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暗的水牢里弥漫着令人作呕的腥臭味,在水牢的最深处,一个衣衫褴褛的妇人靠在墙边用手中的石子用力的在墙上不知在画写着什么,       “吱呀~”

        水牢的门被人打开,一位身着华服的美妇被一众奴仆如众星拱月般簇拥着,画着精致妆容的脸上充实着不屑与嘲讽。

         “我的‘好妹妹’,姐姐来看你了”

  苏梓落在画着的手顿了一下,却也没理会,依旧专注的画写着。

         “ 苏梓凤,你不好好的当你的裕王妃,来我这水牢做甚?难不成你坏事做多,被城寒发现休弃了?”

          苏梓凤也不恼,只是微微抿嘴一笑。

         “ 呵呵,妹妹,这就是你错了,姐姐就算在不好也不会耐不住寂寞与人苟合怀上孽种丢了王爷的脸面啊。”

         “苏梓凤,你还敢说?!”

        苏梓落暴怒的将手里的石子砸向苏梓凤,一双因营养不良而深深凹下去的眼睛狠狠的盯着苏梓凤,仿佛要将她看出个窟窿一样。

        “苏梓凤你居然还有脸说,你这个贱人,别以为我不知道,那个男人是你放进我房里的,我酒里的药也是你下的,也你收买紫佩让她诬陷与我,这一切都是你安排的,为的就是我这王妃的位置,你这个毒妇,你明知道那个孩子是王爷的却还要逼我喝下红花,生生落了他,你这个毒妇我要杀了你!”

         苏梓落越说越激动,发了疯似的冲向苏梓凤。

  奈何,现在贵为王妃的苏梓凤怎是苏梓落可以近身的,还没等苏梓落触碰到苏梓凤就先被她身边的奴婢狠狠推到在地,接着众人更是一拥而上对已伤痕累累的苏梓落又是一顿拳打脚踢。

         “ 啊……苏梓凤……你这个贱人,你不得好死,城寒总有一天会发现你的真面目的……”

          苏梓凤一声冷哼,剥开众人走到苏梓落面前,抬起苏梓落的下巴,逼着她与自己对视,嘴角却扬起一抹邪笑。

  “我的好妹妹,你还真是天真呢,看在我们姐妹一场的份上,我就让你死个明白,你当真以为是我狠毒了你吗?”

  “难道不是吗?”

  苏梓凤大笑着甩开苏梓落的下巴。

  “哈哈哈…苏梓落你是假聪明啊还是真傻?你以为单靠我一个区区侧妃的能力就能瞒住那么多侍卫将一个大男人放进你的云梦阁,事后还能让他一口咬定你与他有了首尾之事吗?你错了,狠毒了你的不止我,还有城寒,那个你掏心掏肺爱了十年的男子,呵呵,妹妹你可真是可怜又可悲啊!”

  苏梓落的眼瞳瞪的浑圆,不敢相信这一事实。

  “怎么会,城寒他怎么会……?”

  苏梓凤嘲讽的看着在地上被真相打击的缩成一团的苏梓落心情大好。

  “怎么不会?你作为他的发妻见过他未成名前太多的卑微,他那么傲的一个人,怎么能容得下一个知道他那么多底细的你?再说,他从来没有爱过你!他爱的是我也只有我,他娶你不过是因为你这个尚书嫡女端亲王外孙女的名号而已,你若没有这层身份你以为寒他会看上你这么个毁了容的女子吗?苏梓落,你注定是个失败者。”

  苏梓凤的句句话有如刀子般割在苏梓落的心上,字字滴血,她一直以为只是庶姐嫉妒她而对她加以陷害,却没想到是那个自己全心全意爱护为其出谋划策的枕边人!

  苏梓凤看着痛苦不堪的苏梓落心中得意万分。

  曾经几何的天之娇女,端亲王的掌上明珠,不照样被我踩在脚下吗?

  “苏梓落你不要怪我,要怪就怪你那个短命的娘亲有本事抢了本该属于我娘亲的尚书夫人之位与我的嫡女之位却没有本事守住,要怪,就去怪她吧!”

  苏梓凤对着身侧的紫佩使了个眼神,紫佩心领神会恭身退了下去,不一会便端着一碗冒着热气的肉汤上来。

  苏梓凤斜视了一眼碗里还带有血丝的肉,冷冷的笑着。

  “妹妹也莫要怪我,毕竟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嘛,既然看在你我姐妹一场的份上,我就大发慈悲让你和你的墨儿团聚吧,紫佩。”

  “是,王妃。”

  紫佩一脸阴笑的端着汤碗朝苏梓落走去,想要将手里的肉汤灌与她喝下。

  苏梓落本能的向后退去,看着那碗汤,心中有种莫名的疼痛。一瞬间,她好像明白了什么,瞳孔剧缩,尖叫着推开了紫佩。

  “苏梓凤!那是什么?!!”

  苏梓凤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而后又一脸无辜的看着濒临癫狂的苏梓落。

  A)酷匠b网唯5K一正*版D,5其e*他都是2盗版

  “妹妹不已经猜到了吗?那肉便是从你宝贝儿子墨儿身上割下来的啊!还记得姐姐命人将他抓住剥皮去骨时,那场面,啧啧,可怜的孩子啊,生命力也是很顽强呢,足足被割了一百零七刀才死的呢,临死前还小声的叫着娘亲快来救我呢,呵呵呵…那场面真真是有趣极了。”

  “苏梓凤,就算你在恨我也不能这样对墨儿啊,他还是个孩子啊!”

  “孩子?”苏梓凤的脸瞬间冷了下来。

  “你还敢跟我提孩子?要不是你,我怎么会堕胎伤了身子?那也是个孩子啊!紫佩!不用理她,给我直接灌下去!”

  紫佩点点头,示意站在一旁的两点粗使嬷嬷按住苏梓落,自己则掰开她的嘴将肉汤灌了下去。

  “呜…我不喝…”

  可无论她怎么挣扎都无济于事,只能试着肉汤从嘴巴灌进喉咙的那种油腻的恶心感。

  “呕…”

  苏梓凤看着喝了毒汤倒在地上七窍流血的苏梓落得意的笑着。

  “妹妹放心,姐姐我会当好这个裕亲王妃,替你与寒白头到老的,你就背负着苟且食子的罪好好的去吧。”

  已经意识模糊的苏梓落看着苏梓凤和害怕苏梓凤处理毒妇辛苦而匆匆赶来接她的顾城寒相拥的背影,用着最后的意识立下重誓。

  “我苏梓落若有来生,定将尔等赠予,十倍奉还!”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