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父此时正在研究那个洞口,只见洞口已经被磨的油光水滑了,周围还有微微的爪痕。

  此时太阳已经升起了很高,周父拿着铜镜反光观察洞里的情况,可洞很深,铜镜反光有限,看不清里面是怎么回事,正在周父跟铜镜较劲的时候听到小伙儿在喊。

  周父就走过去看是什么情况,结果看到骨头后周父心念一动,捡起了已经被甩落在地的骨头,不顾淤泥的肮脏,用手把骨头擦拭出来,仔细一看,像是人的骨头,而且还是孩子。

  周父纳闷,就把这块骨头装进了自己随身背着的布包里。

  接着一伙人把尸体都运送上去,也都一个接一个的爬了上去,用小伙儿的话说:“这个鬼地方一分钟都不想多待,干完这事儿一个星期不用吃饭。”

  到了上面,周父跟老人说了下面的坑里有骨头,像是人骨头,老人听了没有吱声,摆了摆手招呼大家往回走。

  一行人把尸体运回了村,尸体的家人自然是哭的死去活来的,老人这时候发话了:“先都别急着哭,亡者以亡,眼下还得商量商量这丧事,活着的人还得继续活着不是。”

  村里几个有威望得老人都出头表示村里每家每户都帮衬点儿,先把尸体葬了再说。

  周父没心思管这摊子事,满脑子都在想那窝气候,有老人在主持,周父也就乐得清闲,一个人先回家了。

  因为昨天周父差点死在皮猴山,大家伙也没多说什么。

  回到家里,周父敏思苦想对付这窝气候的方法,可想来想去也不得要领。

  一直到中午,老人忙活完了回来吃饭,看周父茶饭不思,就开口道:“你是在是在下面发现了什么?”

  周父:“我看见了一个有水桶粗细的洞,看得出就是那窝气候的洞,可不知道该怎么弄。”

  老人一听来了兴致,详细问了问洞的情况,听完后一拍大腿道:“行了,有法儿治这窝气候了。”

  周父大喜,忙追问。

  老人:“传说皮猴山的的洞都是相连的,山上三个皮猴洞,清初时候有皮猴害人,曾有人在山腰的皮猴洞架起了柴火烧洞,要熏死那窝气候,可火烧了一天,山顶的两个洞都冒出了烟,事后那窝气候一点儿事都没有。”

  周父一下子明白了:“这么说只要把三个洞都堵死,在沟底的洞口用柴火烧洞就能熏死那窝气候?”

  老人笑着点了点头。

  周父大喜,饭都顾不上吃就出门召集人手去了。

  一会儿人就到齐了,那个年代的人心都很热,有什么事儿只要有人开口,基本被拒绝的可能性不大,这次来的人很多,有近八十人,周父开始分队,分成了四队,并告知任务,准备辣椒,柴火,铁锨,镐,下午两点在这里集合。

  人都散去后,周父很是兴奋,回屋打算家伙事,被老人叫了过去,问了问周父的计划,从屋檐下掏出一块有拳头大小,黑色的东西给了周父,吩咐他如果出现什么意外,就把这块东西扔火堆里。

  周父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但既然是老人吩咐的,拿着就没错。

  下午两点,一排小推车停在周家门口,车上装着柴火,辣椒,周父看人到的差不多了,没推车的都扛着工具,就带着人浩浩荡荡的朝皮猴山出发。

  到了地方,三个队都朝各自的目标而去,周父带着推小推车的队伍来到了山沟处,把车上的柴火辣椒都掀到沟底,人再下到沟底把柴火辣椒都搬到了那个洞口处。

  就此等了起来,一直等到其他三个队的人都到了,才开始点火。

  那三个队里每个队都有一个石匠,周父之前就嘱咐过,到了洞口用石头把洞口堵上,但要留出小洞,大小不超过拳头就行,一直到把整个洞都堵死。

  此时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火马上就烧了起来,周父看火烧旺了,就吩咐人往里扔辣椒,并用带来的扇子轮流朝洞里扇。

  一直烧到晚上七点多,洞里一点儿动静都没有,周父心里有点没底,但没什么好办法,只能继续烧,一大帮人都在沟底看着火,周父就吩咐回去了五十多个人,只留下了不到三十个人在这儿等着。

  火烧到了后半夜一点多,快入冬了,山里的气温又较低,虽然有火,但会出现火烤胸前暖,风吹背后寒的现象,周父吩咐又升起了一堆火。

  就这么烧着又过去了两个小时,一帮人都已经极度困乏了,接连忙活了两天,今天晚上又熬到现在,又受不来困的已经在火堆旁边猫起了觉。

  周父坐在离火堆不远的地方看着洞口,也有些犯困,刚想起身走动走动驱驱困意,就在这个时候,洞里猛的窜出来一只比家养的狼狗体型要小一些的不知道叫什么名字的东西,对着周父坐着的位置就扑了过去。

