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您怎么来了?”

  苏景阳对于徐老夫人的到来很是惊讶,但当他看见扶着徐老夫人的苏梓落时火气‘噌’一下上来了。

  “你这个不知检点孽女,瞅瞅你都干了什么好事?!”

  虽说上辈子苏梓落早已见识过苏景阳对自己的冷漠,她对父爱早已没什么奢望,可如今被她自己的亲生父亲指着鼻子骂心里仍是不好受,鼻子酸酸的感觉眼泪快要出来了。

  许是徐老夫人感受到了苏梓落的委屈,安抚性的拍了拍苏梓落的手,柔声安慰着。

  “落丫头不怕,有祖母呢。”

  随后又对苏景阳厉声斥责道。

  “落丫头就算做错了什么你也不应该这样骂她,落丫头毕竟是个姑娘家,你让她以后怎么做人?!”

  “娘,你是不知道,苏梓落这孽女居然与男子私相授受半夜幽会!!”

  苏梓落看着苏景阳因为生气而别的通红的脸和扭曲的五官有种苏景阳要把自己吃的渣都不剩的错觉。

  “别老孽女孽女的叫,落丫头在怎样也是你的亲闺女!”

  随后又扭头严肃的问十分乖巧的站在自己的苏梓落。

  “落丫头,你有没有?”

  苏梓落十分从容的对上徐老夫人的双眼。

  “梓落没有。”

  “好。”

  徐老夫人显然对苏梓落的话很是信服,没在追问便转头来看向苏景阳。

  “景阳,你可听到?”

  “可是……”

  看到苏景阳要反驳自己,徐老夫人双眼一瞪。

  “可是什么可是,你宁可相信一个外人的话也不相信自己亲生女儿的话,苏尚书,你这官当的可真是挺好啊,如此公正廉明六亲不认,老身是不是应该奏名皇上给你立一块牌匾啊?!”

  “娘,娘您别生气,是儿子不好。”

  苏景阳一看老夫人生气了连忙服软。

  “来人啊,把这个私闯民宅的贼人抓起来,天亮之后送到府衙。”

  “大人,大人冤枉啊,学生真的是被苏小姐逼迫的啊!您不能这么包庇苏小姐啊,大人!”

  吴一良一听要将他送官立马毛了,一边喊冤一边在心里将紫佩骂了百八十遍。

  不是说这苏小姐不得老夫人和苏尚书的喜爱吗?不是说这事很简单吗?如今这情况又怎么解释?

  柳姨娘咬了咬唇,愤恨的看着正在安慰苏梓落的徐太夫人。

  这个老不死的怎么来了,这么好的计划全泡汤了,真不知道这老不死的怎么想的居然会帮苏梓落那小贱人说话,好好的心血白费了。

  最8-新b"章节上☆w酷u匠2网

  不过今日之事虽不能一下子搬倒苏梓落但也足够让她的名声臭一臭,只要凤儿能忍得住,那么今天的赢家还是她们母女。

  柳姨娘想的虽好,但好像她的这个队友好像一点不配合。

  试问恨苏梓落入骨的苏梓凤怎么能错过这次机会?

  “祖母,虽说凤儿相信三妹妹不可能与吴公子有私情,但是如果此时就如比草草了事的话传出去定会对三妹妹有不好的影响的,且更会连累爹爹被人说是徇私舞弊的依凤儿看祖母定要将此事查问清楚才好。”

  柳姨娘见苏梓凤一出来便暗叫不好,今天的一切都白费了。

  果不其然,当徐老夫人看见苏梓凤的时候顿时火就上来了。

  “凤丫头,如果老身还没有老糊涂的话,老身可是记得前几天刚刚禁了你的足,那你告诉告诉我是谁允许你出来的?”

  “祖母……”

  苏梓凤一愣,她一激动怎么把这事忘了,她现在在禁足中却如此明目张胆的无视徐太夫人的命令实属不孝。

  “祖母别生气,许是今个家里遭了贼大姐姐有些担心便有些冲动了,祖母还是莫怪大姐姐的好。”

  苏梓落非常“善解人意”的宽慰着老夫人惹得老夫人更是对苏梓落疼爱不已。

  “好孩子,不愧是我们尚书府堂堂正正的女儿。”

  徐老夫人话音刚落,苏梓凤的一张小脸便煞白。

  什么叫她苏梓落不愧是尚书府堂堂正正的女儿,那她就不是了吗?她不也是爹爹的亲生骨肉吗?她苏梓落不过就是站了个嫡出的名头,其他的她苏梓凤那点不比她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