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的时候,校园比社会更恐怖,更凶残,更血腥,因为那是一群没有容忍度的少年,不是吗?

  别问我,这是真实的故事吗?,因为,我已经不想回忆起那一段时光。

  初中的时候,我是班上最受欺负的人。

  每次上课回答问题,我坐下的瞬间,我的凳子便会被一只手拉走,我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同学们见到我这个锉样,都哈哈大笑,连老师也不忘记插一句:“樊凡啊樊凡,你看你能笨死,坐个凳子都能摔倒,你也是千古第一人了啊。”老师的这番话,又引起了同学们的一阵哄堂大笑,有的时候,我坐下后,凳子并没有被拉走,但我又会马上大叫着跳了起来,因为我的凳子上面又多了一排一排的钉子,我便边捂着屁股,边拔钉子,同学们在一旁大笑,我那时唯一的心思是,找个地缝钻井去,永远不出来。

  自习课时,班上的同学都在讨论着,走动在教室里,我则独自坐在教室的角落,望着课桌发呆,纪律委员却会悄声无息走到我的后面,用他那手中的书本敲着我的头,还说道:“你特么的别说话了,上课不能说话,”他说完,又一脚把我踹倒在地,我挣扎着爬了起来,抡起拳头招呼着纪律委员,但迎来的却是全班人的围殴。

  Me更新o最%(快1上f$酷(q匠:网,

  用班费买来的足球,他们却不让我碰,每次我想去和他们一起完足球,他们都用一种冷漠,嘲笑,鄙视的目光看着我,我只好悻悻退去,每次足球被踢坏,班长便会找上我,说我踢足球踢得力气最大,所以要我出钱买足球。迫于班长的淫威,我不得不答应。

  类似这样的事情还有很多,而这一切的源头,便是我的班长黄飞,在一年前,我和黄飞同时喜欢上了一个女孩,她叫李思雨,长相很好看,黄飞知道我喜欢她,便把我准备送给李思雨表白的情书拿了出来,在讲台上念了起来,我在自己的座位上,越听越愤怒,便一把拿起凳子,抡在了黄飞的脑袋上,他一下子便混了过去,当他出院后,便联合班里的人合伙欺负我,我一直忍者,因为,还有一个月,我就要离开这里,开始我的高中生活,和现在这一切说拜拜了,想想就觉得高兴,我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一个月后。。。。。。。。。。

  我吃完了早饭,要去拿录取通知书,走到了校门口,黄飞和我的几个同学站在门口,看到我走了过去,他们露出了凶残的笑容,对我喊道:“滚过来。”我颤颤巍巍的走了过去,黄飞朝着一人喊道,毛,去帮凡哥拿录取通知书,那个叫做毛少年听到黄飞叫他,忙阿谀奉承的去拿录取通知书了,我一听,脑袋一沉,要是让他们拿录取通知书,他们肯定会把通知书烧了的,我努力的向黄飞哀求,求他放过我。黄飞看到我这个样子,似乎很高兴,他蹲下来,一巴掌扇在了我的脸上,顿时,我的脸肿胀了起来,我感觉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炙疼,黄飞打了我一阵后,那个叫做毛的少年手里拿着一张录取通知书,上面隐约可见城南高中四个大字,他把通知书交到了黄飞手中,黄飞看了看手中的通知书,口中道:“不错啊,城南高中,呵,想要这通知书了吗?我哀求的看着他,颤颤巍巍的说道,要,,,,想要,他看了我一眼,一巴掌又扇在了我的脸上,我的脸又是一阵麻木。他狂傲的道,叫声爷爷,把我的鞋舔干净后,通知书给你,我听后,看了看他,又看了看他手中的通知书,一滴泪顺着我的刀削的脸庞流了下来,我咬了咬牙,向黄飞爬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樊凡说:

新书发布,愿各位兄弟姐妹们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