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面的巨眼迅速地逼近,情况混乱,加上整棵独眼蛇盘花都震得厉害,李建党也看不清楚它是靠什么来攀爬的,只知道按这样的速度,不出十分钟二人就要打遭遇战了。

  盗墓贼看得脸都绿了,直埋怨李建党:“你脑子里装的到底是些什么东西?”

  李建党大叫冤枉:“老子对天发誓,我也是第一次见这东西,要是有半句假话天打雷劈。”

  他看李建党说的这么决绝,愣了愣,“不可能,不是你是谁?”

  此时也无法估计这么多了,李建党对他说别废话了,快想个办法,给这么瞪着也难受。

  他说道:“也不用太担心,就是一只眼睛而已,难不成它用眼皮夹死我们?等一下它上来,老子一脚把它给踢瞎了。”

  话音未落,突然有一只章鱼一样巨大的触手卷了上来,一下打到琥珀上,二人像空中飞人一样荡了一圈,撞到青铜壁上,琥珀撞了个粉碎,里面的尸体直接给分了尸,随着琥珀的碎片天女散花一样地掉了下去。

  两个人在最后关头死死抓住青铜锁链,才幸免保得不失,但是也给转得头昏脑涨,李建党对盗墓贼叫道:“这下子玩笑开大了,你不是能变吗?快变门大炮出来,把这玩意儿给轰了,”

  盗墓贼大骂:“你他娘的胡说什么!有那么容易吗?快跑!”

  两人二话不说就顺着青铜锁链往上爬,才爬了几步,突然手上一滑,开始使不上力气。李建党想起树根上面的那种滑腻的植物,心中恐惧,这下完蛋了,难道要死在这里?

  这时候盗墓贼将手一抬,李建党突然就感觉那种滑腻的感觉消失了,他像猴子一样几下便爬了上去,将李建党拉了过来,李建党一下子没抓稳差点脱手。埋怨道:“有这本事,直接变只梯子多好?”

  他骂道:“拜托你不要这么多意见!”

  两个人咬着牙爬进棺室,上面的雾气已经消散去,李建党想乘着这个机会看一下其他几幅浮雕。盗墓贼说你别看了,这都什么时候了,拉着李建党就往椁壁上爬,突然那只触手闪电一般从棺井中卷了上来,一下子把椁室的巨大石头盖子顶得飞上了天。这一下力量极其的霸道,连铁条一样的树根都给撞得粉碎,一时间整棵独眼蛇盘花狂震,满眼是树根的根须、腐朽的树皮和灰尘。大片的树根短枝因为突然破裂,像子弹一样飞了出去,打在栈道上,扫塌了一大片。两个人正趴在一根滑溜溜的树根上,这一下直接把二人甩出了椁室,摔倒在祭祀台上。

  那只触手冲出独眼蛇盘花后就不想进去了,四处乱卷,连打了两下,将四周的几座青铜雕像拍得都变了形。李建党和盗墓贼狼狈地低头连躲了几下,盗墓贼指了指栈道说快下去,在上面死定了。李建党想起给盗墓贼在外面打晕的王老板,心说虽然是个日本王八蛋,但是这人也不是十恶不赦,也不能放着不管,忙转头去找,然而一眼却看不到,难不成刚才给那些炸开的树根带下去了?

  四周的树根已经给连根拔了,只剩下衍生到祭祀台下面的那些。盗墓贼看李建党在那里左顾右盼,踢了李建党一脚,让李建党看天,李建党抬头一看,给撞到天上去的巨大石板正打着转儿地摔下来,赶紧逃命,盗墓贼一个打滚背起挂在一根残枝上的背包,两个人鱼跃跳上了那根用来做绳桥的登山绳。

  二人刚抓住绳子,后面的石板就重重摔在了祭祀台上,给摔了个粉碎,发出震耳欲聋的声音,二人抓着的绳子也给牵连着好像钢琴的琴弦一样颤抖,几乎不堪重负。

  回头一看,刚才二人登山镐钩住的树根,上端已经随着包裹着棺椁的榕树根盘给扯飞了,现在只剩下可怜的一点点,给二人的体重拉着,登山镐直往外脱,好像坚持不了多久了。

  W)更7O新)#最,快v上◇酷)匠"网i

  李建党越来越觉得不妙,回头让老盗墓贼快爬,说要不然咱们就要步村长的后尘了!盗墓贼一听猛打了李建党一个巴掌,打得李建党耳朵嗡一声。

  李建党大骂:“我干你姥姥的,他妈的打上瘾了你?”

  盗墓贼大叫:“不打你行吗,管住脑子,千万别乱想啊,你的思维太快,一个不注意又扯出乱子来。”

  李建党大叫:“我乱想什么了?”

  话还没说完,“嘣”的一声巨响,二人回头一看,整只椁室突然鼓了起来,裂开了好几条缝,一条黑色的巨蛇探出头来,那条触手就是蛇的尾巴,但是这条独眼巨蛇,鳞片非常细小,看上去更像一条巨大的虫子。

  李建党大叫“我勒个奶奶的,独眼蛇活了,他咋活了呢?”

