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建党正在看尸体的身份证件,盗墓贼突然问了一句,吓了李建党一跳,当下含糊地应了他一声,继续看手里的东西。

  从这简短的日记来看,这人是五年前到这里来的,盗墓贼也说过几年前进过一座类似的古墓,难道盗墓贼上次进的就是这座墓,可这怎么也不搭边啊,这人会不会就是和盗墓贼一伙的?李建党想了想,又觉得不对,他日记写的和盗墓贼说的虽然有一点吻合,但是大部分还是不同,应该是两批人。不对应该是两座墓。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云四仁”这个名字很熟悉,解这个姓比较少见,同名的应该很少,哪里听过呢?

  李建党仔细地回忆,但是最近奇怪的事情发生得太多了,脑子不太好使,想来想去也想不清楚。

  继续翻他的东西,就没什么发现了,李建党将他的日记本收起来,以便等一下仔细看看。

  盗墓贼看李建党蹲在那里不说话,以为李建党出了什么事,又叫了李建党一声,李建党回头一看,他的半张脸正往缝里挤,眼睛直往自己手里瞟,但是石头和自己的位置有一个死角,他看不见李建党,李建党能看得见他,只觉得他样子古怪,好像恨不得钻进来一样。

  李建党暗骂了一声,心说你小子刚才死也不进来,现在后悔了吧?对他说:“别吵吵,我找到有趣的东西,正在看。”

  盗墓贼皱了皱眉头,忙问:“瘪犊子玩意你能找到啥,一个破洞子能有啥宝贝,说你找到什么了?”

  李建党把刚才发现尸体的经过和他说了一遍,叹了口气对他说:“这家伙可能就是我们的下场,要找不到路,我们恐怕比他死得还快,不过我觉得这个人的名字有些耳熟啊,你听没听过这个名字?”

  说着李建党退到那块巨石边上,想把身份证从缝隙里传出去给他看看。可是李建党抬头一看,却突然看到盗墓贼的脸上一点血色也没有,惨白惨白,正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的脸看。

  李建党心里陡然出现了一种异样的感觉,心说怎么了?怎么一下子变成这样的表情,难不成我们以前都认识一个叫云四仁的人?

  又闭上眼睛想了想,实在想不起来了,现在人情淡薄,大学的同学有些都已经不认识了,小时候的更是没有记忆。李建党看盗墓贼不说话,又低头看了看手里的身份证号码,说道:“我是真的想不起来,不过这人年纪和我们差……”

  刚说到这里,突然一道闪电掠过李建党的大脑,一下子整个人愣在那里。

  云四仁,云四仁,他娘的云四……

  不过啊,这名字好像不是什么陌生的名字——这是盗墓贼的本名啊!李建党曾在绝密档案封皮里见到过这个名字,还有一张照片。

  李建党的头皮猛地一炸,几乎打了个寒战,忙仔细地去看身份证上的生日,一看不由得一阵晕眩,我的天,真的和自己看的一模一样,这真的是盗墓贼的生日,可这……这是不可能啊。这张身份证,难道竟然是盗墓贼的!

  那难道,这具已经腐烂成骨头的尸体,是盗墓贼……他们那次下的墓就是这座………

  可是这不对啊,如果盗墓贼五年前就死在这里了,那,在石头外面看着自己的,是谁?

  李建党的脖子都硬了,几乎是机械地转过头去,看着石头缝隙里透出的那半张脸,忽然感觉到一股莫名的恐惧。盗墓贼的脸在手电光的闪烁下,显得鬼气森森,看上去竟然和外面看到的那条黑色巨蛇有几分相似了。

  李建党不由自主地向洞的内部退去,不敢再靠近那块石头,盗墓贼却一动不动,还是直勾勾地看着李建党,李建党再也不说话,好像一座石刻的雕像一样。一瞬间仿佛石化了与山体融为一体了。

  以他的脾气,看到李建党这个样子,肯定将自己骂得像孙子一样,如今这个样子,难道真的是因为身份败露,不知道如何反应?

  /更新最快0+上酷匠l|网

  此时李建党心里越发怀疑,外面的这个人是谁?里面的又是谁?不会是双胞胎吧,李建党脑海里竟然冒出一个有点自欺欺人的想法,突然又否认自己的观点觉得现在的盗墓贼可能又不是盗墓贼,李建党从北京繁华之地来到这深山峡谷中,之间的经过犹如放电影一样在自己脑海中闪过,那一个个谎言,闪烁其词,他在独眼蛇盘花顶和自己说的话,都历历在目,那在其中一点点积累起来的怀疑,也在这个时候逐渐清晰起来。

  李建党一向认为,盗墓贼的城府不可能会有这么深,一来我和他的关系,他根本不需要骗我,二来,他说那些谎言的时候,无不真切到了极点,如果不是李建党这个人过于谨慎,根本发现不了。可是,看其他方面,这个人和盗墓贼太像了,自己又找不出一丝的破绽,虽然李建党心里已经百般怀疑,还是只认为他的性格改变了,没有想到他根本不是盗墓贼了。

  这个时候,“盗墓贼”终于开口说话了,他的脸缩回到后面,对李建党说道:“小李子,我刚才不让你进去,你就是不听,只能怪你自己太固执,你没听别人说过,有些事情,知道了并不一定是好事。”

  李建党心里咯噔了一声,心说果然有问题,一边努力让自己的声音不要发抖,说道:“你不是盗墓贼……你到底他娘的是谁?说你是谁?”

  盗墓贼很古怪地笑了几声,“别扯犊子,我是谁?我就是盗墓贼,我就是我,从北京一道来到这深山峡谷之中的好兄弟。”

  李建党冷笑一声,“胡咧咧,盗墓贼的尸体就他娘的在我边上,他死了已经有五年了,他根本没出去过,你他娘的到底是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