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饭是一件很奇妙的事情,其实说白了就是让白事儿这家的客人去你家吃顿饭,俗话叫伺候客,北方农村的农民多豪爽之辈,伺候客最好的方式就是喝酒,在家里喝倒了,那就是伺候好了,虽然有酒后失德之辈,但不耽误主家尽心尽力的伺候。

  #最@O新章节{$上N酷/‘匠6网oN

  那个年代生活水平不好,饭后回到白事儿主家客人们会聚在一起讨论谁家饭菜做好的。

  但如果一个会里你不给别人代饭,你趟事儿的时候人家也不给你代饭,还有主动要求代饭的,因为怕自己趟事儿没人帮忙,而白事儿这家就会找跟自己比较好的,或是家境比较富裕的。

  白事儿还有很多规矩,以后会慢慢讲到,这里就暂时按下不表。

  这里跳井死这位正好跟家里是一个会,太爷自然是要过去看看的。

  到了他家,家里已经设了灵堂,太爷依规矩进门磕头上香,孝子孝女已经哭成了泪人,家主也是愁眉不展的闷头抽烟,太爷就起身转悠到了尸体旁边,趁着没人注意时候偷偷掀起了盖尸体的白布,那时候家里设灵堂是有帐子的,其实就是用一块白布隔开死者,死者安放在白布后面,白布前面是死者的牌位以及贡品,也就给了太爷偷看的机会,传言被鬼迷死的枉死鬼死后尸体的脑门是会变黑的。

  太爷看了一眼尸体,果然脑门有淡淡的黑色,定然是枉死无疑,死人死后亲近的人是要用湿布为其擦拭身体的,好让其干干净净的投胎,太爷没动声色,转悠到了院子里去找主事的询问有什么要帮忙的,然后就跟着帮忙的去县城买白事儿要用的东西了。

  一直忙活到傍晚五点多,太阳已经西斜了,太爷见忙活的差不多,用不到人手了,就告辞回家,孝子孝女是要在灵前守灵的,要守整整一夜。

  顺路去拿了鱼,这鱼其实是村里好抓鱼摸虾之辈抓来养着自己吃的,不过前几天被太爷知道他家里有鱼,就早早就跟他定好了要拿一条。

  回到家,意外的看见还有一大块肉,一个肘子,原来村里刚好有人杀了一只病猪,太奶就去割了肉,买了肘子,准备晚上让太爷跟一鞭子好好喝一顿。

  见太奶已经把菜准备的差不多了,太爷就在太奶的指点下从鸡笼里抓来了下蛋不好的一只鸡,磨刀霍霍。

  太奶也已经烧好了水,一会儿的功夫就收拾好了白条鸡,就等一鞭子来了就开始做了。

  一直等到天黑,也没见一鞭子的身影,太爷有点着急,就打发爷爷去叫,爷爷就一路小跑,朝一鞭子家赶去。

  那时候除了逢年过节,基本一年到头见不到点肉腥儿,此时看太爷又是杀鸡又是宰鱼的,孩子自然就馋的口水连连,恨不得马上就开吃,有动力,自然干活的时候也就卖力气。

  可气喘吁吁的到了一鞭子家,大门紧锁,一鞭子的媳妇跟女儿都不在家,爷爷左右邻居打听了一下,都不知道去哪儿了。

  扫兴而归,太爷也有点坐不住了,按说就算下地此时也应该回来了,何况此时天已经黑透了,即使在地里干活也什么都看不见了。

  又等了一会儿,依然不见一鞭子,太爷盘算了一下说:“开始做,要是做好了再不来,估计也就不来了。”

  太奶就开始掌勺做饭,刚烧热了锅,油还没放,外面就传来了推门声,太爷出院子一看,来的正是一鞭子。

  让进屋里上了炕,炕上早早放好了饭桌,姑奶跟太奶在地下忙活,爷爷跟太爷随着上了炕,茶壶里续好了热水,闲扯了一会儿,第一道菜上桌,太爷就跟一鞭子开始了推杯换盏。

  家里有客人吃饭也是有规矩的,就是男人喝酒,女人不能上桌,只能等男人们吃饱喝足,饭菜撤下去,男人们开始喝着茶水聊天时候女人才能在底下吃一口。

  上菜的顺序也是有讲究的,俗话说一鸡二笋鱼收尾,说的就是家里来了客人,第一道菜要上鸡,第二道菜要上发好炒出来的干笋,后面有多少道菜接着再上,但前两道是一定要这么上的,最后上鱼。

  等鱼上来了,客人也知道菜上齐了,喝了杯中酒顶多再喝一杯就差不多了,而这最后一杯酒往往喝的很慢,前面喝下肚的酒此时也差不多开始发作,话开始变多,热闹劲儿就上来,聊天为主,喝酒为辅了。

