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爷:“住了得有个十几二十年了吧。”

  一鞭子:“哎呀,太好了,太好了。”

  不过一鞭子说完太好了之后就没有再继续说下去,太爷问他,他也只是说:“别着急,等回头我去趟你家,给你加讨个吉利。”

  爷爷也不便再追问,跟着一鞭子来到了萝卜山山顶,原来萝卜坑就是那群黄鼠狼的窝,山顶此时遍布着黄鼠狼的尸体,粗略一看,大大小小的得有三四十只,大多皮毛都被烧焦了,场面很震撼。

  一鞭子开始动手捡,太爷跟爷爷也跟着捡,堆在一起,一鞭子数了一遍,一共三十八只,吩咐爷爷去树林里捡干柴,除了挑出来的两只,其余的一把火烧了。

  收拾完山顶的黄鼠狼,一行人又来到了半山腰的巨石那里,太爷惊奇的看见磨盘下压着一只黄鼠狼,胡须跟脑袋上的毛都是白色的,已经不知道活了多少年头了。

  只是左腿位置有一撮红色的毛,一鞭子说:“那天去村里的就是这只,腿上被你打了一尺杆子,现在还没好呢。”

  太爷愕然,爷爷还记得昨晚黄鼠狼用来锯树的大锯扔在树底下,就一路小跑去捡,可到了地方一看,哪有什么大锯啊,昨晚在月光底下看见的雪白铮亮的大锯原来只是一块牛牙骨头。

  一鞭子笑了一声,开口道:“这东西成精了最会迷惑人心。”

  接着烧了一开始被砸死的两只,拎着剩下的三只黄鼠狼带着爷俩回了村子。

  太爷还想跟一鞭子把那磨弄回来,要说还是庄稼人,拿家伙事要紧,但被一鞭子阻拦住了,说:“昨晚不知道除没除根,这个磨就放在这儿,有这磨盘压着,就算没除根,它们也成不了气候。”

  回到村里,一鞭子先把拎着的三只黄鼠狼放到家里,后直奔妇人家而去,妇人此时已经完全康复了,一鞭子简单说了几句,告诉她没事了。

  妇人自然千恩万谢,不过一鞭子大大方方的接受了妇人的感谢后开口说道:“要说这东西我是除了,但有一点,你想没想过它们为什么会找上你?”

  最新_章p节上-w酷匠网.u

  妇人不解,一鞭子的脸色一下凝重起来,缓缓开口说道:“当初祖宗在此建村,自然是有他建村的道理,咱村子是三水卧牛之地,俗话说家庭不和外人欺,咱村子之所以这么多年平安无事,全靠邻里和睦村风和谐产生出来的和气压着这卧牛地,一旦出现窝气,撒气的现象,卧牛地就压不住,牛要起身,自然就有了空隙,邪物就会趁机进来捣乱,不是我吓唬你,你的脾气要是还不改改,日后肯定是要出大事的。”

  说完也不理妇人变了好几个颜色的脸,起身出门,妇人家主赶紧出来送客,被一鞭子拉倒一边儿,小声嘀咕了些什么,家主一个劲儿的点头。

  自此后妇人的脾气一下子转变,渐渐的跟邻里关系处的和睦起来,家里唯一的瘸腿儿子也在邻居的介绍下娶上了一房瞎眼媳妇,虽说是二婚的,但好歹有个暖被窝的,瞎眼媳妇还生了一个白白胖胖的大胖小子,给妇人家里续了香火,当然,这是后话,暂时按下不表。

  从妇人家里出来,一鞭子又带着爷俩回到了家,见媳妇在洗衣服,就示意太爷去西屋,自己去拿了一把剔骨刀,一个盆,之前一鞭子带回来的三只黄鼠狼也放在了西屋。

  太爷帮忙开始把带回来的三只黄鼠狼开膛破肚,剥皮抽筋。

  奇怪的是三只黄鼠狼肚子里都剖出来一个像是蜜蜡的黄色珠子,胡须发白的黄鼠狼肚子里的最大,有黄豆大小,其余的两个大小差不多跟绿豆一般。

  一鞭子小心翼翼的用软布包起三颗珠子,爷爷禁不住好奇心,开口问道:“大爷,这是啥?”

  一鞭子:“这可是好东西,是天地之灵,一会儿弄好了给你带一个回去好不好?”

  爷爷:“啥叫天地之灵啊?”

  一鞭子:“小孩家家的,打听那么多干啥。”

  爷爷:“那啥叫卧牛地啊?大爷?”

