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狭窄黑暗的空间里,一只棺椁边上,突然从对讲机里传来类似鬼魅一样的呼号声,既像有人在哭泣,又像有人在发抖着念着什么东西,让李建党着实吓了一跳,赶紧将声音关小,拍了拍看看是怎么一回事。

      这是外国生产的军用对讲机,使用塑胶外壳,非常适合在恶劣条件下使用,照道理不会这么容易出故障。李建党开关了几次,开始的那种怪声倒是没了,扬声器里却断断续续地发出的静电声,似乎是有人呼叫,又无法听到清晰的语句。李建党连喊了几声也不见好转,调动频率,也没有作用。

      李建党摆弄过这些电子东西,知道这种动静并不是物理上的故障,而是电波干扰,产生的原因很多,大到太阳黑子爆发,小到家用电器运转,都会产生相同的效果。现在深处地下,给太阳黑子影响到的机会不大;这种深山老林里的溶洞里,也不会有什么家用电器,这种干扰到底是哪里来的?

      李建党将对讲机四处移动,寻找干扰的源头,很快我便发现,只要将它靠近巨大的棺椁,嘈杂声就会严重,如果离得远一点,嘈杂声就会减轻,非常奇怪。难道干扰源竟然在棺椁里面?李建党将对讲机小心翼翼地伸进椁盖和椁身的缝隙,刹那间,那种嘈杂声音突然爆发到了离奇的响度,就好像有人突然间惨叫了起来一样。吓得李建党手一松,几乎把对讲机掉进棺椁里。

      糟糕,李建党心里想,看样子没错,棺椁里面有什么东西正在发射不规则的电磁波,这太不可思议了,是自然现象,还是有什么古怪?李建党知道植物是可以发射微弱的电波信号的,而且在不同的外界条件下,植物发出的电波信号也不相同,比如说你给它播放舒适的音乐的时候,或者用刀割它的时候,它发出的是两种完全相反的信号,这被称为植物的语言。可是这些信号都是极其微弱的,就算你用专门的仪器都不一定能探测到,不用说给普通的对讲机接收了。还有一些特别的情况,也能够在自然条件下产生强烈的电磁波影响通讯,比如说地震前夕,或者火山爆发的时候,但是这种干扰是带有破坏性的,绝对不会像现在这样温和。

      李建党看着这巨大的棺椁,想到了一个不太可能的可能,就是在大规模的屠杀或者大型的土葬墓地附近,经常会有奇怪的电磁波干扰,持续不断,一说那是尸体腐烂发出的能量产生的,一说那是大量鬼魂发出的信息。这强烈的电磁波,会不会是棺椁中的尸体发出的呢?这里的光线极其晦暗,老榕树苍白的根部在探灯的照射下,看上去就像一根一根畸形的蛇骨,加上这让人发麻的嘈杂声,就像有什么东西正在棺椁的内部,狂叫着催促我进去。李建党感到出了一身鸡皮疙瘩,无比的烦杂,赶紧将对讲机拿出来关掉。

      四周安静了下来,李建党一下子感觉到头晕,大概是这里潮湿的空气和古怪的味道让李建党开始缺氧,看着周围的环境,心里感觉到一阵发寒,这是李建党一路上都没有感觉到过的。

      王老板一直在外面大叫,想必是听不到李建党的回答,正急得直跳,他的喊声经过树根里三层外三层的过滤,到李建党这里已经变得十分微弱,就像人在十几层被子里面听外面的人说话,很难听得清晰。刚才李建党还考虑着把王老板骗过来,在这里制服他,现在却已经改变了主意,想着是否还是暂时先退出去好,这地方邪得慌,待得久了真让人全身不舒服。这主要还是一个人的原因,如果有两个或三个人在我身边,应该能镇定很多。

  `"酷b匠;网、;正‘g版首b发

      考虑再三,犹豫不决的老毛病又犯了,就是拿不定主意。外面的王老板叫了一会儿也就不叫了,李建党听到他在外面大声地骂了几句,就静了下来,大概也不知道怎么办好,谅他的脾气,应该不敢钻进来查看。他们这种跑江湖的人,虽然在社会上万般的强横,但是在这种诡异的地方,又听到有棺材,还是有着本能的畏惧。棺材代表着钱和权力不能控制的死亡,是非人力所能撼动的权威,这一点倒斗的人反而很难体会。

      正出神地想着,忽然,李建党又听到了那磨牙一般的“的……的……的”的声音,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响了起来,比刚才在外面的时候要清晰得多。

      现在听得真切,这种声音,像是有人穿着木屐走在石头地板上的脚步声,但是这声音没有起伏,不像是在来回走动,倒像是在……不停地跳。

      声音非常有规律,一下一下的,在这寂静的环境里,分外让人觉得心惊肉跳,李建党刚刚已经给吓了一跳,现在听起来,简直像催命符一样,李建党的心脏也跟着这个节奏颤抖进来。

      一时间李建党感觉到有点奇怪,怎么会这么害怕,李建党应该已经克服这种恐惧了。镇定了一下,拿下了自己的防毒面具,闻了闻四周真实的味道。一般来说,防毒面具能将一些对人体有害的异味清除掉,所以带着防毒面具,闻到的味道是加工过的。有时候一些有毒物的标志性气味会给过滤掉,但是在特殊情况下有毒物却还是能够穿过面具,反而会造成中毒。

      四周的味道对鼻黏膜非常的刺激,李建党刚吸了一口就打了个喷嚏,浑身冒冷汗,赶紧又把面具带上。

      听了一会儿,声音并不是来自其他地方,按照方位来看,好像是从石头棺椁的内部传出来的。

      李建党开始冒汗,一手拔出了长柄猎刀,匍匐着向那缝隙靠近,想听个清楚。可是自己的心跳反而越来越响,等爬到那棺椁的缝隙边上的时候,心跳得简直就要从嗓子里跳出来了。

      李建党知道自己是给这里的环境感染了,有一段时间还以为自己已经克服了这毛病,现在看来还没有。想象力丰富是做这一行的大忌,李建党一边提醒自己,一边宁神静气,脑子里想象着四周的光线明亮起来,并没有这么黑暗,又深呼吸了几口,总算压下了躁动的心脏。李建党叹了口气,转过耳朵,想好好分辨这到底是什么声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