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十四的晚上,一家人早早吃完饭,太爷吩咐太奶跟姑奶早早睡了,带着爷爷等在了村口。

  一直等到晚上近十点,一鞭子总算姗姗来迟,一看太爷跟爷爷等在村头,快走了几步,开口说道:“忘了跟你们说了,这事儿只能半夜说,让你们等这么久。”

  太爷也回应道:“没事,要说也奇怪,把你给的那个小皮包挂在屋檐下面,家里都不落灰了。”

  一鞭子:“既然你俩都出来了,那我就说清楚,之前给你的其实是黄鼠狼成精后满月对着月亮吐纳,采集天地灵气催生出来的灵丹,不过这窝黄鼠狼在萝卜山住了不久,还没成大气候,给你的丹只能保持大概三年时间,到时候自己就会分化成灰。”

  太爷:“这行子还这么多道道呢,那今晚应该怎么弄?”

  一鞭子:“东西我都带来了,你俩一会儿得出点血,其实说白了就是给你家请个保家仙,保佑你们家全家平安,不受邪物滋扰,具体怎么弄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

  说话功夫到了家门口,太爷开门,一行人到了西屋,就是太爷平时做活的屋子,一鞭子摘下身上的布包,从里面拿出一块黄色的布铺在地下,开始一件一件的往布上摆起东西来。

  一个香炉,一炉黄香,还有一些皱皱巴巴的黄纸,看得出之前是叠着的,现在拆开了,一个小盆,里面装着半盆黄米,还有一个精致的木头牌位,只是上面空白一片,三个小酒杯。

  摆弄完,一鞭子吩咐太爷去取来一碗清水,恭恭敬敬的放在了香炉前面,酒杯后面,然后从腰里拿出一根针,让太爷跟爷爷把手伸过去,在太爷跟爷爷中指上各自扎了一下,挤出了几滴血,滴在碗里的清水里。

  接着,一鞭子坐在了一边儿的马扎上,从怀里掏出了烟袋,爷爷赶紧上手拿起了火镰,给一鞭子点上了火。

  一鞭子就吧嗒吧嗒的抽上了烟,一袋烟抽完,一鞭子翘起脚,在鞋底磕了磕烟袋锅,起身来到院子,仰头看起了天。

  七月十四,离满月仅有一天。月亮此时正挂在当中,爷爷也跟着一鞭子抬头看天,可除了看见月亮,星星,什么都没有。

  等了一段时间,一鞭子一直保持着那个姿势,爷爷看了一会儿脖子就酸了,回头看看太爷,太爷正坐在马扎上抽烟,爷爷对一鞭子摆在黄布上的东西很感兴趣,但被太爷瞪了一眼后又不敢造次。

  无聊之下,爷爷便玩起了太爷的火镰,被太爷用烟袋锅在脑袋上不轻不重的敲了一下,吩咐去取来火绳,爷爷照办。

  所谓火绳,其实就是巧手的农妇用灯芯草或玉米芯等编织的绳子,盘成一盘,点着后一直阴燃,但燃烧的很慢,那个年代抽旱烟的家里几乎都会有,闲暇时候,一帮人聚在一起聊天扯淡的时候必备,一根由火绳盘成的墩子能烧好几天。

  有巧手的农妇想到了在里面加进蒿草,一来可以净化屋内的空气,二来夏天还可以做驱蚊的工具,睡觉时点燃一根,可以让你一觉到天亮,不受蚊虫的叮咬。

  点燃火绳后,一股淡淡的烧荒草的味道弥漫开来,很是好闻,一鞭子回头吩咐道:“一会儿我做法时候,你俩千万别说话,也别乱动,要干什么我会跟你们说。”

  太爷点头,此时已经过了十一点了,一鞭子回到屋里,拿起那炉黄香,借着墙上的油灯的火点着,就看这炉黄香冒出了微黄色的烟,一股奇香散发出来,好像有麝香的味道。

  一鞭子手挽了一个很漂亮的花,接着来到黄布跟前,半跪在地,恭敬的把香插进了香炉,等了一会儿,忽然西边儿的木材堆里传来悉悉索索的动静,一鞭子赶紧让太爷跟爷爷跪在了黄布前面。

  而他自己却起身来到了黄布侧面,垂手而立,少时,奇异的一幕发生了,木材堆里居然冒起了黄白色的烟雾,刚好被太爷看到,一下就急了,那可是太爷攒了很久的木料。

  刚要起身查看是不是失火,一鞭子眼急手快,一个箭步窜到太爷身后,一脚踢在太爷膝关节处,把太爷又踢的跪了下去,太爷瞬时明白了,这是要现身。

  赶紧跪好,一鞭子又度步到黄布侧面,依旧垂手而立,渐渐地,木材堆里的烟雾越来越大,一直到看不见堆成小山一样的木材。

  接着,一个瘦小的身影从烟雾里慢慢走了出来,一鞭子迅速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的葫芦,拔开塞子一仰头把小葫芦里的东西倒进嘴里,接着朝黄香喷去,就见一股火苗窜起来,屋里一下子充斥着微腥微臭的味道。

