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0、你死我活(下)

    可就在这个时候,那声音突然停止了,一下子就是鬼一样的寂静,李建党被这突然的变化吓得浑身一紧,同时自己忽然感觉到,好像有一只什么东西突然搭到了我的肩膀上!

      李建党头皮一乍,眼前几乎一黑,人疯了一样地回手就是一刀,一下子探灯就撞到了一根树根上,立即熄灭,四周变得一团漆黑,紧接着,李建党的手被什么给缠住,拼命向后扭去,李建党吓得完全失去了思考能力,号叫了一声,用尽了全身力气想翻过身来,一挣扎,身子下面的一根还未完全角质化的树根咔嚓一下,整个人一沉,和身后的东西一起掉进了一个浅坑里。

      李建党掉下去的同时,忽然听到有人骂了一声:“八嘎呀路!”然后手电就亮了,王老板一边紧紧压着我,一边用手电照着李建党的眼睛,照得几乎要瞎了。李建党刚想用手去遮,突然就给他甩了一个巴掌,完全没有留力,鼻子马上就是一凉,开始流鼻血。

      他打完李建党之后,又狠狠骂了几声,说道:“你地不老实地干活,给你脸你不要脸,跟我肥佬玩花样,你去死吧。”

      李建党马上就意识到是怎么一回事,他娘的这日本来的小鬼子竟然有胆子偷偷摸进来,这人大概是看李建党没反应,以为李建党在跟他玩花样,又忌讳李建党在里面,怕进去之后着了李建党的道,竟然没开手电,偷偷爬了进来,正碰上李建党在听那鬼跳声,结果差点就给李建党回手一刀给做了,现在大概是以为李建党想杀了他。

  N;酷_n匠}5网(%唯3一Xq正版,其e*他cJ都|是=盗版。

      李建党想解释,但是他卡着自己的脖子,李建党说不出话来。他好像气得够戗,又是一巴掌,打得李建党耳朵嗡的一声,李建党一下子心头火起,心说我操你奶奶的,敢这样打人,说明根本就没把我当人看,当即一头就撞了过去,将他撞了个结实,两个人又滚在一起,你一拳我一脚,一下子滚到棺椁缝隙的边上,他力气比李建党大,一下子又占得上风,把李建党压在身上,抬头就想掐,结果这里太矮,他头一抬,撞在一根树根上,把他撞得一愣,李建党乘机猛地一脚顶在他的胯下,将他顶翻了出去,然后扑上去抢过他的手电,对着他的脑袋就是一下,将他砸蒙了过去。

      李建党压在他的身上,看他暂时无法动弹,就用手电去照四周,发现这鸟人的装备和枪都没带进来,想必是觉得里面太狭窄,怕走火伤到自己。李建党又去摸他身上,想去拿他的匕首,突然他将李建党向上一顶,李建党也和他一样,一头撞在顶上,撞得眼冒金星,急忙翻到一边,免得再给他顶一下。李建党脑浆都要从鼻子里出来了。

      王老板爬起来,身上全是根系的细须和被碾碎的菌类植物,脸已经气得扭曲了起来,喘着粗气,眼睛都红了,李建党知道他动了杀机了,像他这种日本人在日本的黑暗社会里一步一步爬上来的人,杀心肯定很重,动不动就想置对方于死地。看来这一次,真的要拼个你死我活了。王老板顺了顺气,从皮带中拔出匕首,反手握住,气势汹汹地向李建党逼近过来,李建党的短柄猎刀比他那把匕首短了整整一半,就算能捅到他也伤不到要害,此时只好拿手电做武器,追着他的眼睛照,不过这日本人非常凶悍,根本不来看李建党,一边转头避过强光,一边就闪电一样冲了过来,一刀就划向李建党的脖子,李建党矮头躲过,左手抓住他的手,右手突然熄灭了手电。

      他的眼睛已经习惯了强光,突然间熄灭,他下意识地就停了一下,李建党记住了他脑袋的方位,飞起手电,抡圆了胳臂就是一击,黑暗中我听到一声闷哼,手电竟然给砸得亮了起来。李建党对着他的位置一照,看到他已经给打出一嘴巴的血,正倒在那里,似乎快没意识了。

