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色朦胧。

  擦干了头发上的水,兰琴黎裹着浴巾光着脚从浴室里走了出来。迎面便是她自己的大床,她蹭的一下跳到自己床上,一脸花痴的一边打滚一边说:“刚洗完澡好舒服啊,这种时候最适合看着我家小伊犯花痴了。”

  说完,还附带了嘿嘿嘿的猥琐的笑声。

  兰琴黎是动漫《全职猎人》的死忠粉,最爱伊尔迷。她坚信着伊尔迷是存在于平行世界里,而不是那些三次元的俗人嘴里的虚幻的。

  她的信念是对的,此时处于平行世界里的伊尔迷遇上了一个大危机。

  伊尔迷接了一个任务,任务说让他去刺杀一个没有念能力的人,奖金很丰厚。虽然他有些疑心,但还是去了。

  谁知道要被刺杀的那人没有念能力,可是他的保镖却个个都有念能力,其中还有特质系的人。

  伊尔迷没有受太多的伤,但是境况也不容乐观。他仓皇的逃窜着,跑进了一条漆黑的小巷。

  在小巷里靠着墙角坐了一小会儿,伊尔迷站起身,就在此时,他的头一阵眩晕。

  兰琴黎脱下了浴袍,跑到衣柜里换上了睡衣,转身便看到自己的床前有着一个残影。然后那个残影逐渐变成了实体。

  兰琴黎呼吸一滞,那是她日想夜想的小伊!

  B更新l*最快上酷1R匠a网A

  我一定是在做梦!兰琴黎心里如是说。她狠狠的掐了一把自己的胳膊,瞬间疼的大叫起来,蹲在地上轻抚着被自己掐到的地方。

  很痛,不是做梦!那么...兰琴黎回头,死死地盯着伊尔迷。

  伊尔迷正在环顾四周,看到这个充满少女气息的粉色屋子里摆满了自己造型的手办,印着自己照片的贴纸,印着自己照片的等身抱枕。

  这里很陌生。

  这时,他注意到了在一旁盯着他的少女。那位少女有着乌黑的眼瞳,乌黑的头发,白皙的皮肤,样貌还不错。

  然后伊尔迷看着她狠狠地掐了一把自己,然后嗷嗷叫疼。

  可惜是个疯子。

  他看到少女对着自己掐自己的地方吹了几口气以后,死命的盯着自己。眼里的感情很复杂,爱慕居多,还有几丝不可置信。

  兰琴黎再次跳到床上,走到伊尔迷身前,神情十分镇定(并不)。

  只见她将魔爪伸向伊尔迷的脸,碰到小伊的脸,兰琴黎的心砰砰跳着,是热的!是活的!是真的小伊!

  兰琴黎已经不管在漫中的小伊有多么地可怕了,直接扑了上去。

  她以为她会像那些看的玛丽苏小说里的女主那样被伊尔迷拥到怀里,可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她不但吧唧一声摔到了地上,两只胳膊还被伊尔迷禁锢了起来。

  胳膊被抓的生疼,虽然还没有到不可忍受的地步,但是兰琴黎还是不喜欢被喜欢的人这样子对待。

  “这是哪里?”伊尔迷面无表情。他想知道自己现在在哪里,是怎么来的,这个人绑架他有什么目的。

  “莫里萨西众合国。小伊你抓的我好痛。”兰琴黎哭唧唧。

  莫里萨西?没有听说过。

  “你是谁。”

  “我是小伊的死忠粉兰琴黎,小伊你抓的我好痛。”兰琴黎继续哭唧唧。

  死忠粉?什么意思。

  “你让我来这里有什么目的?”伊尔迷继续问到。

  兰琴黎觉得整个世界都昏暗了,她的小伊竟然以为是她绑架了他,还如此声色俱厉!不开心!

  兰琴黎转了转眼珠子,想了想该如何措辞。

  “嗯...不是我让小伊来这里的。小伊知道穿越吗,就是从一个世界跑到了另一个世界。小伊的世界在我们这里并不是真实存在的,只是一个虚构的作品。”

  “那部作品叫《全职猎人》,小伊也是里面的一个人物。虽然出镜率不高。”兰琴黎喃喃道,“但是我最喜欢小伊了!”

  并不像是假的。伊尔迷判断着兰琴黎的话的可信度,他松开了兰琴黎的胳膊,放开了她。

  兰琴黎一点一点地爬到床上,一边揉揉自己可怜的胳膊,一边偷偷瞄着伊尔迷。

  伊尔迷还在沉思,兰琴黎看到的是伊尔迷的侧脸,伊尔迷头上的呆毛翘着,神情宁静。

  兰琴黎被吸引住了,也不揉胳膊了,再次作死地跑到伊尔迷身边,伸出魔爪。

  又是一阵哀嚎,兰琴黎蜷在床上,抱着自己今日连连受创的胳膊。

  伊尔迷还在思考的时候,突然感到有人接近了他,虽然那人身上没有杀气,但是在揍敌客家的培训让他条件反射地出手了,虽然并不算太狠,但是兰琴黎的胳膊还是脱臼了。

  兰琴黎第一次感到,实现愿望是要付出代价的。

  譬如说,胳膊。

  伊尔迷看着兰琴黎的反应,只要她溢出一点杀气,就立刻解决了她。他看着兰琴黎缓缓张口,手里握着的钉子也已蓄势待发。

  “小伊你冷酷你无情你无理取闹!嘤嘤嘤!我都哭了你快看!”兰琴黎流着眼泪(挤出来的),控诉着伊尔迷。

  兰琴黎的脑回路,并不是一般人可以理解的,更何况是情商低到爆表的伊尔迷。

  兰琴黎看着伊尔迷依然面无表情,尴尬地笑笑,也不装痛苦,索性坐起身,一只手扶着脱臼的那根胳膊,然后一用力,虽然有点疼,不过好歹安上了。

  兰琴黎看着依旧面无表情的伊尔迷,有点尴尬,虽然小伊不在这边的时候每天都妄想着见他,但是真的见到了的时候,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发起话题。

  更别说她还想勾搭到伊尔迷了。

  兰琴黎觉得,她想哭。

  “小伊,想回去吗?”兰琴黎讪讪地笑着。

  伊尔迷点点头。

  “可是回不去的哦。”兰琴黎依然讪讪地笑。

  伊尔迷:“…”面无表情地盯着兰琴黎。

  兰琴黎歪歪头,不知在想什么,片刻后,她说:“不过小伊你在这边的话要住在哪里呢?你又没有这里的货币。”

  这倒是个问题。伊尔迷想。

  他没有这里的钱,对于这里也不了解,虽然这个女孩看起来没有什么危害,不过…伊尔迷想起了她为自己接骨的时候。

  还是得防范。

  兰琴黎整个人都不好了,凭她对小伊揣测了多年的经验来看,小伊应该是更加防范她了。

  我明明表现的很人畜无害啊!兰琴黎在心里哀嚎。

  “那么就住在你这里吧。”伊尔迷歪歪头,对兰琴黎说,“你不会介意的,对吧。”

  伊尔迷释放出来的杀气,如果兰琴黎能感受到的话,可能已经被压制的喘不过来气了。

  可惜这里是莫里萨西,而不是巴托奇亚,杀气不能以实体出现。但是纵然如此,兰琴黎还是感到了压迫感。

  伊尔迷毕竟是杀手,他的气场可不是兰琴黎能够承受得住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