  上鱼也是有很大规矩的,鱼上了桌,鱼头是要冲客人的,如果有多位客人,就冲向辈分最大的,平辈就冲向年龄最大的,而鱼头冲向的这位客人不动,别人是不能动这条鱼的,不然就乱了规矩,事后会遭人耻笑。

  当然也有喝酒兴起,聊天途中没看到鱼头指向自己的客人,这时候主家陪酒的就会用言辞提醒,一般会说:“来来来,尝尝这个鱼,趁热,凉了就不好吃了。”

  客人此时就知道这是在提醒自己动筷子,大部分鱼头冲向的客人就会笑呵呵的拿起筷子,把鱼眼抠出来吃掉,剩下的也就可以开始品尝。

  开始喝了,爷爷朝太奶要了只碗,说是要吐骨头用,其实是偷偷的把其中一条鸡腿藏在了碗中,太爷跟一鞭子都看在眼里,不过一个孩子,一鞭子没往心里去,太爷自然就不好点破。

  随着菜一道道上来,太爷跟一鞭子的酒也越喝越顺,聊天中的话题指向了一鞭子傍晚的去向,一鞭子一开始含糊其辞,但没架住太爷的一再追问,开口说道:“去哪儿,还能去哪儿,去皮猴洞了。”

  太爷一惊,皮猴洞可是太爷的上一代人之前的有大气候的地方,邪的很,就问道:“好好的去那儿干啥?”

  一鞭子:“其实我也不瞒你,我是干什么吃的你也知道,你还记得我前几天来给你家讨吉利的时候在院子里站了一会儿吗?”

  太爷应声,一鞭子接着说道:“你以为我在看什么?我是看见了个拿牌子的讨死鬼儿,我知道那行子是要寻替身的,我这一行,泄露天机,天谴最多的不是报应在自己身上,而是报应在子女身上,所以这拿牌子的讨死鬼儿最愿意找我这行里的子女,我是带着她们躲灾去了。”

  一席话说的太爷一头雾水:“我说,这东西我也不懂,拿牌子的讨死鬼儿还是第一次听说,今儿也没有外人,你就给兄弟说说到底是咋个回事?”

  一鞭子看了看太爷,又转头看了看瞪着小眼巴巴的看着他的爷爷,哈哈一乐,问爷爷道:“想知道?”

  爷爷点点头,一鞭子:“真想知道?”

  爷爷又点头,一鞭子:“不怕吓的晚上尿炕?”

  爷爷咧嘴一笑,一鞭子最喜欢男孩,奈何自家媳妇生了个女孩后无论再怎么努力也肚子也没了动静,他知道这是他的命,可挡不住他喜欢男孩。

  一鞭子:“这样,你叫我声干爹,我就给你讲讲。”

  爷爷看了看太爷,太爷一脸无所谓的样子,爷爷好奇心作祟,万般无奈之下扭扭捏捏的喊了一声:“干爹。”

  这一声喊,可算把一鞭子喊美了,酒劲儿上来的一鞭子一拍桌子,开口说道:“好,我就收下你这个干儿子,明天你去我家,干爹给你个改口礼。”

  说完看了看太爷,太爷脸上有微微不自然的表情,一鞭子又开口说道:“咋,你以为我开玩笑呢,我跟你说,我早就看中这个娃儿了,让他叫我一声干爹亏不了他。”

  太爷赶紧道:“说哪儿去了,你当他干爹我咋能不愿意,不过这事儿吧,是不是得有个啥礼数,我不太懂这个,好像听说还得请干爹收头发是咋回事来着。”

  一鞭子哈哈一乐:“哪儿那么多规矩,今儿我收了这个干儿子,以后咱就是一家人,一家人没有那么多讲究,该咋还咋,过年串串门热乎热乎就行。”

  要说太爷毕竟是传统的手艺人,骨子里还是遵循老祖宗留下来的那点儿东西,比较保守,可一鞭子可是能在某种程度上窥破天机的人,眼界开阔,自然就没有那么多鸡毛蒜皮的挑挑拣拣。

  事儿定下来后,一鞭子很是兴奋,让爷爷坐在他身边儿,爷爷就爬过去坐在了一鞭子跟前,一鞭子把碗碟里的好菜一个劲儿的往爷爷跟前夹,这时候姑奶撩开了门帘,要上鱼了,鱼头自然是冲一鞭子的。

  一鞭子抄起筷子把鱼眼睛扣下来吃了,紧接着用筷子掀起了一大块鱼肉夹给爷爷,又跟太爷碰了杯,一口干了杯里的酒。

  太爷又给他倒上,他也没有阻拦。

  掏出了怀里的烟袋,装上烟丝,爷爷机灵的拿过火镰给他点上了火,一鞭子深深的抽了一口烟,悠悠的开口说道:“所谓这拿着牌子的讨死鬼,其实就是这鬼差拿错了的人,到了地府发现他阳寿未尽,阎罗王就会赐他一块牌子,他拿着牌子就可以到阳间找一个替身,成功后直接投胎,不用受那阴间之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