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只红色的眼睛里布满了跳动的血丝,看上去诡异异常,李建党一给它对视,突然有一股灵魂被抽离的感觉,只觉得强烈的恶心和头晕,马上把脸转过去。

  小哥却好像中了邪一样,眼睛直勾勾盯着那只血眼,一动也不动,李建党朝他叫了两声,没有反应。

  小哥自己说过“地龙”的阴眼通着地狱,李建党知道肯定不对劲了,忙掬起一捧水就泼向他。

  可不知道是地龙突然往前探了探还是如何,那捧水竟然没有泼到小哥的身上,而是泼到了地龙的脑袋上。

  地龙给李建党泼起的水花吓了一跳,眼睛一闭,蛇头往后一缩,就想发动攻击。李建党赶紧贴到后面,蛇头撞在独眼蛇盘花上,将那些枝丫全部都撞弯了。这个时候,李建党想到了从“盗墓贼”那里拿来的背包,里面可能有什么武器,急忙将背包翻到前面。

  他的包里肯定没有枪了,但是自己记得有几根他们原本用来炸墓墙的雷管子,现在李建党手无寸铁,有点大威力的东西威慑一下也好。

  地龙从独眼蛇盘花的一边盘绕过来,李建党一边移动不让它看到自己,一边连滚带爬地爬上去,抓住背包,就往里掏。

  那背包塞满了东西,李建党把那些食物全部都拿出来丢进水里,终于摸出来李建党认为的雷管,一看,不由一呆,他妈的刚才看的时候太马虎了,那一捆东西,竟然是黑色的蜡烛。

  +更新最V快2h上酷匠6网

  这时候蛇头已经探了过来,看见李建党又突然折起蛇脖,又做出了攻击的姿势。

  蛇的平均攻击速度只有四分之一秒,这条虽然大了一点,估计也慢不到哪里去。李建党一看再耽搁一秒就完蛋了,扯起背包就往水里跳。

  但是李建党落下的速度还是太慢,突然黑影一闪,射出的蛇头一下子凌空将李建党咬住,然后蛇身一卷,就想把李建党缠绕进它的身体里。

  李建党的手在包里乱摸,这个时候,突然摸到了他们用的那种信号枪,一下子手忙脚乱,下意识之下就扣动了扳机,背包给轰出了一个大洞,混乱间也不知道是不是信号弹在蛇嘴巴里爆了开来,只觉得虎口一热,然后就是天旋地转。

  李建党凌空“啪”的一声又落到水里,浮出水面,回头一看,地龙嘴巴里的信号弹正发出炽热的白光,空气中竟然弥漫着一股蜡的味道,而且不知道为什么,它的全身都开始冒出青烟来了。

  这种蛇本身体内的油脂就非常容易燃烧,不然古人也不会捕猎它来做蜡烛了,但没想到竟然能够这样就烧起来,它体内流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地龙极度痛苦,再也管不了李建党,不停地扭动着身体,巨大的尾巴拍打着岩石,那一边本来就已经出现了一条巨大的裂缝,给它继续拍打着,一条裂缝扩散出好几条小裂缝,整块山面不停地开裂,似乎整个岩洞都可能崩塌了。

  李建党不知道地龙会不会这么容易就死,继续翻动那只背包,再也没有有用的东西,就将背包往水里一扔,这个时候,突然水下激流溢滚,潭水竟然向地龙撞出来的裂缝涌了过去。

  这里的山体里面洞系众多,看样子裂缝后面的山体已经给撞穿了,水不知道涌到哪里去了。李建党最后看了一眼神秘莫测的独眼蛇盘花,四处去找不见了踪影的小哥,可小哥还真的已然不见了踪迹,眼看着上面的石头开始给涌出的水冲得大块大块地塌下来,地龙更是发了狂一样乱舞,忙往后一仰,顺着水流就给卷进了缝隙里面。

  缝隙极深,里面一片漆黑,因为是坍塌出来的通道,里面石头很不规则,水流撞出不少漩涡,李建党打着转儿在里面东撞西擦,勉强感觉到自己应该是在往下游漂去。

  大概转了有十几分钟,突然李建党感觉到自由落体,接着就一头栽进水里,忙挣扎出来看,发现已经给水流带到了来时的地下河里。这里的水流比他刚才看到的还要湍急很多,应该是和小哥说的一样,外面下过一场大雨。

  这里水流虽然非常快,但是没有岩缝里那么多的漩涡,而且水有一点温度,李建党得以控制了一下自己的肢体,心里开始盘算前面的情况。

  这条地下河由上而下,不知道通到什么地方去,要是直冲入到几十米深的地下,李建党真是无话可说,不过按照来时的方向,如果它中途没有变换大的方向,李建党估计应该会给冲到来时渡过的那条河里。

  当然前提是这一路上顺利,李建党紧张地看着前面,唯恐出现什么岔口,这个时候眼角的余光一闪,李建党看到地下河的河壁上刻着什么东西。

  这里的地下河道,看岩石的冲刷情况,历史应该与这座山一样古老,上面有什么东西,应该不会是近代刻上去的。李建党看准了一个机会,拉住从顶上垂下来的一根石柱,停住身体,用手电一照,自己便惊呆了。

  河壁的两边,全是和之前在独眼蛇盘花顶上的棺椁内看到的一样的浮雕,连续成画,有些已经塌落,但是大部分还是保存得很好,线条明快流畅,衣纹飘逸,每幅各异,形象生动,极具动感。

  李建党一眼看上去,就知道这些浮雕描绘的是古代少数民族祭奠独眼蛇盘花的过程,其中的场景极其生动,有一幅浮雕上,是那棵巨大的独眼蛇盘花上挂满了奴隶的尸体,奴隶的血顺着沟渠流入地底内,顺着上面的沟壑一直汇流而下;有一幅则是他们将奴隶的尸体抛入独眼蛇盘花的内部。

  浮雕有很大一部分淹没在水里,最底下的一切已经给水冲平了,看来他们雕刻的时候这里还没有水。

  从这里的浮雕来看,这种祭祀独眼蛇盘花的祭奠规模很大,李建党一直看下去,却越看越觉得奇怪,有一些浮雕描绘的场景和祭祀又不相同,自己根本无法理解。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