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儿言之有理。”

  苏景阳看着苏梓凤如玉的小脸忍不住叹气。

  多好的一个女儿,心地善良聪明伶俐,容貌虽不说倾国倾城,但也算小家碧玉,而且还是自己第一个孩子,又如此兄友弟恭,只可惜是个庶出,若为嫡出只怕是皇子妃也是当得的。

  “呜,呜,呜。”

  正当苏景阳感慨之时已有仆人将那身着一席黑衣的贼人押了上来。

  因为嘴中被堵了布双臂又被捆了起来,只能发出呜呜的声响,“跪下!”

  因为这个黑衣人而被苏景阳训的小厮将怒气都撒在了黑衣人的身上,毫不客气的一脚踹在黑衣人的腿窝处。

  “碰。”

  酷匠网_唯*一*正V版K,H其◇他都"》是|盗*Z版X"

  黑衣人被小厮踹的腿一软直接跪在苏景阳面前的大理石地上,痛的他在心里直骂娘。

  他娘的,不是说好就意思意思得了的事,干嘛成这样,疼死爷了,完事了必须让紫佩那小娘们在给点医药费才行。

  “呜呜呜…”

  现在一旁的管家在得到苏景阳的允许后一把将堵在黑衣人嘴角的布了出来。

  “呜…呸…呸…”

  “说,你是何人?半夜三更来我尚书府有何企图?”

  “大人,大人饶命啊!”

  吴一良一得到自由立马朝苏景阳磕了个头,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朝苏景阳求饶,

  “尚书大人,学生吴一良,是本届的文考考生,今日夜访尚书府实乃无奈之举啊!”

  “那你是有何难处?严重的非要夜闯尚书府,你可知道你这可是私闯民宅,是犯法的,你要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本官现在就可以拿你归案!”

  虽然苏景阳一直是一副儒生做派,可这官老爷的气场一拿出来也是够吴一良吃一壶的了。

  “回大人,学生今日夜闯尚书府实是因为被贵府苏小姐逼迫的!”

  “逼迫?此话怎讲?”

  吴一良见苏景阳已经开始信任自己,连忙按照剧本上演。

  “那日学生去法宁寺上香拜佛却巧遇正在观音殿上香的苏小姐,苏小姐可能因为跪拜时间长了起身时没有站稳,小生连忙扶住了快要摔倒的苏小姐。”

  吴一良说的合情合理,更让苏景阳信了五分。

  “可谁知苏小姐却因此看上了学生非要让学生去尚书府提亲,可学生早已娶亲,正所谓糟糠之妻不可弃,就算苏小姐在年轻漂亮学生也不会做陈世美的!”

  吴一良这话说的很有水准,在这件事上完完全全将自己摘的一干二净,又给人留下了用情专一好男人的印象。

  “但苏小姐却说如果学生不从的话,她不但让学生名落孙山还要要让学生再也见不到学生那怀了孕的媳妇,还说要是学生想好了就来尚书府找她,学生实在是害怕才不得不来的啊!”

  “我的天啊,三小姐她居然真的……”

  “嘘,不想活啦,她在怎么说也是嫡小姐,你这么议论她也不怕被发卖出去啊。”

  “啧啧,虽说这吴公子长的也算是眉清目秀,可再怎么说也不能半夜私会啊!”

  “难道说嫡小姐她寂寞难耐?”

  “……”

  后面的话苏景阳越来越听不进去了,额头上的青筋都爆了出来。

  “这个孽女!!”

  柳姨娘与苏梓凤对视一笑,这场由她们母女俩精心设计的局高潮部分正式来了。

  “爹爹莫恼,咱们也不能光听这人的一面之词啊,他用该拿出点证据,否则谁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

  苏梓凤一出场便用姐妹情深的戏码狠狠的刷了一把在场众人的好感。

  “凤儿说的对,吴公子,我们也不能光凭你空口白牙的就信了你,你也总要拿出点证据来吧?”

  苏景阳对苏梓凤这个女儿越来越满意的同时,也越发加觉得苏梓落这个女儿上不了台面,居然能干出如此龌龊之事来,当真不是当嫡女的料。

  “证据当然有!”

  吴一良说着便从怀里拿出一件嫩粉色的手帕。

  “此手帕便是苏小姐约学生的证据!”

  苏景阳一把抓过手帕,只见手帕之上绣着一朵瑰红色的并蒂芍药,在手帕的左下角还绣着一个苏字。

  有“眼尖”的丫鬟一眼瞅到了上面的刺绣。

  “咦,黄梅绣法中的全针绣法,这种绣法这全府上下只有三小姐一人会,难不成……”

    “这个孽女,真是家门不幸家门不幸!”

  苏景阳好悬将手帕直接撕碎,咬牙切齿的命令道,“去把三小姐给我绑了来!”

  “是!”

  正当柳姨娘母女很是得意之时,一声低沉的声音打破的她俩的美梦。

  “我看谁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