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眼下宁愿多遭点罪也得确保把这窝气候收拾干净,何况又有这么个机会。

  到了傍晚,来换岗的人到了,在这儿看了一天的人们都回去休息了,沟底依旧架起了火堆,一伙人围着火堆闲聊扯淡。

  一连三天没出现情况,就连周父都不自觉的放松了警惕,天色渐渐暗了下来,火的光线有限,照不出沟底的全貌。

  就在大家伙以为又要熬一夜的时候,异变突生,洞口的火忽然被洞里推出来的泥土压灭了一大半,紧接着从洞里窜出来四五只气候,众人大惊。

  纷纷抄起家伙事警戒起来,这次武器比较齐全,有柳叶刀,土枪,长柄斧子等。

  手里有了硬家伙事,底气就壮,一伙儿人聚集过来,团团围住了这四五个气候,手里的武器都指向了聚在一块儿的气候,看得出来这三天的烟熏不是一点成效不见,气候身上的毛皮都有些暗淡,虽然还活着,但一看就很虚弱。

  正是除掉他们的好时候,众人也不等招呼,手里的家伙事纷纷砸了过去。

  三下五除二就解决了这四五个气候,就在众人心里松了口气的时候,猛听一声惨嚎从人圈外围传了过来,周父一惊,回头看去,见一个中年人捂着喉咙躺在地上,眼看活不成了。

  这一变故引得众人大惊,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周父略一思索,吩咐众人背对背站成一圈,警戒起来。

  而他自己手脚不停的把差点儿被土压灭的火堆又撩拨的烧了起来,光线一下子强了,周父也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手用柴火做了几个简易的火把,分给几个小伙,一伙人打着火把背对背的转悠起来。

  走出不远,看见地上有一个刚被挖出来的洞口,周父心道:不好,看样子这窝气候用了三天时间挖通了地道,跑了出来,好在这是沟底,凭肉体的力量是爬不到顶上去的。

  但眼下这近三十口子人还在沟底,而且跑出来的气候都不知道在什么地方藏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出手偷袭,看捂着喉咙的那个中年人,这窝气候出手歹毒无比。

  周父还真佩服这窝气候,居然会用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计谋来引开众人的视线。

  不过再怎么说这里也是人比气候多,而且手里都有家伙事,就不信这么多人还斗不过一窝畜生。

  发了狠心,周父不由的加快脚步开始在沟底转悠,期待着能找到气候的聚集地,一举歼灭。

  此时的周父手里的家伙事可是一只村里公认的好枪,引火帽都已经装好,就等着勾动扳机发射了。

  更新{最快上g¤酷#d匠网|《

  转悠了一阵儿,正在周父为没有发现而气恼的时候,不经意间一抬头,猛见一个有一人多高的犄角旮旯里有一堆红色的亮光,仔细看去,是有十多只气候聚集在一个凹处。

  难怪找不到,原来都藏在这里。

  周父赶紧让后面的招呼人手,十多只气候这几个人可不敢保证能一举歼灭。

  身后的小伙刚开口喊了一声,听人群那儿又传出来一声惊呼。

  远远看去,那边儿居然也有一堆红色的亮光,周父心里一惊,没想到这窝气候居然有这么多只。

  看来今晚还真是危险,好在人都背靠背的围成了一圈,倒是不担心被偷袭。

  周父知道人群那里是不能指望了,眼下只能靠这几个人来对付这十多只气候了,想到这儿,周父的枪口一抬,一枪就朝凹处的气候打去。

  枪声在沟底的回声特别大,震耳欲聋,开完一枪,周父凝神一看,居然一只都没打中,而且还有几只已经从凹处跳了下来。

  跳下来的都是体型较大的,留在凹处的都是体型小的,跳下来四只气候,此时正伏在地上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好像在求救一样。

  周父没有犹豫,反拿枪身,一枪托就朝其中一只砸去,边儿上的几个小伙儿也都反应了过来,手里的家伙事都招呼了上去。

  一个照面就剩下一只气候还活着,就在周父他们要乘胜追击的时候,却猛听到人群那边儿传来歇斯底里的惨嚎。

  周父顾不得再追,回头一看,借着火光看到了匪夷所思的一幕,一群人背靠背围成一圈,中间就有一块儿空地,几只气候不知道什么时候爬上了一边儿的岩壁,借着高度跳进了人圈里的空地,三两下就冲散了人群。