  独眼巨蛇爬出来之后,巨大的眼睛马上转向二人,盗墓贼一看不妙,猛地从李建党腰上拔出长柄猎刀,用力一挥,将登山绳砍断,二人便像人猿一样划过一道摆线,撞上一边的栈道,这一次李建党有了经验,就地一滚,缓冲了很多撞击。

  盗墓贼落地之后,抽出背包边上跨着的短步枪,对着那巨蛇的眼睛就是一枪。子弹打进去一个大洞,那巨蛇疼得猛地蜷成一团,尾巴一扫,将二人头上那一排栈道全部扫飞。

  盗墓贼避过砸下来的木头碎片,站起来对着那蛇,一边开枪,一边拉着李建党往下跑,李建党知道这种枪能装五发子弹,但是盗墓贼拿在手里,子弹如流水一样打了出去,根本不需要装弹。

  可惜这枪的口径还是太小,这蛇刚才中了一弹,现在学乖了,缠绕起来,用身体护住自己的眼睛,子弹全部打在它的尾巴上,鳞片犹如铁甲一般,毫无用处。

  李建党一看枪对它没用,就招呼盗墓贼快跑,一路跑到了栈道的断口,李建党刚想爬上悬壁,盗墓贼一把拉住慌乱中的李建党,骂了句娘说:“瘪犊子玩意什么时候了,还爬?”说着拉着李建党往下一跃,二人从断口直接落到了下一层的栈道,就听底下的木板喀嚓一声,哪里经得起这样的撞击,立即裂成几十块,二人透板而下,又撞破一层,摔在栈道地上的平台上。

  这一次摔得十分严重,李建党起来的时候,发现嘴里鼻子里全是鲜血,盗墓贼一把拉起李建党,说道:“好像估计得太乐观了,你没事吧?”

  李建党只觉得天旋地转,也不知道回答了他些什么,黑色巨蛇已经闪电一般顺着独眼蛇盘花爬了下来。见状盗墓贼一咬牙一跺脚说道:“打是打不过,逃也逃不掉了,赶紧到下面找个岩洞躲一下。”

  李建党往下一看,再往下走已经没有栈道,只剩下刚才休息过的那种小岩洞,密密麻麻的有很多。那蛇体积很大,二人随便找一个进去,应该可以暂时避一下,再想对策。

  当下被盗墓贼拉着就往下爬去,就着最近一个直径一米都不到的岩洞爬了进去,还没爬到底,突然巨蛇的眼睛就出现在了洞口,朝二人看了看,然后猛地一冲,试图想钻进来。

  盗墓贼打了好几枪,想将它逼退,但是子弹打在蛇头上,只崩飞了几片鳞片,一点效果也没有。

  黑蛇的巨头有解放卡车那么大,钻了几次钻不进来,突然甩脑袋往洞口一撞,一时间乱石纷飞,二人赶紧往后退去,免得给塌下来的石头压住。

  黑蛇见二人退到洞的内部,大为恼怒,又是一撞,整个岩洞一阵震动,只听到岩石开裂的声音,从洞口一直传到二人头顶上。

  这里的玄武岩,因为里面的地下河道过度地开挖,已经十分不稳固,给这么一撞,岩石内部的细微平衡被破坏,里面缝隙发生连锁反应,一条裂缝突然出现在二人头顶上。盗墓贼一看不好,拉着李建党就往洞的底部退,李建党此刻是惊魂未定,才往里爬了几步,就听到一连串轰鸣,一时间沙尘满目,碎石四溅,不知道哪里塌了。

  出于本能,李建党反射性地蜷成一团,护住脑子,石头下雨一样从上面掉下来,身上和背上连中了十几下,慌乱间,盗墓贼一把拉住李建党,将李建党拖到他的那一边,同时一声巨响,一块写字台一样的石头塌了下来,将洞口完全塞住了。

  这下子黑蛇不但进不来,连二人也看不到了,然而它似乎并不死心,又连着撞了十几下,石头不停地塌下来,四周的岩壁也开始出现裂缝。

  盗墓贼说:“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这家伙不弄死我们恐怕不会罢休,再撞几下,山都要塌了。”

  李建党转头一看,此刻二人已经退到洞的最里面,退无可退,再塌进来一点,大罗神仙也救不了瓮中之鳖了。

  此时已然到了绝境,就算有炸药,在这么小的空间也不能使用,看着四周的裂缝一点一点地延伸开去,李建党早已心急如焚。

  就在这时候,忽然一条裂缝碎了开来,一段岩壁不堪重负,整个塌了下去,李建党,盗墓贼,往边上一贴,勉强留得全身,却看见岩壁塌了以后,后面竟然出现了一个岩洞。

  李建党心中大喜,心说天无绝人之路,车到山前必有路,肯定是两个岩洞之间的岩石碎裂,使得中间出现了一条石道,忙转头招呼盗墓贼,就要往里爬。

  盗墓贼却一下子拦在李建党的面前,说道:“瘪犊子玩意你要干啥你!你不要命了?这啥情况都没搞清楚你就进,万一是……”

  盗墓贼话没说完外面的独眼蛇撞的更加凶了,好像是听见了两人的对话,知道两人要跑。

  李建党看了一眼盗墓贼骂道“他娘的,摔死也不喂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