训练纯熟的枣红色的马儿迈着统一的步伐,“哒哒哒”的走在青石路面上。

  红木香车中清香扑鼻,虽看似不大车厢中居也安置下了张琉璃小榻,小方桌上的高脚仙鹤鎏金香炉正被白芷加以焚香,一缕缕带有香气青烟从仙鹤的嘴里飘出很是好看。

  苏梓落倚着金丝软枕侧躺在榻上嗅着清新的薄荷香闭目养神。

  还有半个月便是太后的千秋宴了,她要好好准备才是,不能在向上辈子一样随了柳姨娘母女的心思,

  “小姐,端亲王府到了。”

  小厮停好马车后将落脚的楠木矮凳放稳后才立在一侧。

  景泰掀起车帘率先下了马车,一打眼便看见了镀金的端亲王府四字牌匾,门口的两只石狮子更是雕的栩栩如生,仿佛能活过来一样。

  “哇,小姐奴婢还是第一次来端亲王府呢,端王府不愧是王府,比咱们尚书府气派多了呢!”

  拒绝了白芷搀扶表示自己可以的苏梓落刚刚下了马车便看见景泰这财迷样心中很是无奈。

  “景泰!”

  还没等苏梓落出声,白芷就已经看不下去了,皱着眉头数落了景泰一番。

  “主意你的举止,别给小姐丢人。”

  “知道啦。”

  景泰吐了吐舌头,一副我知道了,别墨迹的表情,气的白芷若不是碍着身份原因都想去狠狠揍她一顿了。

  “好了,别闹了,景泰去车上将我给外婆准备的桂芝茯苓饼拿下来。”

  “是,小姐。”

  红墙黄瓦,理石路面,五步一廊十步一阁,绕过会客的正庭,穿过九曲回廊,在经过正值夏日波光粼粼的濂遐池,才到了早已不问事事的老王妃居住的长寿院。

  “外婆,落儿来看你了。”

  一入正堂,苏梓落便看见她心心念念的老王妃周氏,饶是在喜怒不形于色的苏梓落也顿时激动的不能自己,一下子扑倒周氏的怀里。

  闻着久违的周氏身上独有的淡香,苏梓落猛地鼻子一酸,好悬落下泪来。

  “外婆,落儿好想你啊!”

  苏梓落的态度到把周氏整一愣,这还是她那个孤芳自傲不与人亲近脾气又不好的外孙女吗?

  缩在周氏怀里的苏梓落很明显试到了周氏的僵硬,心中更是不得劲。

  她这事造了什么孽啊,将爱她的亲人直至门外,却与狼共舞,这只是亲近一下她的外祖母,却将外祖母吓的浑身僵硬,鼻子一酸,眼泪瞬间夺眶而出。

  “落丫头你这是怎么了?”

  周氏虽然欣喜苏梓落居然与自己亲近了却也拿不定苏梓落的心思不知苏梓落怎么了害怕她真的受了什么委屈。

  苏梓落抿了抿嘴,眼神坚定的退出了周氏的怀抱退后一步跪在周氏面前红着眼眶朝周氏磕了一个响亮的头。

  “外婆,落儿知道错了,您原谅落儿好不好?”

  “那你跟外婆说说你哪里做错了?”

  自古慈母多败儿。

  就算周氏明白苏梓落是什么意思也很心疼她想让她起来但周氏还是想让苏梓落吃吃苦头长长记性。

  “落儿错在识人不清,听风是雨毫无自己的主见一直被别人牵着鼻子走。”

  “不错。”

  周氏点点头,梓落这丫头很像倾歌那都好就是耳根都太软,不然的话她那么个优秀的女儿何以嫁给当时只是一四品小官家里还有妾氏的苏景阳呢?还好她这外孙女是个有悟性的,吃了一次亏便能长了记性。

  “以前你总是被苏梓凤和那柳氏蒙蔽总觉得她是个好的,外婆虽有心提点你却怕你不信在由此生出嫌疑使得你更朝她们靠拢,如今你自个晓得了她们母女俩是什么货色日后在尚书府定当要小心防范知道吗?”

  看着一双桃花眼都哭的通红了的苏梓落,周氏很是心酸,将苏梓落拉起紧紧在怀里。

  “落儿啊,日后可莫要这么糊涂了啊!”

  “外婆……”

  苏梓落顿时各种情绪上涌,悲伤,愧疚,喜悦,狠狠的哭了一场,而心中的结也被悄然解开。

  哭过一场后的苏梓落虽然眼圈还是红红的,但嘴角的笑却是怎么也掩盖不下来的。

  比起在尚书府对着徐太夫人,苏景阳的笑容,这回的笑却是发自内心的。

      为周氏 拿出早早准备好的桂芝茯苓饼,又倒上一杯亲手沏好的雨前龙井茶,与周氏谈古论今,祖孙俩好不快活。

  “老王妃,夜世子来了。”

  正当苏梓落与周氏相谈甚欢时,夜世子,也就是苏梓落的表哥,周氏的嫡亲长孙,沈北夜。

  听见沈北夜来了,苏梓落很是好奇,上辈子自从文慧郡主死后,苏梓落便不长来端王府,就算来了也就是打个招呼就走了,后来有因为顾城寒的缘故,她对除顾城寒以外的男子皆不感兴趣,就算是偶尔碰个面也没有好好看过她这个表哥。

  酷w匠S网?永N久{@免f~费看◇{小R说%

  不过她这个表哥的事迹她可没少听说。

  沈夜北,十六岁弱冠之龄便考上文状元,又在吏部试炼之时屡破奇案被百姓们称为沈青天。

  不过却挨着大魏祖训皇亲国戚不得掌六部的条例,虽然有能力成为吏部尚书却也不了了之,好在看皇帝爱惜人才,特特成立六扇门由沈夜北主掌,成为京城闺阁女子最想嫁的人,只可惜上辈子因这她的关系,年纪轻轻的便被处死,所以说,苏梓落对他不仅是好奇,更多的是愧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