  那个瘦小的身影一张嘴,将那股火苗系数吞进肚子里。

  一鞭子喷完东西好像很虚弱一般,身形晃了晃,猛的打了个冷战,又稳稳当当的站住了。

  这时那个瘦小的身影开口说话了,是一个略带沙哑的女声:“好,好,哈哈哈哈哈哈。”

  一鞭子接口道:“敢问大仙尊号。”

  瘦小身影:“叫我黄太奶吧,我与这家祖上有些渊源,曾受救命之恩,也是时候报答了。”

  一鞭子抬手做了个奇怪的手势,开口说道:“这么说来,黄太奶是于氏祖上的朋友,那便好办了。”

  黄太奶:“来,小娃娃,我听听你想怎么办?”

  一鞭子:“晚辈乃周氏后代,今日得见黄太奶尊荣,不胜荣幸,若黄太奶有意守护这一家大小,晚辈自信还能做一个牵线搭桥跑腿的。”

  黄太奶:“哦,原来是周氏一脉,我与你家祖上还有过一面之缘,也罢,那就麻烦你了。”

  一鞭子点点头,没有开口,手上开始不停的变换着手势,随着手势越变越快,一鞭子的左腿猛的在地上一跺,随着这一剁,盛着太爷跟爷爷中指血的碗,猛地开始自己颤抖起来,碗里的水溅了一地。

  奇怪的是溅射出来的仅是清水,一点红色都没有,随着碗里的水越来越少,太爷跟爷爷的中指血见见沉在了碗底,直到水血只剩下一个碗底的时候,一鞭子掐在一起的手猛的崩开了。

  黄太奶微微一笑,一鞭子脸色一红,开口道:“晚辈学艺不精,让黄太奶见笑了。”

  黄太奶:“无妨,年纪轻轻便有一身本事,偶尔失手也不是什么丢人事,说起来你父亲七十有二那年还失手差点送了命呢。”

  太爷的耳朵立马支楞起来,只知道一鞭子的父亲曾是这周边村里名动一时的先生,皮猴洞里的气候就是他收拾的。

  后来不知道为什么,七十多岁了,忽然就封挂封笔,没几年就郁郁而终,这中间发生了什么没人知道,曾有传言说他因为跟人斗法失败受了重伤,也有传言说他因为贪图金银破了道门规矩,受了天谴。

  总之各种传言,但都没得到证实,但随着他老人家的去世,事情也就被人们渐渐淡忘了,不过这件事是这周围村里的一个不解之谜,太爷自然从小就知道,现在听到关于这件事的详情,自然就好奇。

  可见黄太奶没有说下去的意思,自己也不敢随便开口询问,只得压住自己的好奇心。

  这时一鞭子闭目深深的喘了口气,猛的睁开眼,又开始变换手势,不过明显没有第一次快了,身形都有点微晃,看得出是在咬牙坚持。

  黄太奶全都看在眼里,但没有言语,直到一鞭子的左脚猛地跺地,满头大汗时,黄太奶微微张了张嘴,一股黄色的气体从黄太奶嘴里飘出来,直奔一鞭子而去,从一鞭子鼻孔钻了进去。

  就见一鞭子猛的精神一震,脖子上的青筋也慢慢缩了回去,地上的碗颤抖的更厉害了,少时,神奇的一幕出现了,两滴水珠包裹着太爷跟爷爷的中指血竟然凌空飘了起来。

  黄太奶抬手一招,那凌空的两滴血水就飘飘摇摇的朝黄太奶飘过去,到了跟前,黄太奶一张嘴,把两滴血水含到嘴里。

  一鞭子看着黄太奶把血水喊道嘴里,松了口气,手势也慢慢散开了,缓了一会儿,道:“谢前辈出手相助。”

  黄太奶微微一笑,没有搭话。

  一鞭子把那块空白的牌位放在了盛黄米的小盆里,走到太爷旁边跪了下来,双手端起黄布上的小酒杯,举过头顶嘴里念叨到:“日出东方异地游。”

  接着把手里小酒杯里的酒倒进了黄米盆里,又端起一杯:“手持金鞭骑座牛。”

  第三杯:“三声喝断长江水。”

  不过这第三杯酒是倒进了自己嘴里,朝太爷跟爷爷猛的喷了出去,喝了一声:“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就见半屋子的黄白色烟雾都朝黄米盆里飘去,眼前全是烟蒙蒙一片,什么都看不见。

  一鞭子小声跟太爷跟爷爷说:“赶紧磕头,别起身。”

  接着自己也跪趴在地,太爷跟爷爷有样学样,也跪趴在地。

  等了得有十多分钟,一鞭子起身,太爷跟爷爷也随着起身,见眼前的烟雾已经消散,黄太奶也不见了踪影。

  最新c》章节上酷《4匠gm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