      李建党不知道他是装的还是真给抽晕了,用力一脚将他踹向那个缝隙,如果他没昏,肯定得反抗,不然他就要掉进棺椁里去了。李建党一连踹了好几脚,他的双脚先滑了进去,可惜到胸口的时候,给卡住了,李建党上去又补了一脚,用力将他往里面顶。

      王老板像死鱼一样卡了很久,一下子滑进了缝隙,在那一刹那,李建党总算松了口气,心说果然是昏过去了,就在这时候,突然一只胖手从缝隙伸了出来,一下子抓住李建党踹他的那只脚,猛地就往下拉去。这一下真是猝不及防,李建党已经全身放松了,只觉得眼前一花,已经整个儿给拖进了棺椁里。李建党心里直叫完蛋了,竟然掉进去了,这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事情,慌乱间去抓四周的东西,一下子却什么都没抓住,直掉进无穷的黑暗里!

      王老板拉着李建党一路下滑,李建党原本判断这棺椁也就一人多高,现在一进去才发现不对,这里面有一个凹陷,看样子的确是凹进了铜树的里面。李建党只感觉一连滑了大概三四米,才一屁股坐在什么上面,疼得也是一龇牙,同时王老板也松了手,似乎想要再次扑上来。

      李建党马上用手电照射四周,想看看王老板在不在自己边上,一扫之下,只看见满眼的雾气,灰蒙蒙一片,半米外就什么都看不到了。李建党站起来,用手电大力地甩了几下四周,什么都没有打到。这里雾气这么浓,王老板掉下来之后,肯定也是什么也看不清楚,大概躲藏到雾气里面去了。

      李建党感觉到很奇怪,怎么会有这么大的雾气在这棺椁里面,要说是熏香,千年还不散也不太可能啊。李建党用手拨了拨,雾气之浓,简直好像是水一样,一拨之下竟然出现了肉眼看得见的气流漩涡。棺椁中间的东西一点也看不清楚,李建党也不敢走进去,只能先看看之前下来的那一边能不能爬上去,向上看去,也看不到什么,只发现树根从缝隙中生进来,似乎并没有非常肆意地生长充满里面,只是像爬山虎一样贴着棺椁的内壁和底部,树根上面张满了类似于绒毛的真菌,一摸就掉,有点像霉菌丝。

      棺椁内壁没有给树根覆盖的地方,有一些浮雕,李建党一眼就看出,里面的一些图案,应该就是与外面立着的那四座雕像一样的风格,不过这些图案也大部分给遮住了。长柄刀的刀刃太薄了,用来切上面的树根还是有点吃力,将一些发散的新生根须切下之后,那些已经角质化、和椁壁黏在一起的主根却毫无办法,一刀下去就像切在石头上,只能切出一条白线。

      虽然如此,李建党还是能分辨清楚一些内容,那应该是修筑青铜古树时候的情景,上面的人穿着左衽的衣服,出乎自己意料的是,李建党发现上面的青铜大花是分节的,看来这根巨型铸器并不是一次性修铸成的,可能历经了好几代人,一节一节地铸接,最后才成为这么壮观的艺术品。

      浮雕很多,但是李建党不敢随意走动,看完了背后这一块后,李建党回头看了一眼雾气,只觉得一股莫名的恐惧传来,于是踩着边上的树根,想顺原路爬回去。

      可是奇怪的是,看似非常利于攀爬的树根,上去了两次,都很快滑了下来,简直和踩在冰上一样。一摸上面,发现这些真菌给压扁之后,非常的滑腻,像润滑油一样,要爬上去,一个人似乎挺困难的。

      李建党定了定神,心里想着该怎么办,看样子得把上面的真菌先刮了,才能上去,或者把刀当成登山镐,也不知道行不行。正思考的时候,“的……的……”一阵异常清晰的怪声,突然又出现了,这一次,是在李建党的背后,似乎十分的近。几乎能感觉得到,有什么已经向自己这边移动过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