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梓落看着脸色如变脸一般青红白交替的小脸心中很是解气。

  苏梓凤啊苏梓凤,你也有今天,想当年你也是如此陷害于我,今日也算是恶有恶报咎由自取。

  你现在就觉得难堪了吗?觉得无地自容了?想让一切恢复原来的样子,想让我放过你?

  我告诉你,不可能。

  这一切只是刚刚开始。

  苏梓落勾了勾唇,缓步走向苏景阳,“爹爹,事已至此若不将事情说开了对我对尚书府都不好。”

  苏梓落顿了顿看苏景阳虽然没有看她但面色也好了不少。

  “既然这件事关系的梓落,所以梓落恳请爹爹让梓落来查这件事。”

  苏梓落向苏景阳行了个礼,不卑不吭的向苏景阳请命。

  “你?”

  苏景阳显然吃了一惊,“既然落丫头有这个信心那就让她查罢。”

  徐太夫人拐杖一敲,一锤定音。

  “是,祖母。”

  苏梓落缓步绕着吴一良走了一圈打量了一帆。

  “你确定你刚才见到了我?”

  “苏小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我还能诬赖你不成?一人做事一人当啊苏小姐!”

  吴一良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摇了摇头,便是他很是看不上苏梓落的这种敢做不敢当的样子。

  “既然你说的如此大义凛然,那么你确定刚刚真的看见我了?那又是在哪见的?这帕子也是我亲手给你的吗?”

  吴一良心里很是纳闷,这小娘子不能玩什么花样吧。

  可一想到事成之后紫佩亲口许诺的那笔丰厚的报酬还有今天这早已蓄谋已久精心策划的计划吴一良便觉得没什么顾虑的了。

  什么尚书府嫡小姐,今个过后她连屁都不是!

  “那日苏小姐约学生时便告诉学生于今日亥时一刻在尚书府后院假山上的清凉亭见面。”

  “哦,原来是这样啊”

  苏梓落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更是让柳姨娘母女疑惑不已。

  “祖母事情至此想必已经见分晓了,事实证明与吴公子有约之人并不是梓落。”

  这下吴一良彻底蒙了。

  “苏小姐你这是什么意思?”

  吴一良一脸佯装仿佛被羞辱了一般愤恨的看着苏梓落。

  “明明是你强人所难事到如今却不敢承认了,既然如此吴某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这三小姐怎么能这样?这不是始乱终弃吗?”

  “郡主夫人多好的一个人啊,怎么能生出这样的闺女,我闺女要是这样的话我早掐死她了。”

  “唉,要是郡主夫人地下有知必定死不瞑目啊。”

  “是啊是啊!”

  苏梓落对家丁的斥责充耳不闻,只是淡淡一笑。

  N酷S匠6H网/8正版~:首Fl发

  “吴公子刚才信誓旦旦的说去了清凉亭与我相见,但吴公子你可知道我于酉时便在寿南苑与祖母一起抄写佛经,怎会神不知鬼不觉的从那么多人眼皮子溜走去与你相见?”

  “我……”

  吴一良心里恨死紫佩了,她不是说三小姐已经被她用迷香熏倒了吗?怎么又跑到寿南苑了?这个贱人居然敢匡他,等这事一过定要她好看!

  目光扫过被苏景阳扔在地上的手帕灵光一闪。

  “苏小姐可以不承认刚刚与吴某相见,但这条手帕苏小姐您又又做何解释?”

  苏梓落笑而不语只是示意景泰将手帕捡起来。

  “恩,这芍药绣的真好,看着绣法应是我擅长的黄梅绣法。”

  苏梓落举起手帕仔细的观摩着,对手帕上的芍药的绣工也很是欣赏。

  苏梓落看似正常的表现却让吴一良与柳氏母女都统统舒了一口气。

  只要她承认这个帕子是她绣的这件事就没完,他们倒要看看苏梓落解释这帕子的事实。

  正当他们放宽心的时候,苏梓落“咦”了一声又将他们的小心脏提了起来。

  “这帕子确实是黄梅绣法,却不是我的那个黄梅绣法。”

  苏梓落让景泰将手帕平展开来,自己则指着手帕上的花纹解释着。

  “黄梅绣法又称黄梅挑花、十字绣,绣法也有四种,而我擅长的是黄梅绣法中的全针绣法,而这帕子明显就是半针绣法。敢问刚才哪位姐姐居然连如此简单的绣法都分辨不出来,还一口咬定是我所擅长的?”

  苏梓落冷冷一笑便矛头转向刚刚一口咬定是苏梓落所绣而现在已经被众人孤立起来的那个小丫鬟。

  “原来是这位姐姐啊,我不得不说你的眼神可真是好使的很啊!”

  因着苏梓落一句话而成了众矢之的的小丫鬟不由得把求救目光投向苏梓凤,希望苏梓凤能为她辩解一二。

  苏梓凤当然接受到了小丫鬟的求救,只是如今她连自身都难保哪有心思救一个已经暴露的小丫鬟了呢?

  小丫鬟见苏梓凤对自己的暗示的充耳不闻也只能认命了。

  “是奴婢看走眼了,请三小姐责罚。”

  苏梓落对于小丫鬟的请罚没有理会只是一门心思的观赏着绣帕上的芍药花。

  “据我所知,大姐姐应该也黄梅绣法中的半针绣法颇为精通吧,且这芍药又是大姐姐钟爱之花,不知大姐姐会对此做何解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