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子夜空中,一轮皎洁的上玄月,为整个小镇徒增几分神秘的银纱素缕。简洁木屋中,一个清瘦身影,迎窗而坐,书桌前一缕墨香飘过。

  女子面容姣好,却略显疲惫,尽管已暮发苍苍,却依旧气质如玉,温润婉约。相较当年之意气风发,反而愈发沉稳,莹白纤细之手腕,提笔写道。

  红袖闻馨香,洒落一笺。莹莹烛火,梦之魂牵,萦绕于心间,魅惑温柔纠葛几世的缠绵。眉梢,清愁紧蹙,无边思念迭起;心间,飞花穿庭,一江春水横波。

  落笔,晶莹之泪水,潸然落下。

  …正文…

  话说当年,逍遥子真乃是武林至尊,当今世人无人能与之睥睨。

  其中最为人津津乐道,莫过于龙门峡一役。逍遥子一人对战当今江湖十六位顶尖高手,那场面何其壮观……。

  茶楼里闲来无事说书之人正是说的热闹,引来满堂喝彩。

  一顶绿榕鹅毛帽下明眸善睐,顾盼神飞,其名萧萧。一身灰布衣衫,尚算整洁,娇小之身躯迎风立于茶楼外,讲到精彩之时亦是忍不住,雀跃欢呼。

  街道上人来人往,车碾声,叫卖声,嘈杂声源源不绝。

  缥缈,如梦似幻的乐章,似有若无传入耳畔。细究之下,依稀可寻。萧萧一路追寻,侧耳细听,宛如天籁。

  只见不远处如仙人下凡般的派场,笙箫乐章,喜闻乐见之人比比皆是,乌泱泱的人群,几乎将街道围的水泄不通。

  “不知发生何事,竟这般热闹?”萧萧不禁好奇的问道,原是想要一看究竟的,无奈年幼身子矮小,实在是看不出个究竟。

  “据说是仙人下凡,有金童玉女伴行,个个出尘脱俗,白衣飘飘,不惹尘埃。”看热闹之人兴奋的说着,一直跟随人潮涌动。

  (开元570年二月下旬。)

  一座偏僻的孤院,四面漏风的瓦房,不时传来的咳嗽声。窗外寒风凛冽,鹅毛般的雪花飘飘洒洒,时而急转直下,时而如蝴蝶盘旋起舞,美不胜收。

  萧萧言:“姐,你冷不冷?”

  雪鸢言:“闭上眼睛睡着了自然就感觉不到冷了。”

  寒冷的夜晚,两个孤苦伶仃的孩子,却只能彼此依靠互相取暖。黑暗只是一时,光明终会降临。仿佛是感知到这对姐妹的苦楚,外面的雪渐渐的停了。

  街道上行人萧索,刺骨的寒风吹过,只听“哗啦啦”,那树枝上的积雪便禁不住掉落下来。来往之行人脚步匆忙,“咯吱咯吱”声声作响。

  远远望去,整个世界仿佛披上了白色的霞衣,银装素裹分外好看。

  不远处炊烟袅袅,一缕幽香伴随着微风,似有若无。

  小城中,最早开门的就属福记包子铺了,鲜明的招牌极为乍眼。雾蒙蒙的白色气体从蒸笼里源源不绝偷跑出来,香喷喷的气味,让人垂涎欲滴。

  这乌蒙蒙的天,还将亮未亮之际,福婶便张罗着忙前忙后。福婶一边忙着伙计,一边与萧萧闲聊着:“这般早怎的不多睡会儿。”

  福婶乃是福记的老板娘,年芳三十出头,身形略显丰腴,为人爽朗,最是心直口快之人。暑来寒往,福婶接人待物皆是笑脸迎人,每每遇上熟识之人总能聊上几句,故而福记的生意总是客聚如潮。

  萧萧认真以对道:“一日之计在于晨,若一味只是贪睡岂不辜负如此美景。再者福婶也很早,俗语言早起的鸟儿有虫吃,萧萧自是不敢懈怠。”

