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建党一眼看上去,就知道这些浮雕描绘的是古代少数民族祭奠独眼蛇盘花的过程,其中的场景极其生动,有一幅浮雕上,是那棵巨大的独眼蛇盘花上挂满了奴隶的尸体,奴隶的血顺着沟渠流入地底内,顺着上面的沟壑一直汇流而下;有一幅则是他们将奴隶的尸体抛入独眼蛇盘花的内部。

  浮雕有很大一部分淹没在水里,最底下的一切已经给水冲平了,看来他们雕刻的时候这里还没有水。

  从这里的浮雕来看,这种祭祀独眼蛇盘花的祭奠规模很大,李建党一直看下去,却越看越觉得奇怪,有一些浮雕描绘的场景和祭祀又不相同,自己根本无法理解。

  其中有一幅浮雕,表现的是古时候的那些先民将一些液体倒进独眼蛇盘花的情形。接着下一幅,就有一条和刚才看到的一模一样的“地龙”从独眼蛇盘花里出来,很多穿着像战士一样的先民用弓箭和长矛围着它,显然是一种狩猎的场景。

  按照李建党刚才的理解,这棵独眼蛇盘花应该是古时候一种特殊的神权象征,那独眼蛇盘花中的“地龙”在古代是被神化成一种龙,在一些笔记小说里,“地龙”甚至给抬到了盘古一样的高度,应该会给人当成神兽来顶礼膜拜,这里的人怎么会狩猎它呢?

  李建党继续往下看去,希望能从后面看到答案。后面还有一些仪式的内容,李建党可以看到所有的先民都是带着面具,面容呆滞,但是,每一幅浮雕中,总是有一个人雕刻得特别魁梧。看这人的服饰和神态,李建党可以基本肯定,这个人应该就是他们的首领,而且应该就是自己在线儿沟的悬崖上看到的那一座雕像的原形。

  那一座雕像的脑袋给炸弹炸没了,李建党那时候总觉得不太对劲,但是一路过来始终没看到他的脑袋,这一次正好可以看个仔细。

  李建党拉住顶上的钟乳柱,贴近地上的岩石,抹掉上面的污渍,凑过去看。

  浮雕里的首领图像,比其他人都几乎大了一倍,就如一个巨人一样。如果按照李建党以前的设想,这里的雕刻都是按照正式比例,那这个首领可能真的有如此高大。

  可是离奇的是,所有这些浮雕上,这个首领的脖子上都长着一个蛇头,看上去也不像是带着面具什么的。

  李建党虽然有一定的考古知识,但是这些需要大量阅读而积累的东西,李建党还是没什么头绪,只知道单从这些浮雕的表面意思来看,李建党感觉小哥当时的判断可能有一些偏差,这棵独眼蛇盘花可能不是单纯用来祭祀的,而是用来进行某种狩猎仪式,那些牺牲的奴隶,可能就是将“地龙”从地底下引出来的诱饵。

  独眼蛇盘花深入地下不知道多深,这些“地龙”应该是生活在极其深的地底,怎么在那种地方生活也不是李建党能考虑的事情,李建党只是好奇,这些先民搞这么大的阵仗捕猎“地龙”是为了什么?

  浮雕上面并没有自己答案,李建党看到最后只是一些庆典的场面,“地龙”被捕猎上来怎么处理,并没有雕刻出来。

  基本的情况李建党已经知道了,李建党看了看水位,有继续上涨的趋势,只好放掉双手,继续随着水流向下漂去。

  手电在经历了这么长时间后,已经变得非常的暗淡,最后淡到完全没有照明的作用,李建党索性关掉,在黑暗中随流而动。

  这一段时间非常的难熬,李建党几次都给冲下一些小的瀑布,虽然不致命,但是难免给撞得鼻青脸肿。足足有好几个小时,李建党不知道周围是什么,不知道自己要到哪里去了。

  李建党逐渐感觉到绝望起来,也不知道自己刚才有没有转弯或者进入岔口,如果自己判断错误,那自己现在说不定正在给带入无尽的地下河深处,也不知道这条河通到什么地方去,难道会冲到“地龙”生活的底层去?

