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这里听上去,这声音又有点不同,带着一点的回声,似乎是从很深的地方传来的。随着声音的节奏,还可以清晰地感觉到,青铜链正在轻微地短幅震动,好像另一头正顶在一个巨人的动脉上一样。

  这种现象让李建党心里升出一丝无法抵抗的寒意,因为自己没有感觉到一丝风从下面吹上来,而此时两个人也没有办法使得如此沉重的青铜链产生这么高频率的震动,那下面的黑暗中,牵动着这几根青铜链的又是什么呢?

  王老板若有所思地静静听着,照道理他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情,应该比李建党还害怕才对,但是看他的表情,却出奇地镇定,似乎正在判断着什么。

  僵持了一会儿,那声音终于沉寂了下来,青铜锁链也停止了震动,李建党没来由地松了口气,人几乎要从锁链上软了下去。

  王老板仍旧没有反应,他静静地想了一会儿,拿出一支香烟点上,狠狠吸了一口,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只小型的荧光棒,摇了两下,将里面的荧光摇亮。

  李建党不知道他想干什么,冷冷地看着他。等到荧光棒反应到最亮,他突然顺着青铜链往下一抛,绿色的光柱便打着圈儿坠了下去。

  c更新*I最快N上酷AV匠网

  光圈儿越来越小,迅速地消失在了二人的视野里,李建党以为它会一直掉下去,直到消失在黑暗里,忽然,在看到和看不到的视觉极限处,荧光棒打在了什么东西上,“嘣”的一声弹了一下,飞到了一边的青铜壁上,又坠了下去,瞬间便消失了踪影。

  这青铜链下面大概五六十米处的确挂了个东西,可惜荧火棒的光线太弱了,刚才那一下,我只看到一个大概的轮廓,似乎是一只水晶棺材,带一丝黄色,也可能是比较常见的商石棺。是一种半透明的黄晶石打造的产物。

  王老板抬头挑衅似的看了看李建党,忽然松开自己手里的皮带,一边打起打火机,一边开始向下滑去,很快,他便进入到了黑暗里,只能看到一点不断缩小的火光。

  李建党考虑片刻,不知道为何觉得不妙,王老板似乎是胸有成竹,此人熟知各种奇异物品,难不成他已经知道下面是什么东西,而要去取?李建党想起盗墓贼对自己说的事情,不由得,也不甘心就这样落入他的手中,忙一扯手上的短柄猎刀,跟着他滑了下去。

  下落的速度开始很快,上面缠绕下来的树根到了下面就没了,到了后段,二人的速度都慢了下来,大约只用十几秒,已经下到了刚才估计的高度。李建党看到下面的火光停了下来,忙双腿一紧,夹住锁链也停住身势。

  低头一看,王老板已经到了锁链的尽头,身下几米就是刚才荧光棒撞击的地方,他正伏下身子,用自己的打火机去照,但是因为光线太过微弱,看不到这东西整体的形状,只看到一块黄色的水晶状物体悬挂在半空。

  李建党打亮手电的光圈,在强光手电的照射下,这东西的全貌一下子便显现了出来。

  出乎我的意料,青铜锁链下面悬挂的并不是商石棺,甚至不是一只棺材,而是一块棺材形的巨大琥珀状巨石,似乎是天然的,非常的通透,在手电光芒下,反射出犹如黄金一般的琉璃之光,只要稍微转动一下手电的角度,整个空间就呈现出流光异彩、瑰丽非凡的景象。

  从顶上垂下来的四根青铜锁链,一直铸入了琥珀的内部,顺着锁链向里面看去,还可以看到琥珀里面有一个人形的黑色影子,非常的模糊,能勉强分辨出头和肩膀,影子的肩膀高高地耸起,好像两个驼峰一样,整个人蜷缩着,好像胎儿在母体内的样子。

  李建党从来没见过这东西,一刹那简直目瞪口呆,说不出话来,王老板却出奇地冷静,只是观察了一下,就滑了下去,试探着想踩到琥珀上面,李建党赶紧叫停:“不要!”

  王老板回头,莫名其妙地看着李建党。

  李建党对他说道:“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琥珀,说不定是松香石,你踩上去,可能会碎。”

  王老板很轻蔑地一笑,说道:“你还懂这个,什么琥珀,这是尸茧。”说着已经踩了上去,那尸茧倒也真的结实,晃了一晃一点动静也没有。

  李建党一看他没事,不甘落后,双脚一松,也滑到琥珀尸茧上,同时操起短柄的猎刀,就想插回腰上去,免得一手手电、一手匕首的,在这滑不溜秋的琥珀尸茧上,也不好行走没想到王老板会错了意思,看李建党下来,戒备地一猫腰,抽起皮带架在胸口,就准备干架,李建党给吓了一跳,原本要插回到腰上的短刀也架了起来。

  一时间,气氛紧张到了极点,但是谁也没动,因为两个人都知道,在这个地方,稍有闪失,就不是给人踢一脚就能了事的,下面就是万丈深渊,你力气再大,脾气再凶悍,掉下去完蛋也就是一两秒时间。

  王老板到底是江湖中人,拿得起放得下,僵持片刻,先是摆了摆手,对李建党说道:“李桑,到这份上了,大家退一步,犯不着同归于尽。随便谁死,对谁都没好处,这地方不是一个人能上得去的。”

  李建党看了看头顶,发现他说的没错,在这个地方,要爬上去,至少要两个人,只要还在这下面,他应该不敢动我,不然他可能死得比自己还悲惨,但是这人非常的狡猾,不可太过相信。

  李建党先是缓缓地放下了猎刀,做了个和解的手势,将刚才无线电干扰的事情简短地说了一遍,好让双方都有个台阶下,毕竟刚才我也是下了杀心的,他没可能这么容易放下戒备。

  王老板拿出自己的对讲机,半信半疑地打开,里面突然炸出一连串高分贝的静电嘈杂声,声音极其刺耳,好像一个人撕破嗓子撕心裂肺大叫一样。王老板听得心惊肉跳,赶紧将对讲机关掉,骂道:“八嘎呀路。强磁场干扰,这里有磁场。”

  李建党也给吓得半死,这里一定已经非常靠近干扰的源头,声音才会刺耳到如此地步。李建党真想不到世界上还有这么可怕的声音,再多听几秒,说不定就要失去心神跳下去了。

  王老板将皮带拴回到自己腰上,说道:“这次算我地错,你也知道,我们跑江湖的,不多几个心眼不成。”他指了指自己脸上给我打肿的那一块,“李桑,你下手也不轻。我们这次扯平,私人恩怨出去再算,怎么样?”

  李建党心里冷笑,他刚才本性已露,已经断定他必然早就打算出去之后要将自己等人灭口,现在说这些不过是缓兵之计,不过这个时候,的确还是需要互相利用,于是点头,将手电抛给他,以示平衡。

  二人暂时和解,但是李建党仍旧不敢和他靠得太近,免得突然就给他推下去。他显然也有这样的顾虑,两个人心照不宣,一边戒备着对方,一边小心地蹲下身子,仔细去看脚下的尸茧。

  尸茧的表面上有很多自然形成的纹路,里面的透明度不高,要想从外面看到尸体是不太可能的,可能要通过X光扫描,或者把尸茧打破才行。最奇特的还是里面的人形影子,这应该就是裹在里面的尸体,不过,这尸体的形状太怪了,怎么看怎么不像人。说不出是个是么物件,难道真的是琥珀里包裹着一个史前文明的物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