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娘的,哪来的水?

  李建党一直刺进水里六七米才停了下来,入水的姿势根本无法调整,就听见脖子咯嗒了一声,不知道是不是断了。浑身用不上力气,人直往水里沉去。

  正在无计可施的时候,一个人影从背后游了过来,将自己托住,把自己往上带去。

  看正#¤版F章(k节上8t酷匠;H网

  李建党回头一看,原来是一直躲在下面岩洞里的小哥,大概也是给不断上涨的水逼了出来,看到有人掉下来,过来拉上一把。

  冲出水面一看,只见二人刚才爬上来的深渊不知道何时变成了一个水潭,水里有水流涌动,不知道由哪个地方涌进来,水位还在迅速地上升。

  李建党看着四周,心说难道他们五年前来这里的时候,这里会是一个水潭,但他娘的这样一来,岂不是回不去了。

  李建党的水性比小哥要好,他将李建党拉上来后自己没了力气,直往下沉去,李建党将他拉到独眼蛇盘花的枝桠上,也不想和他计较以前的事情,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小哥咳嗽了几声,吐了两口水这才说道:“外面肯定下过一场大暴雨,这是山洪,这里这个季节经常有山洪。洪水泻进我们过来时的地下河里,那条河肯定和这里墙上的几个岩洞有连通,高海拔上的洪水冲下来,水位上升,水就倒灌进来了!山洪一过,水位马上就会降下去。”

  李建党心里暗骂一声,这样一来上下不着边际,也不知道该从哪里出去好了,抬头一看,只见一团巨大的黑色影子还在上面缠斗,心说乖乖,现在已经斗成这样了,待会儿要掉进水里,不真成龙潭虎穴了,到那时还不给折腾死?

  还没想完,耳边呼啸一声,黑色巨蟒已经摔了下来,直摔进水里,一时间水花四溅,不大的水潭像开水一样沸腾了起来。

  紧接着独眼细鳞巨蛇也顺着独眼蛇盘花上了下来,小哥看到那蛇巨大的紫色眼睛,吓得整个人往水里沉,李建党把他拉起来,他哆嗦着说道:“我的天!这东西是哪里来的?这是地龙啊!”

  李建党听这名字怎么这么熟悉,拉着他直往独眼蛇盘花后面躲,问他怎么回事。

  小哥咬着舌头轻声说道:“这独眼蛇是地龙,古时候叫做换龙,其实是一种远古时代的巨大毒蛇,帝舜时代用这种东西来炼油做烛照明,几千年前就灭绝了,怎么这里还有一条?”

  李建党从来不知道这些事情,当下感觉到奇怪,既然自己不知道,那这不可能是自己幻想出来的,那难道是真的,这独眼蛇盘花里真的有一条远古时候的巨大毒蛇?

  小哥继续说道:“这么大的地龙不知道活了多少年了,你发现没有,从这里看只能看到它一只眼睛,地龙的眼睛是横着长的,你现在看到的这一只应该是本眼,还有一只眼睛竖立着长在这只眼睛上面,叫做换。传说千年的狄龙换眼连着地狱,给它看一眼就会被恶鬼附身,久之就会变成人头蛇身的怪物。”

  李建党想起那盗墓贼看那种毒蛇一样的表情,心里一阵发寒,回头偷偷看了一眼,所幸地龙的注意力完全不在此时慌张的二人身上,李建党感觉到水下的水流变得极度混乱,知道黑色巨蟒还在水下,地龙盯着水里,恐怕是怕巨蟒突然袭击。

  水位不停地上涨,二人越来越靠近地龙的身体,小哥紧张得要命,李建党看了看头上,这岩洞的顶上应该有一处出口,只要水位上升得够高,二人就能爬到那上面出去,只是不知道这水位能上到多少,毕竟这里非常靠近山顶,过尸骨堆的时候,棺材没有给水浸过的痕迹,水位不可能高过那一边,具体能到哪里我也不知道,只好浮一点是一点了。

  李建党将自己的想法轻声告诉小哥,他完全听不进去,这个时候,几只白色的面具从水里浮了上来,那是螭蛊的壳。李建党心里突然感觉到不妙,拿起一只一看,嘴巴部分的空腔是空的,里面的蛊虫不见了。

  “妈的!”李建党骂了一声,突然意识到为什么那条蟒蛇在水里潜了这么久都不上来了,打起手电潜进水里一照,只见无数螃蟹腿一样的虫子,有些还带着面具,有些只剩下身体,犹如蚂蟥一样附在那条黑色巨蟒的身上,白花花的一大片,黑色巨蟒肚皮朝天,还在不停地翻滚,但显然没办法甩掉这些虫子。它的身体撞在岩石上,蛊虫的面具给蹭掉,但是虫身还是牢牢地吸在蛇身上,看起来古怪异常。

  一些蛊虫无法抢到位置,在蛇身的四周游荡,行动非常的敏捷,不妙的是,一看到李建党手里的手电,所有的蛊虫突然都顿了一下,然后迅速从蟒蛇身上弹开,李建党还没反应过来,眼前一花,所有的虫子犹如海里的巨型鱼群一样向自己直围过来。

  这些东西游得极快,李建党一看不好,已经来不及反应,情急之下,李建党往后一贴,狠狠地咬了自己的手心一口,这一口连我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咬得那么狠,一下子鲜血涌了出来,李建党把手在水里挥动,将血均匀开来。

  蛊虫忌讳李建党的血,一下子冲到李建党面前又游了开去,不敢靠近。成群的白色虫子在李建党面前形成一道虫墙,李建党甚至还隐约觉得这些虫子排列的起伏有点像人的脸。

  小哥吓得要命,二话不说就往独眼蛇盘花上爬去,李建党知道在水里待着也不是办法,就探头出水,回头一看,地龙已经发现了二人的动作,巨大的蛇头对着二人的方向,那只紫色的眼睛已经闭上,取而代之的是一只血红色的眼睛,不知道什么时候张了开来,怨毒地注视着李建党小哥二人,似猛虎扑食一样欲飞身而下。

  李建党慌乱之中大叫一声:“小哥………快躲开……危险……”

  李建党慌乱之中只顾的别人安慰却忘了自己,巨蟒已惊人之势奔下,其速度可见一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