  那到底是一个什么地方,说回来,会不会有什么帝王的陵墓修建在地下河的深处,这倒是一个好创意。

  就在李建党胡思乱想的时候,前面突然看到一丝光亮,看得自己浑身一震动,接着就听到隆隆的水声,李建党心中大喜,知道前面肯定是出口了,十几个小时没见到自然光了,李建党扔掉手电就向前游去。

  人有了目标其速度便会非常快,只是几分钟的工夫,李建党的眼前突然一闪,然后一片白光,什么都看不见了,那是太久没看到光线的视觉迟钝,李建党心中大叫,可是那一刹那,一种熟悉的感觉突然从自己身下传来。

  又是自由落体!又是一个瀑布!

  *f最新L章%B节上i酷S匠网x_

  而且从水冲出的劲道和底下传来的声音来看,这瀑布肯定不小,不知道下面是什么,如果水太浅,那自己死得真是太冤枉了。

  李建党的耳边一片呼啸,电光火石之间,没等自己的视力恢复,已经一头栽进水里。

  那一刹那自己手往下一伸,马上摸到了一块石头,糟糕,太浅了!李建党刚意识到这一点,脑袋已经磕到了什么上面,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李建党做了一个梦,他梦到自己被组织派去盗墓,经历九死一生,梦中梦到自己死了,其他人还在嘲笑自己…………

  李建党昏迷了三天时间,醒过来的时候,已经给人送到了医院里面,刚睁开眼睛的那一刹那,李建党什么都记不起来,只觉得天旋地转,止不住的恶心和头晕。

  两天后,这种情况才一点一点好转起来,但是,李建党发现的语言能力全部丧失,无论自己想说什么,发出来的声音全部都是怪叫。

  李建党一开始以为自己的脑子摔坏了,影响了语言的神经,非常害怕,不过医生告诉他这只是剧烈脑震荡的后遗症,叫李建党不要担心,过段时间就会没事。

  李建党像哑巴一样用手势和别人交流,别人看了觉得十分滑稽,直到第四天,李建党才勉强开口去问医生,自己现在在什么地方,他告诉李建党,这是云南昆明市中心医院附属第一医院,李建党是几个边防武警带回来的,具体怎么发现李建党的,他也说不清楚,只说李建党全身大概断了二十根骨头,应该是从高处坠崖导致的。

  李建党胸口和左手打着石膏,介是不知道自己伤的多重,听他一说,才知道自己命大。李建党又问他大概什么时候能出院,他对李建党笑笑,说没十天半个月,连床都下不了。

  当天晚上,送李建党过来的边防武警听说李建党能说话了,带了水果篮过来看李建党,李建党又问了他问医生同样的话,他也不知道如何回答李建党,只说有几个村民在一条溪边找到了李建党,李建党是给放在一个竹筏上,身上的伤口已经简单处理过了,医生说道,要不是这些处理,李建党早就死了。

  李建党觉得奇怪,自己最后的记忆是落进水里的那一刹那,按道理最多也是应该给水冲到河滩上,怎么给放到竹筏上去了,实在想不通,李建党便不去想。

  在医院休养半年,李建党回到北京,局里有人给李建党单独做了绝密档案记录,李建党被放假了,整整一年拿着工资不用上班。

  第二年才被一次小的勘探任务再调回局里,其中再有大型勘探任务,李建党多半都会被不允许参加。

  讲到这里,李建党看着我,他额头上的汗已经顺着脸颊如淋雨一样刷刷滴落,犹如事情刚刚经历过。

  我从包里掏出自己的烟递给了他,安慰了句:“没事都过去了,九死一生说明你福大命大,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李建党尴尬一笑,不再说话闷头抽起烟来,仿佛还在思索是谁救了自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乱鱼说:

PS:卷一完。黄泉灵墓这一卷算是写完了,也不能说写完,盗墓贼和小哥到底死没死,还带有下文,不过这本书的成绩差的让人不敢恭维。就先写到这吧,谢谢诸位看官抱着试试看的心理看完,谢谢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