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入寿南苑,苏梓落便听到里面传来女子的娇笑声。

  想必定是她的“好”二姐,未来的吏部侍郎之妻,三品淑人苏梓乐。

  虽然上辈子苏梓乐对苏梓落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但苏梓凤给她下的套苏梓乐虽然都知道却从没有提醒过她,任由苏梓落被苏梓凤一点一点蚕食掉,。

  就凭着这一点,苏梓落这辈子就算不与苏梓乐为敌,也不会让她太好过。

  苏梓落定了定神,嘴角扬起一抹恰到好处的笑容推门而入。

  重生了一次的苏梓落明白有时候笑容最好的伪装,让敌人放下戒备,趁其不备一举歼灭。

  “二姐姐在和祖母讲什么呢这么开心,可否与妹妹说说,也让妹妹高兴高兴?”

  苏梓落进门后给老太太见了个礼便亲昵的坐在老太太身边挽着老太太的胳膊撒起娇来。

  苏梓乐见苏梓落与老太太这般亲昵撒娇很是疑惑。

  苏梓凤那母女不是给她这三妹下了好料了吗,她又怎会爬得起床开给老太太请安,难不成被她发现了?

  虽这么想着,但也不好问出来,只得接了苏梓落的话。

  “也没什么,左不过是一些坊间的笑话段子而已,三妹妹想听姐姐就在讲些就是了。”

  苏梓乐正欲给苏梓落讲些,苏梓落却摆了摆手。

  “妹妹只是说笑而已,二姐姐不必当真。”

  苏梓落接着余光给景泰递了个眼神,景泰点点头,上前一步将篮子中的云片糕拿了出来摆在老太太与苏梓乐跟前各一碟。

  “其实妹妹今日来是向祖母请罪的,祖母,孙女儿今日染了风寒误了给祖母请安尽尽孝道祖母可莫要生落儿的气啊。”

  徐老太太看着自己唯一的嫡孙女仰着脸一双大眼可怜兮兮的看着自己心中虽有的一点怨气也荡然无存。

  徐老太太伸出手亲昵的捏了捏苏梓落的鼻子,笑骂道。

  “你个机灵鬼,你都这么说了,祖母怎还舍得罚你?”

  苏梓落揉了揉并不痛的鼻尖,对徐老太太娇慎着。

  “祖母坏,把落儿的鼻子都给捏大了,落儿以后要是变丑了,嫁不出去了,便要赖着祖母一辈子,。

  “呵呵呵…李嬷嬷,你看这鬼丫头,老身不过是轻轻捏了她的鼻子,她便赖上我了,当真是个小无赖呢。”

  站在徐老太太身边的李嬷嬷也不由得被苏梓落的赖皮样给逗乐了。

  “老夫人,三小姐那是和您亲呢,要是别人,三小姐还不跟呢,。

  徐老太太人老了,当然希望孙子孙女们和自己亲,尤其是嫡出的孩子,那可是他们尚书府名正言顺的孩子,李嬷嬷的话到真真说到徐老夫人心头上了。

  《最^?新=…章节¤上M酷匠:网H

  “就是说啊,若是换了别人,落儿还不依呢。”

  苏梓落也顺着李嬷嬷的话捧着徐老夫人,跟她撒着娇,将徐老夫人的一张老脸都笑成了菊花。

  “你这鬼丫头啊,平时不声不响的,现在一哄起人来一套一套的。”

  徐老夫人满意的拍了拍苏梓落的手,却发现苏梓落雪白的皓腕上并无半点配饰,在一看苏梓落乌黑的发间只由一支白玉簪子固定便在无半点装饰顿时有着恼了,将苏梓落推出怀抱严肃的训戒着。

  “落丫头不是祖母说你,你好歹也是尚书府的嫡出小姐,虽说你刚刚大病初愈穿点素静些的也很是妥帖,但你这一身打扮是何用意?”

  徐太夫人抓起苏梓落的皓腕让苏梓落自己看袖口磨损的地方语气越发不善。

  “你看看你的衣服袖口都有些磨损了还穿,这头上也只有个白玉簪子,你是想让外人看我们尚书府的笑话吗?笑我们连个女儿都养不起了吗?”

  苏梓落连忙起身跪在徐太夫人面前抓着徐太夫人的衣袖泫然欲泣的看着徐老夫人。

  “祖母,梓落不是有意的,实在是,实在是……”

  苏梓落一脸有苦难言的样子勾起了徐老夫人的好奇心。

  徐老夫人虽气苏梓落落了他们苏家的脸面,可转念一想正是花儿一般年纪的姑娘家有那个不想漂亮?怎会将自己打扮如此寒酸?

        难不成这其中有何内情?

  “落丫头,你有什么就说出来,有祖母在,没人敢把你怎样的!”

  一想到自己着唯一的嫡孙女可能让人委屈了,徐老夫人就一肚子火。

  嫡女嫡女,嫡出之女,堂堂正正的尚书府小姐,任凭苏梓落再怎么窝囊,嫡女始终是嫡女,没人能越了去。

  欺辱嫡出的孩子亦是在欺辱整个尚书府。

  无论这个孩子是否是长辈最喜欢的,都不能越了她去,就是因为她是嫡女!

  这是嫡出孩子的骄傲,亦是庶出孩子的悲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