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日记上的记载来看,这人应该是五年前来到这里的。日记上没有写他来的过程,而是从他困在这个岩洞起开始记录的,不过在后面的内容中,偶尔提到了一下他进来之前的经历。

  他们一伙人应该总共有十几个,因为在其中一篇里面提到:十几个人只剩下我一个了。里面还提到,他们并不是由李建党他们来的路线进入的,而是自山顶的榕树林子中,一个给气生根裹住的巨大的树洞里面进来的。

  这应该是头顶上的那一片榕树林子,李建党等人没有到山顶没有机会进去,没想到里面竟然还有这么大的蹊跷,早知道如此,就不用费那么多周折了。

  但是看下去,又不由庆幸没有走那一条路,因为里面记着,他们下来的路极度凶险,十几人进去,从底下出来的时候只剩下了六个,其他全部死在路上了。

  这些人下来之后,应该和李建党等人来的路正好相反,李建党等人是从独眼蛇盘花底部向上直接爬了上去,而他们应该是直接落到了独眼蛇盘花顶上。

  出乎李建党意料的是,他还说道,他们在祭祀台上没有发现什么后,顺着四周的栈道而下,栈道的底部,却全是水,有如一个极深的水潭,水是碧绿的,根本看不到底。

  他们跳入水潭中,发现深度极深,没有设备无法潜入下去,他们带的潜水设备太小,尝试了一下后,只好放弃,六个人浮上水面,一看,却傻了眼。

  原来在他们潜水那一当口,水位极度下降,等他们出来,他们放着装备的栈道竟然离开他们六七米远。他们没想到这一茬,绳子全在包里,没带在身上,一下子全慌了。

  水位迅速下降,他们有一批人爬到了独眼蛇盘花上,有一批人跑进了岩壁上露出的洞里。这一本日记的主人,就在那个时候进入了李建党所在的岩洞,但是不巧的是,他还没进入岩洞多久,从水里突然盘出一条黑龙一样的巨蟒,顺着独眼蛇盘花直追上去,他只听到同伴的惨号声和枪声,吓得躲在洞里不敢出去。

  这次灾难猝不及防,他的同伴全是亡命之徒,其中一个在和巨蟒搏斗中,临死前启动了炸药,他们预备着开山炸墓,所以炸药分量很多,一下子炸得天崩地裂,连他藏身的洞穴也给冲击波轰塌了。

  日记的主人给炸得暂时晕了过去,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给困住了,他料想如此剧烈的爆炸,外面的人肯定无人生还,自己来盗墓的本来就无目标性,指望有人救援也不可能,一时间心灰意冷。

  接下来的内容就开始有点无聊起来。

  他在缝隙里困了七天,身上带的食物不多,一下子就吃完了,他又渴又饿,电池又电能耗尽,在一片黑暗中,他知道自己大限将到,想起自己的老娘无人照顾,不由痛不欲生。

  后来几天,他因为饥饿,神志恍惚,一天他醒了过来,也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只觉得口渴到了极限,恍惚间,他拿起早就干涸的水壶猛灌了几口,这个时候奇迹发生了,水壶里面突然涌出了甘甜的清水。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贪婪地连喝了十几分钟,水却丝毫不见少。

  他以为自己是在做梦,心说自己肯定是快死了,出现幻觉了,那索性就这样死好了,又想到既然是做梦的话,包里也许还有吃的,一掏,果然原来放食物的那些袋子全满了,他大喜,拼命地吃着,结果吃得几乎噎死。

  逐渐地,他发现这一切不是梦,刚开始他以为上帝显灵了,来搭救他了,后来越来越觉得不对,终于,他发现了,这一切的产生和他的思想有一定的联系,但又不是万试万灵,比如说,他一心想吃一样东西的时候,那东西却不会出现,但是他随手去摸包里的吃的时,却往往会摸到自己喜欢吃的东西,虽然包里什么都没有。

  他开始有意识地去分析,做思维的实验,逐渐地,他发现了自己的物质化能力。这一段他写了很多,实验的过程非常复杂,最后他并没有得出物质化能力的结论,而是认为,自己成了“恍惚的上帝”。

  石头上的那些涂鸦,就是在这段时间里画上去的,恐怕是他穷极无聊的时候画着玩的。

  日记的最后,他写道他要用这种能力尝试着从这里出去,如果成功了,他就可以出去做一个超人,如果失败了,他就会死在这里,李建党不知道他最后做了一个什么实验,反正现在看来最后是失败了。

  不过一个有这样能力的人来到现实社会,也不知道是一件好事还是坏事。

  看到这具尸体,李建党想到自己的处境,不由感觉心寒起来,自己身边根本没有食物,恐怕连七天都撑不到,再说就算有食物,无休止地在这里困下去,还不如死了痛快。

  李建党放下日记,又翻找尸体身上的口袋,找出一只手电,早已经没电了,扔到一边,又翻出一只钱包,里面有一些钱,心说什么都烂,就是人民币不会烂,这叫什么事儿。

  最新章节上C酷d匠、b网

  钱包里还有这人的身份证,李建党扯出来,想看看这倒霉鬼叫什么,打着打火机一看,只见人的照片已经模糊掉了,名字倒还是清楚,叫做“云四仁”。

  这个姓还真少见,估计全中国也找不出来一百个,李建党看了看这人的生日,还颇年轻,死的时候也就三十出头的样子,叫了声可惜。好死不死咋死这里了!

  忽然间,李建党发现后面手电光一闪,盗墓贼已经爬了回来,在石头后面问李建党道:“瘪犊子玩意看着啥了?有没有啥宝贝值不值钱哪!不是我和你说话呢你在看什么玩意呢?”

  李建党没有回答盗墓贼的话,他一直在琢磨,他在琢磨这个死在这里的人是怎么死的,他不是说有超能力吗?为何还死在这里呢?一时间李建党感觉背脊汗毛倒立,难道他成功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