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的时候,小哥和李建党等人说过,王老板是一个日本商人,从小在道上混的,文化水平不详,他唯一可以炫耀的,就是他祖传的那本杂记。这样一个人,李建党刚才给他解释潜意识的时候,他竟然一下子就明白了,还能举出例子来,这说明他或多或少对心理学有一点了解。

  刚才李建党就感觉到有一些奇怪,但是并没有太过在意,以为这只是凑巧的事情。

  5更新a最*_快上$T酷y:匠#p网

  也许王老板有着高尚的情操,在坑蒙拐骗的同时,还一直抽出时间自修心理学,想做一个有文化的黑社会成员。但是看他那种暴戾劲,又不太可能。

  一想到这些,李建党不由自主地看向王老板,一种很奇怪的预感笼罩着李建党,心里感觉到非常的异样——眼前的这个人,会不会不是王老板呢?

  他正在考虑李建党提出的那个想法,想得出神,一时间也没有注意到李建党正用异样的眼神看着他。李建党乘机打量着他的表情,他的衣服,还有他身上的很多细节的地方。

  一直以来李建党对王老板都没什么印象,一来他不太说话,二来他的动作也不突出,李建党在爬上独眼蛇盘花,只见过他一两次,此时也没有多少记忆来判断眼前的人的真伪。

  但是一看之下,李建党还是感觉到自己好像发现了一个问题,但是又不敢肯定。

  为了验证自己的想法,李建党突然装出看到了什么的样子,在他面前挥了挥手,轻声叫道:“王老板!”

  王老板一下子转过头来,问道:“什么?”

  “千万不要动!”李建党做了个手势,让他不要动,自己小心地一点一点走了过去。

  他很紧张地看着李建党,以为肩膀上沾了什么东西,用眼睛直往边上瞟。李建党走到他身边,按了按他的胸口,心里哎呀了一声,什么都没做,就退了回来。

  他给李建党弄得莫名其妙,也轻声问:“干什么?出了什么事?”

  李建党此时心里已经有了几分把握,看了他一眼,说道:“我觉得你的衣服很奇怪,你哪里买的?”

  王老板用一种看到神经病人的表情看着我,失笑道:“有没有搞错啊,突然问我这个问题。”

  李建党说道:“一点也没有搞错,王老板,几个月前,我曾经为了去一处深山做考察,组织让我去采购东西,那个时候我也想买你身上这个牌子的登山服,但是我后来没买,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这种衣服胸口的两只口袋,看上去很大,其实是假的,是用来做装饰的,我当时觉得探险用的衣服,当然是口袋越多越好,所以就买了另一个款式。”

  王老板摸了摸那两只口袋,表情变了一下。

  李建党拍了拍手,轻声说道:“所以我感觉有点奇怪,你刚才那根荧光棒,还有你的香烟,到底是从哪里掏出来的,嗯,王老板?”一道闪光在李建党的头脑闪过,李建党几乎脱口而出“或者我应该还是叫你盗墓贼比较好?”

  王老板呆呆地看着李建党,隔了好久,才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忽然间,肥胖的身体开始收缩,就好像一只泄了气的气球一样,一下子瘪了下去。

  李建党看着王老板的脸一点一点地变化,慢慢的,变成了盗墓贼的脸孔,就知道自己猜对了。

  他最后舒展了一下身子,叹了口气,说道:“啧啧,李建党不愧是李建党,他娘的我说组织为啥那么多人不派过来偏偏派你来,看来我是低估了你,还是给你拆穿了。”

  李建党冷冷地看着他,问道:“少废话,你在玩什么花样?”

  他苦笑了一下,摆了摆手,“听我解释,听我解释,哎呀!我就知道嘛,这事情没这么容易蒙混过去。”

  看李建党不说话,他才说道:“我的目的不是骗你,但是这件事情一定要这么做才有用,等一下你听我解释完了,你就知道,我这样做是有苦衷的。”

  李建党看到他自如地控制自己的外表,已经意识到他对这种能力的运用超出了自己的想象,那他必然对所有的事情都有所了解了,那到这个地方来的目的,就肯定不是为了上头,更加不可能为了钱。因为有了这种能力,钱根本就不是问题。

  但是有着这种能力,几乎可说是无敌的,他还有什么目的达不到的,非要来这种鬼地方?难道这种能力,有什么不足的地方?

  不管怎么样,李建党现在已经肯定,从他来到这里的那一刻起,自己就掉进了一个处心积虑的圈套里,也就是说他一开始就在撒谎,亏李建党还这么相信他,这该死的龟儿子,要是自己能控制这种力量,他娘的就把他变成一只猪。

  盗墓贼看到李建党的表情变化,知道李建党虽然表面上冷静,但是心里已经火到了极点,一时间也不知道如何来平息李建党的怒火,不知所措地看着李建党。

  呆了半晌,他突然叹了口气,好像想通了什么一样,从口袋里面掏出一张照片,说道:“你看看这个,我再解释给你听。”

  李建党接过来用手电一照,照片上是他的妈妈,头发已经斑白了,可能是太过操劳的原因。可李建党不明白盗墓贼突然拿出他妈妈的照片有何用意,难道是那他妈妈吓唬自己,说自己上有老下有小,这不符合盗墓贼的性格啊,一个东北大老爷们,一时间娘唧唧的,李建党一时间还真受不了。

  李建党不知道他把这照片拿出来干什么,对他道:“你什么意思?”

  他叹了口气,黯然地一笑:“我来的时候不是说我需要钱吗?来这里顺点物件卖钱去国外,其实我是骗你的,我来这里的目的,是为了我妈,我妈在我一次外出盗墓的时候,已经死掉了。”

  李建党啊了一声,用一种极度怀疑的眼神看着他,皱起了眉头,问道:“你妈…去世了?”

  他默默地点了点头,看了看自己的手,说道:“我出古墓把东西卖了的第二天,急不可待地回到家里,想让我妈有一个惊喜,因为我们终于有钱了,可是等我推开房门的时候,却闻到了一股恶臭,我妈趴在饭桌上上,一动不动。我以为我妈犯心脏病了,马上去扶她,等我把她扶起来的时候,你知道他妈的我看到了什么吗?!”

  盗墓贼闭上眼睛,痛苦地呻吟起来:“她的脸,已经粘在了饭桌上,一拉就全部撕了下来,我的天,我当时吓坏了,我虽然胆大,可这情景我也是所料为及。”

  李建党不知道他妈已经去世了,一下子也不知道该怎么反应好,呆在那里看着他。盗墓贼继承了东北人的典有性格这个人非常孝顺,他绝对不会用他妈妈来开这种玩笑。

  他摸了摸额头,又说道:“我把我妈收殓了之后,一个人待在空房子里,一下子不知道怎么办好,我也不敢睡觉,一躺下,就看到我妈粘在饭桌上的脸。搞得我一段时间都不敢吃饭,就这样一直待了九天,我肚子饿得要命,心想要不就饿死算了,可是这个时候,突然,我就闻到了香味从厨房里飘出来,好像有人在炒菜。我过去一看,看到我妈竟然又出现了,看到我过来,还说:等一下,马上就好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