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稚女无辜

  这个季节的天气就像是娃娃的脸,说变就变总是让人捉摸不定。这不刚才还晴空万里,瞬间便乌云密闭阴沉沉的了。

  “嘶”萧萧蹦蹦跳跳却没注意到路边的小石子,一下子就扭伤了脚。暮子扬疾步上前,捏了捏她的脚很细心的问道:“怎么样?还疼吗?”

  萧萧很诚实的点头应道:“有一点”

  暮子扬将萧萧背了起来,却忍不住抱怨着说道:“谁让你不好好走路的,现在知道疼了吧。你这么大的人了,怎么一点事也不懂?”

  萧萧趴在暮子扬的悲伤,心安理得的说道:“你说话的口气怎么跟雪鸢姐姐一样,你是不是喜欢我姐姐啊。”

  “你胡说什么?”暮子扬嗔怒道。

  “我才没有胡说,我都看到了,你经常去找姐姐讨论学识,你一定很喜欢她吧。”萧萧笑吟吟的说着。

  “不跟你说了,一个小孩子家家不许胡说八道。”暮子扬言道。

  “好,我不说就是了,反正你自己心里清楚就好。”萧萧欢喜的说着,遂后两人便陷入了长长的沉默,不多时就传来萧萧均匀的呼吸声。

  最L新(1章el节上8酷匠1网K

  ……

  许是下午睡够了,晚上萧萧毫无睡意,她翻来覆去睡不着。

  雪鸢言道:“你怎么了?”

  萧萧言道:“姐我睡不着,我们说说话可好。”

  雪鸢忍不住打了一个哈欠,却依旧耐着性子问道:“你说吧,你想要跟我说什么?”

  萧萧言道:“姐,你喜欢暮子扬吗?”

  雪鸢言道:“小孩子家胡说八道什么,没事不要整天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萧萧言道:“姐,我求求你了,你就告诉我吧。”

  雪鸢又连续打了两个哈欠道:“好了,睡觉吧。”不多时便传来雪鸢均匀的呼吸声,萧萧却双目炯炯有神,毫无睡意可言。

  (三月中旬,春光明媚,微风吹动,阵阵花香四溢。今年的海棠开的极为艳丽,尤其是暮府锦绣园内的海棠,远远望去,此起披伏宛如花的海洋。)

  清晨,萧萧迈着轻快的步伐在园中跑步,却见不远处七八个丫头婆子,匆匆而来。看他们气势汹汹,萧萧心里隐隐有些不安。

  他们去的方向不正是自己居住的孤院吗?

  顾不得那么多,萧萧急忙回去,却见几个丫头婆子在屋子里翻箱倒柜,似在寻找什么?当她们掀开被褥之时,一个色泽莹润成色极好的玉镯就这样惊现了。

  商嬷嬷从外面走进来大喝一声:“将这两个手脚不干净的贱蹄子给我抓起来严刑拷问,直到他们招认为止。”

  “啪啪”一声声鞭打,听得人心惊肉跳的。

  “我没有~啊~我真的没有~偷东西”雪鸢不断的哀求着。

  萧萧的被两个五大三粗的婆子压着,身上被绳索捆的跟个粽子似的,嘴巴也被粗麻布塞着。萧萧只能用她狠厉的目光看着他们,心中充满了恨意。

  雪鸢的身子骨原本就若,哪儿里经得住这样的拷打,不多时便昏迷了过去。

  商嬷嬷:“好了,换一个拷问。”

  萧萧嘴巴的麻布刚被拿去,就听她说道:“那东西是我捡的,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要杀要打尽管放马过来,这一切都跟我姐姐无关,你们应该马上放了她。”

  “好,你既然承认偷盗,那我自然会放了无关紧要之人。”商嬷嬷嘴角浮现出浅浅的微笑说道:“在暮府偷盗乃是大罪,不仅要受鞭策之行,而且你的祖籍将被驱逐,永世不得再踏入暮府一步。”

  “随便你们,我萧萧一人做事一人当。”萧萧大义凛然道。

  “很好,开始之行鞭策之行,遂后扔进柴房,听后发落。”商嬷嬷道。

  “嘶”“呼”一声声鞭策的声音,响声震天。萧萧的身子原本就很瘦小,此刻看起来就宛如风中飘絮,岌岌可危。“嘶,嘶,嘶”……。

  入夜,萧萧浑浑噩噩的睁开眼睛,浑身酸痛难耐,偏偏这时肚子却不争气“咕噜咕噜”的吵闹了起来。

  “噹噹,萧萧,萧萧,我是子扬你听得到吗?”门外传来暮子扬的声音。

  柴房的门是紧锁着的,萧萧慢慢挪动着身躯爬过去,从门缝依稀可见暮子扬清秀的身影。萧萧微弱的声音道:“姐姐,姐姐呢?”

  “她虽然受了伤,但都是皮外伤,上了药已经没有大碍了,养几天也就没事了。倒是你,你怎么能承认偷窃呢?这可是大罪,你怎么就一点也不担心呢?你脑子到底在想什么,怎可这般糊涂?”暮子扬焦急万分的说着。

  “我,我,没事,你有,有吃的吗?我饿了。”萧萧微弱的声音断断续续的。

  “诺,这个给你,听说你最喜欢吃绿豆糕特意给你买的。”暮子扬道:“这两天族里的长老就会过来商讨此事,你先不要想那么多,好好养伤才是重点。”

  “呵呵,谢谢了。”萧萧伸出纤细的有些骇人,几乎只剩下皮包骨的手。

  “好好照顾自己,我会帮你想办法的”暮子扬急匆匆的说道:“我要走了,一会儿守门的婆子该来的,你要好好照顾自己。”

  暮子扬将一些金疮药和治伤的药塞进门缝里便匆匆走了。

  入夜,屋内伸手不见五指,窗外却人头蹿动,小声嘀咕着什么?“赶快动手,千万不要被别人发现了。”那些人的声音虽然不大,萧萧却听得清清楚楚的,是府内的一个下人名为冯世杰。

  此人的声音极为有特点,嗓音尖细呱噪极为难听,大家都叫他“疯子”。疯子是一个典型的小人,吃喝嫖赌样样俱全。

  “行动时手脚麻利点,可千万别留下什么蛛丝马迹,让人寻了破绽。”这个声音萧萧不太敢肯定,依稀可以辨认为管家宋仁。

  萧萧明显的感受到,有一个人将自己拎了起来,横跨在腰间一路快速的奔跑。一路颠簸萧萧非常难受,待到那人停下来的时候,萧萧趁机咬住他腰间的肉。

  那人手一松,萧萧便立刻跳了下来,开始向远处逃去。

  萧萧根本不知道自己在那儿,四周一片漆黑不说,这里萧萧更是从来没有来过。刚才来时之路萧萧也没能记住,只能抹黑乱跑。

  “啊”萧萧感觉自己一脚踩空,整人就直直的跌落下去,那深谷似深不见底……萧萧恐惧的声音一直在山谷中回荡不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