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女子身旁围了一大群的男子,与其说是男子,还不如说是饿狼更为贴切。他们那眼中赤裸裸的欲望,几乎不言而喻。

  确实在这荒郊野外,有这样一位人间尤物也算是大饱眼福了吧。萧萧忍不住偷看了一眼二公子的反应,没想到他依旧面色阴沉,目光冷睿。

  总体来说,这女子与那位诗嫣姑娘几乎不相上下。

  论体态该女子显然要更加妩媚动人,论年龄,这位看上去就略显年长一些,虽然抹了胭脂水粉,依旧能看到她眼角那细小的痕迹。

  萧萧煞有其事的点点头,又摇摇头。这边二公子似有意无意的看了她一眼,一派淡然,看不出有任何情绪的波动。这时跑堂的小二急忙上前招呼道:“两位公子远道而来,一脸风尘仆仆,不知两位是住店?还是打尖?”

  “住店。”二公子简单明了的说道。

  跑堂的小二急忙喊道:“两间上房。”

  二公子却冷冷的说道:“一间。”

  那跑堂的小二略有迟疑便急忙改口道:“上房一间”遂后跑堂的小二走在前面,佝偻着腰,笑吟吟的说道:“两位公子这边请。”

  ……

  琳琅客栈四字苍劲有力,可谓是酣畅淋漓。漆黑的夜两盏红灯笼显得愈发醒目,别有一番风味的农家院落,长满叶子的葡萄架,蜿蜒延伸的走廊隧道。

  惨白的月光偷偷潜入窗内,映出银白色的光亮,房间的床头前萧萧缩成一团瘫坐在地上,终于揭开了哑穴便忍不住抱怨道:“地上好冷哦,不如咱们一起睡吧。”

  萧萧的手腕被细细的铁链锁着,整个人无力的转过身趴在床头,一脸哀怨的望着二公子,可怜兮兮的撇着嘴。心中却将二公子的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

  细看他这才发现,他的身形真的很修长。乌黑深邃的眼眸,泛着迷人的色泽;那浓密的眉,高挺的鼻,绝美的唇形,无一不在张扬着高贵与优雅。

  二公子看了萧萧一眼:“”随即又闭上了眼睛,仿佛萧萧是空气一般。

  萧萧见他不回答也不生气,她早就习惯了这个少爷的冰块脸,这样的反应她反而比较自然。萧萧眨巴眨巴眼睛,眼带笑意的说着:“既然你不说话就当默认了。”

  萧萧慢慢躺在床榻的边缘之处,因为二公子睡在正中间的关系,边缘的位置其实只有很小的缝隙,非常狭隘不说,还有些咯人。

  见二公子并没有直接将自己踹下去,萧萧壮着胆子用臀部挤了一下二公子,他依旧没有反应,萧萧心想莫不是睡着了。

  一个银针悄无声息的出现在萧萧的手中,嘴角泛起得意的微笑,可是萧萧一抬手就被逮了一个正着。二公子冷眸斜视,反手一掰萧萧就听到“咯咯”

  萧萧就感觉自己的手腕已经脱臼了,她愤恨的看着二公子。

  “沙沙”这时外面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还有极为轻的脚步声。却见这时二公子已经一跃而起,站于床榻一侧静待时机。

  一条手指般粗细的花斑蛇,从门缝中进来,蜿蜒爬行速度极快。当它靠近萧萧之时她吓得大叫一声“阿”遂后直接跳到了二公子的身上,双手紧紧搂着他的脖子。

  “下来”二公子冷言道,尽管心中略有微词,可是萧萧还是照做了。萧萧跳下来后,这才想起刚才被自己打开的锁链还躺在那里,随即尴尬一笑。

  见二公子似乎并不为所动,萧萧这才放心,可是她环视四周却见地上什么都没有了,难道刚才是幻觉吗?萧萧怎么想也不明白,刚才明明看到了花斑蛇,可是转眼之间却又不见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阵风将门吹开,萧萧刚要开口说道:“我刚才……”只是她的话还没有说完二公子的人就不见了,萧萧紧追了出去,没见到二公子人影也就罢了,反倒是出来了几个小鱼小虾。管他们身着黑衣,萧萧依旧认出了他们就是这里的老板以及伙计。

  萧萧的武功虽然对付不了二公子那样的高手,可是对付这两个小虾米还是没问题的。三下五除二便搞定了,萧萧笑吟吟的拍拍手。

  萧萧手上把玩着从他们身上抢来的匕首,笑吟吟的说道:“你们可以保持沉默,只是我会问你们一些问题。如果谁回答的慢了,或者是答案不一样的话,我就轻轻划一刀。”

  萧萧笑吟吟的说着,说话间却拿匕首在他们脸上比划了几下。

  "Q更)|新N~最&快‘上酷0匠$+网

  此刻两人被绑的跟粽子一样,几乎完全无法动弹。萧萧的这一套还是跟二公子现学现卖的,不过效果也是极好的。

  “女侠饶命啊”跑堂的小二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他最是禁不住恐吓,急忙求饶:“女侠我们都是被逼无奈才这么做的?”

  “哦,是吗,那主谋是谁?”萧萧扬眉问道。

  “毒娘子,也就是那个在店中聚赌的绝色女子。”老板是一个三十几岁的中年男子,看起来还算老实,他几乎与店小二同时说道。

  “你慢了,所以要受到惩罚。”萧萧依旧笑脸迎人,却见她轻轻在小二儿比划一下,尽管萧萧并没有真的伤到他,却把他吓个半死。

  “呜~呜”店小二儿委屈极了。

  “毒娘子是何人?有何背景来历?”萧萧继续问道。

  相传毒娘子是百花谷之人,毒娘子的师傅就是大名鼎鼎的,鬼医尝百草。百花谷一个极为神秘的地方,相传那里百花盛开极为艳丽,然每一株花都带有奇毒。

  鬼医尝百草师承药王谷,据说现任药王谷然翁医仙是其师弟,虽传闻两人为争谷主之位一直不和,可毕竟有同门之宜,一般人轻易不敢招惹。

  ……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这一夜萧萧睡得格外香甜,晨曦之光悄然而入,一张安静的睡颜格外安逸,嘴角扯出一丝甜美的微笑。

  “你睡得可真难看。”二公子冰冷的话语传入耳畔,萧萧吓得从床上跌了下来,一脸囧样的揉了揉臀部,抬头望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