  福婶笑吟吟的看着萧萧言道:“真是灵巧,以后该叫你小学士了。”

  萧萧灵动的眸子微微转动,眉笑眼开的说道:“这些都是雪鸢姐姐教我的,雪鸢姐姐耳聪目明,诗书礼乐更是样样精通,她才当之无愧。我从小耳濡目染,不过是雕虫小技罢了,不值一提。”

  福婶用油纸将包子抱起来,递给萧萧说:“两个包子一共三个铜钱。”

  萧萧从满是补丁的灰布棉衣中翻出了两个铜板,小嘴吧唧了一下有些尴尬的说道;“算了,我还是只要一个吧。”

  福婶看了一眼,笑吟吟的说着:“今日你是第一个客人,所以特别优惠,两个包子只收你两个铜钱就好。”

  萧萧感激涕零道:“谢谢福婶,您真是一个好人,将来一定会有福报的。”萧萧刚要转身离去,却听福婶道:“雪鸢今年该有十三了吧?”

  萧萧心直口快的说着:“姐姐较我年长三岁,如今才十二。”

  福婶笑言道:“你看福婶年纪大了,记性也就不好了。呵呵。”

  萧萧:“……”

  风雪虽止,可积雪却有一尺有余。

  黑白分明的眸子,如山涧水般清澈见底,被冻的通红的鼻子,薄薄的唇轻轻呼出乳白色的气体。萧萧笨拙的小小的身躯,一步一步艰难的前行,留下一串小小的印记。

  远远望去,在院落门口一个少女笔直而立,身姿极为单薄。虽身着粗布麻衣却依旧面容清丽,五官精致,一对耳朵被冻的通红,眼巴巴的站在那里盼望着。

  “姐姐”萧萧笑眼弯弯,扬手拿出怀里的包子,像是在炫耀自己的战利品。

  “冷不冷”雪鸢双手捧着萧萧的手,哈了几口哈气,用手搓了搓带着几分微嗔的语气说着:“都跟你说了不打紧,这鬼天气,你还非要出去,害的我也要跟着提心吊胆。”

  萧萧捏着耳朵,调皮的作出鬼脸来道:“我以后都听姐姐的就是了。”为了显示自己的真诚,萧萧伸手就要发誓,却被姐姐拦住了。

  雪鸢嗔笑一声,亲昵的挂了一下她的鼻子道:“傻丫头,这誓言可不能乱发的,神明都在看着呢,你就不怕闪了舌头。”

  萧萧闻言顽皮的吐着绯色的舌头,古灵精怪着呢。

  酷*匠hY网◇&永@久A。免费看R小说

  “嘶”雪鸢只觉得头部被什么击中,她摸着后脑勺,明显感觉有凸起之感。

  “好痛啊”萧萧的腿也被一个小石子打中了,萧萧下意识的环看四周怒道:“背后偷袭算什么英雄好汉,简直就是恬不知耻。”

  “你说谁呢?”很快便有人迫不及待跳出来了,那是一个八九岁的女孩。只见她梳着精巧的双环鬓,一对粉色的蝴蝶头面灵动至极,尤其是上面镶嵌的珍珠,颜色亮丽饱满,与那对珍珠耳环搭配的极为相得益彰。粉色的锦缎棉衣,华贵无比。

  “暮月华,我说谁谁心里清楚。你这是做什么,不打自招吗?”萧萧毫不含糊,双手叉腰架势十足。暮月华乃是暮府的嫡出千金,其母乃是暮府的当家主母,从小娇生惯养,任性蛮横。

  “小杂种”暮月华神气活现的说道,眼中充满了鄙夷之色。萧萧立刻就怒了,只见她双眼通红,一巴掌就打在暮月华的脸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痞子蚂蚁说:

请多多支持小蚂蚁,这一篇主要以回忆录的题材,讲述了一段由武侠背景为题材的爱情故事。青涩的初恋,虽然不够完美,可是却干净无暇,没有掺杂任何的物质,一心追寻武侠道路的年轻男女,为了理想而不断拼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