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

  看着苏梓落貌似只是单纯的笑容苏梓凤却觉得份外扎眼。

  在当发现周围人看她的目光明显不一样时,苏梓凤顿时更是羞愤难当。

  “姨娘……”

  不知如何是好的苏梓凤只好把希望寄托在柳姨娘身上。

  柳姨娘一听见苏梓凤叫自己便暗叫不好,果然,众人皆将目光看向柳姨娘。

  “柳氏?”

  徐老夫人紧紧皱褶的眉头充释着她的不满。

  “你怎么也在这?你们母女俩是不是太不把老身当回事了?!”

  “老夫人恕罪,妾身今夜听闻府里出事了,一时间太担心了所以才忘了老夫人的命令,既然事情已经过去,妾身但求老夫人责罚。”

  柳氏连忙跪了下来,面色诚恳的向徐老夫人请罪。

  不过虽说是请罪,但柳姨娘也没傻的真的要让徐老夫人责罚。

  话里话外都在提醒徐老夫人她不是故意要违抗徐老夫人的命令,实在是担心府里才不得不出来看看的。

  看着跪在自己面前义正言辞的柳氏徐老夫人冷笑不止。

  “好啊,好一个顾家的柳氏啊,你可真是好的很呐,你都这么说了,要是看身在惩罚你不就是对不起你这爱护尚书府的一片忠心了吗?!”

  柳姨娘光洁的额头上布满了细汗,她知道经过今天,她在徐老夫人心中的形象是彻底毁了,以后要在想博得老太太欢心怕是没那么容易了。

  不过在怎样她也要先过了今天这个难关在说。

  只要平安过了今夜,以后不论是讨好徐太夫人还是收拾苏梓落都不成问题。

  “妾身不敢。”

  “哼!”

  徐太夫人不想在和她费什么口舌直接步入正题。

  最¤/新t章节y上J酷,匠dy网‘w

  “凤丫头,你对刚刚落丫头所说的做何解释?”

  “祖母,虽说凤儿擅长黄梅半针绣,可这黄梅半针绣却并非不是凤儿独创会的人也很多,且芍药花也并非是凤儿一人独享,所以并不能证明什么。”

  看了老夫人对柳姨娘的态度苏梓凤也没傻到还要让柳姨娘给自己出头。

  苏梓凤虽然面色很从容淡定,但从她禁攥帕子这一点来看苏梓落便知道苏梓凤此时内心有多忐忑。

  “也是如此。”

  徐老夫人对于苏梓凤的回答很满意,这才像他们尚书府大家闺秀,若是一有什么事便求助自己的姨娘自己没个主见那要她有什么用。

  没错,在老夫人眼里,只有孙子才能光耀苏家,而孙女便是笼络人心的最好武器。

  “事已至此,吴公子你还有什么话好说?”

  徐老夫人用手里的老寿仙拐杖一敲地面,“砰”的一声吓得吴一良一哆嗦。

  “老夫人饶命,老夫人饶命,是,是紫佩,对,是紫佩姑娘,是她让小人污蔑小人与三姐有染,小人也是被逼得呀,小人家里上有老下有小,小人要是出事了那一家老小还不带饿死,求大人饶小人一条生路吧,求大人了。”

  吴一良见事情败露连忙将紫佩供了出来,又朝着苏梓落不停的磕头。

  “三小姐小人错了,都是紫佩姑娘指使的小人,她给了小人一块手帕和十两银子,并告诉小人只要一口咬定您逼迫小人半夜与你约会事成之后便再给小人一百两,小人一时财迷心窍便答应了,可是这事真的不怪小人啊,求三小姐饶命啊。”

  吴一良哭的甚是凄惨,心里也是一万个后悔啊,早知道三小姐不是个好惹的主他就不应该贪这一百两银子,可惜现在就算在后悔也来不及了。

  “来人啊,把这个胆大包天的贼人关到柴房里去,明日一早送去衙门。”

  苏景阳厌恶的一甩袖子,真是气死他了,他堂堂吏部尚书居然让一个贼人愚弄,还冤枉了自己的亲生女儿,一想到这,苏景阳一张老脸羞的通红,都不好意思看苏梓落的眼睛。

  “大人,小人都招了啊,求大人饶了小人吧,大人!大人……”

  苏梓落看着被拖下去的吴一良嘴角含着一摸冷笑。

  不急不急,虽然她一今日可以将这盆脏水泼到苏梓凤身上让她名声败坏,可苏梓落不想那么做。

  她要留着苏梓落慢慢玩,就像猫捉老鼠一般玩腻了便一口咬死她。

  她现在要做的就是以高姿态看着紫佩的下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