  人一乱,立马扑上来近二十只气候,在人群中撕咬,人都鬼哭狼嚎的乱作一团,有几个机灵的组成一个小团体抵抗着。

  可大部分都被吓慌了神,只知道乱跑,根本不知道还击。

  顷刻间就有三四人被气候撕咬倒地,周父眼圈一红,让身边的几个人收拾了这十几个气候,朝人群狂奔而去。

  距离不算远,大概离着有十五六米的样子,转眼间就赶到了,就见周父一枪托把一只跳起来眼看就要咬到一个人喉咙的气候像打网球一样打飞出去。

  接着大喊:“别慌,都到我这儿来。”

  大家伙一看是周父赶到了,立马聚集在了周父周围,而一群气候也停住了脚步,虎视眈眈的看着围在周父周围的人群。

  这样一来,两帮只见就出现了一块空地,之前被撕咬倒地的几个人还有有气儿的,此时还在挣扎,可没人敢上前去救援。

  一群人跟一群气候就这么对峙起来,双方都忌惮对方的实力,都不敢贸然发起攻击。

  正在僵持阶段,周父看一边儿还在燃烧的柴火已经快烧完了,猛的想起了老人的嘱咐,从布带里掏出那块拳头大小的黑色东西扔进了火中。

  黑色的东西遇火既燃,冒出了黑红色的烟,一股奇异的味道传了出来,有点臭,又有点香,很矛盾,说不上是个什么味道。

  但显著的效果就是这窝气候一闻到这个味道都开始焦躁不安起来,周父这边儿也不敢擅动,有僵持了一会儿,烟越来越大了,味道也越来越浓,那群气候终于忍不住了,后面的几个掉头就跑。

  前面领头的几个可能是感觉到了后面的跑了,也都越发焦躁不安起来,周父一看出现破绽,嗷的一嗓子喊出来,接着就身先士卒的冲了过去,身边的人此时也都反应了过来,嗷嗷叫着朝气候扑过去。

  这群气候本来就已经被气味迷惑的焦躁不安了,此时又见一群人冲了过来,不敢力敌,转身就跑。

  周父示意拿土枪的开枪,几个拿土枪的就闪出人群,瞄准,扣动扳机。

  这次没有出现跟周父一样的情况,随着枪声,一连倒下了七八只气候,周父一伙人一鼓作气把气候都赶到了一个旮旯里。

  气候都挤在了一起,周父让大家都停了下来,俗话说得好:狗急跳墙。

  万一冲过去的时候再有人手的夭折就得不偿失了,眼下这窝气候是完了,除根是早晚的事,所以也不急在一时。

  人群把气候堵在旮旯,但又一时不敢过去,旮旯里光线昏暗,只能看见一堆红色的像是小红灯笼似的东西。

  周父让人取来了柴火,火种,就地架起了火堆,随着火堆的燃烧,旮旯里的气候就越发往里挤在一起。

  周父看他们都挤在一起,粗略看看得有十三四只,颇为壮观,悄悄的把拿土枪的都叫在了一起,吩咐他们装填好弹药,一会儿争取一举把气候们歼灭。

  在周父的安排下,拿土枪的都装填好弹药,周父示意,人群闪开了一道缝隙,黑洞洞的枪口指向了挤成一堆的气候。

  枪响,气候倒地,这个时候气候们也都反应了过来,知道这么下去肯定是必死无疑,都着急想冲过来。

  但第一个人开完枪,撤开装填,紧接着第二个人又补上,轮番下来,一群气候总算是全被撂倒。

  外围的气候身上都被打烂了,人群一看气候们都完了,一伙人就要上去捡气候的尸体。

  周父赶紧把他们拦住,这窝气候太狡猾了,谁知道他们是真死还是假死,犯不着去冒这个险。

  接着周父从火堆里取出一些正在燃烧的柴火扔了过去,又从包里拿出一个小罐子,也扔了过去,罐子里装的是火油,遇到火就猛烈的燃烧起来。

  果然不出周父所料,气候堆里果然翻腾着几个还活着的气候,一直没发出声音的气候此时可能也知道自己要被灭种了,发出了一阵阵悲惨的哀鸣。

  周父吩咐大家闪开些,直到几只翻腾的气候再也不动了,周父让大家用土压灭了火,让人去收拾那窝气候的尸体。

  被偷袭倒下的人都已经没气儿了,无一例外的都是被气候扯断了气管,死的很惨。

  周父吩咐几个人把死去的人尸体收拾好,就带着剩下的人朝最开始发现气候的地方走去。

  那里还有火把的光亮,远远看去,好像最开始跟着他过去的几个小伙都守在那个凹处下面,凹处的气候都还活着,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