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0、不可想象

  “盗墓贼”的半张脸又无声息地出现在了岩石间的缝隙里,森然一笑,“不错,他是死了五年了,但是我活着,有什么区别吗?我就是他她就是我,你明白吗?”

  李建党看着他的表情,突然感觉到了什么,皱起眉头一想,突然张大了嘴巴,结巴道:“我你不是人!你……难道是他物质化出来的……奶奶的乖乖,竟然真有这样的事!”

  “盗墓贼”冷冷地哼了一声,说道:“你怎么不说他是我物质化出来的呢?谁知道呢?我和他一模一样,谁知道是哪个先哪个后?”

  李建党几乎失控,捡起一块石头就朝他扔去,他的脸往后一闪,又说道:“李建党,你他娘的别作妖了,其实我和他是一模一样的,你不用介意。”李建党大叫道:“当然有区别,谁知道用那种力量物质化出来的,他娘的是什么东西!”

  “盗墓贼”突然沉默了,脸色变得很难看,盯了李建党一会,突然狰狞地说道:“放你妈的狗屁,老子就是云四仁,你和他是一路货色,那就怪不得我了。”

  李建党心里顿感不妙,忽然一支枪管就从缝隙里伸了进来,李建党赶紧翻身到死角里,“盗墓贼”一枪打在石头上,削掉了一大片,接着枪头马上就瞄向李建党在的那个死角,又是一枪,子弹几乎是贴着李建党的脖子飞了过去。

  这个缝隙空间实在太小,就算有死角也无法保护自己所有的身体,李建党一看情况不对,忙一下子关掉自己的打火机,让他看不到自己。他慌乱间开了几枪,都没有打到李建党,李建党翻身冲到岩石边上,拿起石头就去砸伸进来的枪管子,几下,便给我砸得变成了九十度。

  “盗墓贼”拔又拔不出去,气得大骂,李建党冷笑道:“什么一模一样,我说他娘的你一路咋各种不对劲,你他娘的就是个劣质的仿冒品!”李建党自“盗墓贼”和自己提起物质化活人之后,心里就一直有一个疙瘩,总有一股感觉,这棵古老的独眼蛇盘花在这里,不会没什么目的,这种几乎恐怖的能力所带来的生物,会是正常的人吗?真的和正常人一样吗?会不会是某种妖怪呢?

  现在看来这个“人“虽然不知道是不是和正常人一样,但是他显然知道自己是被物质化出来的,不知道为什么,李建党总觉得事情大大的不妙起来。

  “盗墓贼”和李建党对骂了一会儿,突然好像想到了什么,就不说话了,接着,他将手电关了,一下子整个空间一暗,无尽的黑暗压来,在这一点光源都没有的狭小空间里,显得格外沉重。

  李建党提防着他有什么诡计,缩到死角里躲好,就听他道:“小李,不知道你小的时候怕不怕黑,也不知道你在没有人的黑夜就像现在怕不怕?不过你可千万别乱想哦,记得我刚才和你说的话,在这个地方胡思乱想的话,小心你的灯一开,你面前出现一张死人的脸哦。”

  李建党心里直骂该死,这家伙是想自己因为对黑暗的恐惧,而自己实化出什么怪物。

  李建党心里告诉自己绝对不能让他得逞,但是内心反而害怕起来,他刚才说的手电一开眼前便出现一张死人脸,一下子使李建党的神经吊了起来,李建党马上就感觉到自己的面前,只有几厘米的距离,好像出现了什么东西,李建党呼出去的热气,撞在那东西上,反冲到自己的脸上,带着一股腥臭的味道。

  2酷D匠…B网j唯‘一正c版&,%u其*#他|4都$Z是盗。版O4

  没这么灵吧,李建党想,从那“盗墓贼”刚才的表现来看,物质化能力非常难以管制,否则二人刚才也不会给独眼黑蛇撞得如此狼狈,照道理不可能这么容易就弄出个怪物来。

  错觉,李建党对自己说,千万不要上他的当,在这么封闭的一个黑色窨里,恐惧是肯定有的。

  李建党深吸了一口气,忽然,脸上一湿,好像有一条冰冷的东西一掠而过,李建党一下子浑身冒冷汗,几乎要尿裤子,小心翼翼地摸了摸胸口,心脏狂跳,只觉得全身发软,他娘的这下子没错了,妈的,黑暗里果然多了什么东西。

  李建党不敢打开打火机,人缓缓地往后靠,想紧贴住石壁,可是李建党的背一靠到后面,马上发现那不是石头,而好像是一片一片的鳞片……李建党甚至能感觉到鳞片下面筋肉的蠕动。

  天哪,自己在胡思乱想什么,背后怎么会有鳞片?李建党赶紧闭了闭眼睛,从包里拿出手电紧紧抓着,再有一丝一样瞬间打着,举到自己面前,刚想打开,突然听到“盗墓贼”做作地惊叫了一声,“李建党,怎么不开手电啊?我帮你照照!”

  接着他的手电就亮了,李建党猛地看见就贴着自己的鼻子尖,一个巨大的蟒蛇头昂了起来,它犹如水桶一样的身体盘绕在洞穴里,自己的头顶、背后的岩石全变成了鳞片的墙壁,黑得犹如宝石,被盗墓贼的手电一惊扰,四周鳞片搐动,身体缓缓摩擦,发出令人胆寒的嘶嘶声。

  李建党心脏吓得差点骤停,骂了一句娘大叫:“盗墓贼你这个王八蛋,这真能出现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