  周父一惊,就地一滚,险险的躲了过去,那东西落地后也不跑,眼睛冒着红光瞪着周父,嘴里不断发出威胁的呜呜声。

  周父明显没想到这东西不怕火,还能穿过火苗窜出来,一时狼狈,起身手忙脚乱的从布包里掏出铜钱剑,拉开了架势。

  此时两堆火堆旁的人都惊醒,纷纷起身手持着工具把这个东西团团围住。

  酷|v匠w网正2z版、!首(发√

  这东西可能知道自己跑不了,发狠了,腿一蹬又朝周父扑过去,周父没敢硬碰,一闪身用手里的铜钱剑劈了一下,可这东西落地后毫发无伤,铜钱剑本就不是对付这东西的,伤不了它也在意料之中。

  可周父当时手边没有工具,只能把铜钱剑掏出来应急,一个眼疾手快的小伙抄着铁锨朝那东西砸过去,这东西很灵活的躲了过去,反倒在小伙腿肚子上挠了一爪子。

  小伙嗷的一声跪倒在地,穿着的毛裤都被挠坏了,好在被人拽了起来,那东西已经对准了他的喉咙,再慢一步说不定会出什么事儿呢。

  周父一挥手示意大伙儿都散开,一帮人退了几步,用人墙把周父跟那东西围在了中间,周父收起铜钱剑,接过一旁递过来的铁锨拉开架势一铁锨就朝那东西砍过去。

  那东西朝一边儿躲去,可周父是虚晃一招,手里的铁锨不等落地就变换方向朝它后腿砍去。

  那东西没防备周父会中途变招,被铁锨砍了个正着,周父这一铁锨虽然没用全力,但也砍的那东西后腿露出了白花花的骨头,马上就又鲜血染红。

  周父一击得手,没有犹豫,手里的铁锨又带着风声朝头上砍去,那东西就地一滚,躲过了周父的铁锨,但刚好滚到了人墙的攻击范围,被一把镐头当胸钉了个对穿。

  可见下手的人使了多大的劲儿,那东西爪子扒了两下地,就此不动了,周父试探着用铁锨捅了它几下,确认它已经死了后,仔细看了起来。

  这东西虽然跟狼狗长的很相似,但前腿明显短,而且比狼狗小了一号,嘴里的牙也跟狗不一样,犬齿更加突出,更大。

  根本没人认识这是什么,周父看到这东西嘴上还沾着已经干了的沙泥,而且就在嘴附近有,到了眼睛前面就很干净了。

  周父一想,这东西果然通人性,竟然还知道通过湿润的泥沙过滤呼吸,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得亏发现的早,要是真被这东西发展起来,成了群,估计就没人能治得住它们了。

  眼下还是得想个万全之策,要是再被这样偷袭,难保不会出现人命。

  周父略一思索,把剩下的人分成了三队,轮流看着洞口的火,八九个人足够看住洞口了,剩下的都围在另一边儿的火堆处休息,一个小时换一次人。

  安排好后,周父来到了受伤小伙休息的地方,查看了一下小伙的伤口,这么会儿的功夫,小伙伤口已经红肿起来,而且流出来的血都是紫黑色,周父知道那东西的爪子上肯定有什么毒,不能怠慢,就安排了俩人送小伙回去找老人治伤。

  那个年代没有西医,而先生就兼职着村里大夫的角色,有个头疼脑热的都会去先生家里讨服草药。

  看着小伙被伙伴送了上去,周父又回到了洞口处坐好,经过刚才的一番惊吓,已经完全没了困意,看这个东西的样子,估计还得烧不短一段时间。

  一直烧到天亮,沟里的柴火已经烧了大半,周父安排人回去喊人送柴火,并顺带把人叫来换换岗。

  等了近两个小时,村里昨天晚上没熬夜的又来了近三十号人,柴火也已经拉来了。

  火继续烧,这一烧,就烧了整整三天,这三天周父除了困极了的时候会去眯一觉,大部分时间都在洞口看着,以防出现什么意外。

  这三天里也没出现什么情况,洞里再没窜出来东西。

  皮猴山顶的三个洞口从第二天就开始冒烟了,这就表示烟已经灌满了皮猴洞两天两夜了,这气候也不知道都这么样了,死了没有。

  可眼下是不敢怠慢的,这次再不除根,恐怕不到这窝气候成气报复的时候,就再找不着它们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