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人都不说话,静静地在那里想事情,李建党想着盗墓贼一路过来和自己说的谎话,这些谎话不管是处于什么心态,无非是想把李建党引到这个地方来,可到了这里之后,却什么都没有看到。而那个所谓的不能告诉我的,而且就算我知道了也是不会去做的好处,到底是什么?现在还是一点也看不出来。

      正想得出神,王老板突然推了李建党一下,李建党转头刚想说话,他做了个别出声的手势。

      李建党心说干什么,他摆了摆手,小心翼翼地拉李建党蹲下来,仔细去听那树根里面……

      李建党立刻凝神静气,侧耳去听,这里没有风声,在这寂静无比的溶洞里,贴着那树根,清楚地听到树根里面传来一声一声的轻微的“的……的……的”声,好像有人被冻得磨牙。

      那声音不大,不注意必然听不见,很有语音规律,和踩雪地的声音完全不同,也不会是那些虫子在树干里爬行发出的声音。王老板轻声说道:“这声音每一声的间隔都一样长,好像和尚敲木鱼一样,有可能是什么机关动作的声音,这里面的确有东西在,只是不知道是活物还是死的。”

      李建党开始冒出白毛汗,这几千年的老树根里竟然有人磨牙,难道是遇到了树妖不成?李建党刚想说话,王老板抿着嘴巴摇了摇头,举起短步枪,拉上枪栓,让李建党跟上,蹑手蹑脚地循着声音走去,二人走到一个榕树根洞边上,发现声音就是从这里传出来的,王老板打开手电往洞里一照,声音戛然而止。

      他瞄了一眼李建党,轻声说道:“没错,应该就是这里,笔记说的东西就在这里面,可能得从这里进去才行。”

      李建党皱了皱眉头,说道:“这里面的根系洞非常复杂,比那些溶洞地形的洞系要复杂得多,而且不知道这铜柱是不是空心的,贸然进去,可能会有危险。”

      他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所以我们两个不能同时进去,先下去一个探路。”

      李建党心里咯噔一声,心说你该不会想让我进去吧。

      王老板看李建党犹豫了一下,把短步枪举了起来,轻声说:“我太胖了,你先下去,我跟在你后面,给你殿后,你放心,不会出事情的。”说着他推了李建党一把,将李建党往那个洞里推去。

      李建党低头看了看下面,一片漆黑,回头一看,他正面目严峻地看着自己,脸上透出一股子阴冷的表情。李建党咬了咬牙,只好又带上头灯,再次充当雷的角色,刚想进去,日本人又把李建党叫住,递给李建党一只小型的对讲机,说道:“如果里面很深,就用这个,去吧,李桑,等你的消息。”

      李建党心里暗骂,接过来,先熟悉了一下使用方法,然后放进兜里,说道:“王老板,咱们明人不说暗话,我这是给你去拼命,你怎么样也要给我点武器,万一我挂在里面你也就没戏了,对吧?你不给我枪,冷兵器总要给我一把吧?”

      王老板戒备地看了李建党一眼,大概觉得李建党说的也有道理,不情愿地从自己的靴子里掏出一把小匕首,丢给李建党,同时枪口马上就指向李建党,笑道:“你看,我这人糊涂,就给忘了嘛。李桑不要生气,我们是朋友。”

      李建党接过匕首,发现是那种长柄猎刀,专门用来刨皮用的。心说有总比没有强,操了一声,头一低钻进洞里,闻到了一股霉味,李建党带上防毒面具,才继续向里爬去。

      里面非常的潮湿,树根的表皮与外面完全不同,非常松软,还有很多不知名字的蘑菇长在里面,很多蝉的幼虫受到李建党的惊吓,开始逃窜。李建党往里爬了一段,一下呆住了,前面至少出现了几个岔口,该走哪一个?

      仔细一看,其中一个岔口上有一个标记,应该是前人画上去的,不管了,李建党爬向那个有标记的岔口,又前进了几米,突然前面一空,上半身已经探了出去。

      李建党上半身挂在洞口,打开头上的探灯四处一照,这里是一个矮小的空洞,里面盘根错结,全是树根。说得实在一点,这里不过是整个根包里根须比较稀疏的地方,李建党正觉得奇怪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忽然看见树根的里面,有一块石板露出一角。

      仔细一看,那竟然是一只巨大的石头棺椁。棺椁下面有一个棺床,现在也给裹了个结实。从李建党刚才爬的距离来判断,这里应该就是祭祀台的中央没错,这就是所有人要找的东西。

      李建党手脚并用,来到露出一角的石棺椁边上,这才看清楚,这东西还不是一般的大,几乎像一只袖珍的集装箱了,椁盖的边缘和铜花上一样浮着一圈独眼蛇。其他部分几乎和树根长在一起,上面有什么还有一些浮雕无法知晓。

      王老板在外面大叫了两声,李建党正给看得蒙了,也没回他,他以为李建党下到铜花里面去了,从对讲机里问道:“李桑,里面有什么?”“有一只棺材!”李建党说道,一边尽量找一个地方至少能让自己坐起来,趴着太难受了。

      “棺材?能不能看出是谁的?”

      李建党骂了一声:“我怎么知道,不过这棺椁给运到这里也不容易,如此兴师动众的,里面躺的可能就是这青铜大花的修铸者。”把自己的棺材放在这里,大概想着升天的时候,离天宫近一点。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人物,竟然有这么大的手笔。

      这个时候李建党看到棺椁的盖子和椁身并没有密合在一起,有一段树根已经顺着缝隙长进了棺椁里,将盖子抬起了一点。李建党感觉到很奇怪,“嗯”了一声。

      王老板听了很紧张,忙问:“怎么回事?”

      “这棺材……盖子没盖好。”李建党说道,向那缝隙爬了过去,难道入殓的时候棺椁没盖好?让树根长了进去?

      李建党想了想,觉得也不会,可能是细小的树根须长入棺椁盖之下后,不断长粗,将盖子抬了起来。这些树根四通八达的,说不定已经撑满了这只棺椁,表质层这么硬,李建党手里的这些家伙就算能砍得动,也不知道猴年马月能挖出来。

      李建党爬到缝隙边上,用探灯往里面照了照,里面似乎是全空的,灰蒙蒙一片,光线好像给什么吸收了一样,什么都照不出来。历来考古中,从椁中将棺材起出来是最麻烦的。正规的棺椁,都是棺壁贴着椁壁,最多给你留一公分的空隙就很不错了,这一具却反潮流,里面有着相当大的空间,十分怪异,不知道又是什么讲究。西周时期的墓葬习俗已经比较成熟,就算是王宫贵族也不会使用如此离谱的墓葬方法,看样子小哥说的没错,这里应该是当时少数民族的一处王墓,并且这一个国力似乎也不弱,至少应该与当时的西周王朝不相伯仲。

      李建党拿起对讲机,说道:“这棺椁是空的,里面不知道有什么,我的探灯没你手电这么厉害,太暗,你可以进来了,这里很安全。”说着,李建党已经向自己刚才探出来的那个洞爬去,心说只要你一探出头来,老子就卡住你,看你怎么办。

  .)看!正版章X}节@6上酷匠*y网

      对讲机发出几声静电干扰的声音,里面传来几声声音,我听不清楚。

      “什么?”李建党问道。

      随着几声静电干扰,从对讲机里传来了一些奇怪的声音,非常嘈杂,一点也听不清楚。

      “什么?你说啥了?大点声滋啦滋啦的,你这高科技不靠谱啊,关键时候就完蛋了”李建党不耐烦地又叫了一声“下不下来,死日本鬼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