莹采,妾氏陆姨娘老王妃的陪嫁丫鬟,陆姨娘之女苏梓落的小姨沈韵芸,老端亲王的嫡孙子沈北夜,还有就是她这个外孙女。

  而沈夜北的父亲也就是苏梓落的舅舅沈绝奕,在一次随皇帝狩猎时遇刺为皇帝挡下致命一剑,皇帝虽然没有事,可自己却因为伤势严重不治身亡。

  沈夜北的母亲虞氏听见这一噩耗悲痛欲绝,在沈绝奕出殡当天自尽在沈绝奕棺前,只留下仅仅五岁的沈北夜。

  可能是因为唯一的儿子没了而忧伤过度,自那以后端亲王身子便一直不好,索性便卸了朝务在家颐养天年。

  皇帝本就跟端亲王是一母同胞,关系又好,便觉得亏欠了端亲王,便不顾众人反对特赐了端亲王一队军队由端亲王主掌,上一世顾城寒娶她就是为了这队军队。可恨她识人不清将豺狼比作良人生生断送了外公一家。

  “哎呦呦,瞧瞧这是谁啊?今儿是吹的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

  沈韵芸一见苏梓落也不顾沈毅寒和周氏在场,双手抱胸阴阳怪气的看着苏梓落。

  “小姨说笑了,梓落今天是特特来看外公外婆的,怎的小姨不欢迎?”

  苏梓落不动声色的将皮球踢回给了沈韵芸。

  无视她仇恨的眼光淡定的给沈毅寒和周氏盛着羮汤。

  “祖父祖母落儿觉得这八宝鸭羮很是不错,您们也尝尝,”

  周氏和沈毅寒一愣随后皆是欣喜的接过八宝鸭汤。

  周氏还好虽说很高兴苏梓落如此孝顺但依然优雅用着八宝鸭汤,反观沈毅寒虽听周氏说了苏梓落说的话可对于苏梓落第一次给自己盛汤向来没规律惯了的沈毅寒端起碗来“咕咚咕咚”的喝几口就将鸭汤喝完,一摸嘴拿着空碗可怜巴巴的看着苏梓落“落丫头,在给外公来一碗呗?”

  苏梓落哭笑不得,连忙接过碗再给沈毅寒盛了一碗鸭汤。

  看沈毅寒那欢喜的模样,苏梓落很是心酸,一想到如此慈眉善目的老人却因为自己而被逼死心就一阵抽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