  一鞭子心情也是不错,就开口给爷爷讲了一个卧牛地的故事。

  一鞭子姓周,本名玄同,周姓不是这个村子里的主姓,这个村子建村的主姓是孙姓,不过这个村子建村跟一鞭子的祖上有着颇多渊源,且容我一一道来。

  一鞭子的祖上就出过风水先生,明代末年,一鞭子的祖宗(以下简称周祖)正是学有所成,小有名气的时候,孙姓的一家大户由于不堪战乱,找到了周祖,许下重金,请周祖寻一块风水宝地建村隐居。

  周祖答应后,开始在这周边观测,周祖带着罗盘爬山涉水,博览群山,最终,看中了现在建村的这块地气,找到好的地气应该是值得高兴的事情,但周祖连续几天愁眉不展,背着手在这块地方溜达,一直溜达了十天有余。

  这天,周祖又带着媳妇给准备的食物篮子来到了这块地方,将近中午,正巧有一讨饭先生路过此地,讨饭先生一身破衣烂衫,端着破碗,手里还拿着一根打狗棍。

  可跟别的讨饭的不同的是这位先生的头发虽然杂乱,但却并不像其他讨饭者那样油腻,而且一身书卷气息。

  周祖便邀他共进午餐,讨饭先生欣然接受,饭间,讨饭先生见周祖不时叹气,眉头不展,便开口询问,周祖便回答道:“先生有所不知,一户大户人家拖我寻一处风水宝地建村,我在此地已看了半月有余,却一直寻不到解决之法。”

  讨饭先生:“哦,那你为何不去别处转转,要知道天大地大,为何死守这一处地皮?”

  周祖:“我已看遍这周边地形,此地是周边最好的地气,东临水源,西北依群山,南方鹤羽华庭,在此地建村必然丁才两旺。”

  讨饭先生:“那你看此地为什么地气?”

  周祖:“我看出此地是卧牛地,但我知这户人家压不住这卧牛,日后若被这卧牛起身,必定凶险无比。”

  讨饭先生:“你既能看出此地为卧牛地,为何这户人家又压不住这卧牛地呢?”

  周祖:“此处卧牛地乃是为座下神牛,而这户人家又无大恶之人,故镇不住此地,奈何我学识浅薄,看不出这破解之法。”

  讨饭先生微微一笑,开口道:“吃一餐用一物,皆为人情,缘遇,也罢,我就助你破了这卧牛地。”

  周祖大惊,忙依道门规矩拜见,开口问道:“还没请教先生尊姓大名。”

  讨饭先生:“名字什么的,早就忘记了,来,你随我来,我带你破这卧牛地。”

  周祖跟随讨饭先生来到了东边的水源处,讨饭先生看了一下,挽起裤腿朝水源处走去,周祖也学讨饭先生的样子挽起裤腿,跟着下了水。

  讨饭先生带着周祖来到了一处山溪激荡处,回头看了周祖一眼,开口说道:“你看这是卧牛地是不错,但你漏看了一眼,此处乃是三水卧牛地,所谓三水,乃是指这三条溪流,卧牛靠这溪水滋润,自然就珠光宝气,但要破这卧牛,其实也简单不过,你来看。”

  说完掀起山溪激荡处的一块顽石,只见这块石头下两个圆润如玉的石丸正在溪水的激荡下缓缓转动。

  讨饭先生伸手取出了两个石丸,只见这两颗石丸像是能工巧匠精心打磨出来的玉石器物一般,圆润,又不失光泽。

  周祖心中一荡,好似明白了什么,随即闭目紧锁眉头,少时,眉头舒展,周祖睁眼之际却不见了讨饭先生。

  寻找无果后,周祖便回去复命,此后孙姓氏族在此繁衍生息,逐渐形成了一个村落,而周祖也辞去了孙氏家族的重金礼谢,求了一处住宅,在此扎根修行。

  故事讲到这里,爷爷忍不住好奇心,插嘴问了一句:“大爷,那卧牛地是怎么破的?”

  一鞭子:“其实这也是祖上顿悟出来的,通俗来说,座下神牛乃为雄性,但乞讨先生除去了它雄性的标志,养过牛的应该知道,公牛脾气最为暴躁,但一旦阉割,便会温顺不少。”

  按现代的话来说,就是不分泌雄性激素了,就像现实中的伪娘,自然也就凶不起来了。

  讲故事期间,一鞭子的手一直没停,此时三只黄鼠狼的皮已经被扒下来了,一鞭子小心翼翼的收好其中两张,拿出剩下的一张剪开,让媳妇做了几个皮包,就是现在香囊样式的。

  完成后,一鞭子拿出其中一个装上了一颗小黄珠给了太爷,让太爷带回家挂在正方屋檐下面,说是有妙用。

  时间差不多已经将近十点,太爷见没什么要帮忙的了,就带着爷爷告辞离开了,一鞭子没有多挽留,只是告诉太爷七月十四晚上给他留着门,他要去。

  太爷掐指一算,离七月十四还有近半个月时间,答应过后爷俩就直奔东家而去。

  东家的活儿又干了近一个星期,完工后刚好立秋,算完工钱,太爷推着独轮车拉着花生带着爷爷走了十多里山路去了趟县城,置办了几块布料,用车上的花生换来了家里吃一年的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晓庆说:

新书发布,求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