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道理,要看到那雕像的脸不难,可是二人是由下往上仰望,无论走到哪里,因为角度的关系,仍旧看不清楚。李建党心中懊恼,对于雕像的不吉的感觉也越来越浓了。

      人本人王老板大概也和李建党有同样的感觉,越是想看到,越看不清楚,急得他脸色铁青。二人换了几处地方,皆不满意,最后还是决定先爬过坍塌的栈道再说,这里的岩壁上全是树根,爬起来也不会有多大困难,加之下面还有几层栈道,如果失足也不会摔死,没什么好担心的。

      两人再次回到那一段坍塌的栈道边上,王老板检查了一下那些垂下的根须的结实程度,用多功能镐挂住,敏捷地爬到峭壁上。李建党一边给他打着手电照明,一边诅咒他掉下去,可惜这王老板的身手和他的体形非常不相配,三下五除二,已经攀到了对岸,跳到栈道上。他回头将多功能镐抛回给李建党,然后自顾自向前跑去,大概是心急想看看那上面到底有什么。李建党打开头上的头灯,学着他的样子爬上峭壁,一手挂着多功能镐,另一只手摸着根须前进。这些东西不知道生长了多少年,摸上去竟然犹如石头一样,坚硬异常,不似有生命。上面的纹路也很似动物的鳞片,如果眼神差点,肯定以为是什么古生物的化石。

      李建党爬得很小心,进度很慢,才爬到一半的距离就听到王老板叫道:“快到我这里来,这里可以看得清楚点,那团树根里面好像还不止……一座雕像。不知道到底雕的是什么。”

      李建党听到他的话,咬紧牙关,手脚并用,最后抓住一根根须荡到对岸,然后寻着他的手电追去,看到他已经绕着栈道上了三层,正举着望远镜,查看铜树那里的情况。李建党向他望的地方看去,因为角度变化,的确可以看到有一些东西被裹在树根里面,但是具体是什么,还是很模糊。

      李建党气喘吁吁地跟上,接过他的望远镜之后,才看清楚,在蟒蛇一样的巨大树根团里面,露着很多生锈的青铜手臂。从数量看来,里面应该是最起码有四座雕像,立于四个方向。凭借露出的部分,也无法准确地判断雕得是不是同一个造型,其他的部分给深深裹在树根里面,目测一下,尺寸很大,大概和我们在山崖上看到的那座石头差不多大小。

      盗墓贼所说的“大好处”,不会是这些恐怖的树根,那肯定是这树根里包的东西。但这些雕像就算真的是有什么莫大的价值,在者说也带不走啊,对面应该还有什么蹊跷是我们所不知道的,待在这里绝对发现不了,一定要过去才行。

      二人继续顺着栈道上前,因为靠近溶洞的上段尽头,崖壁与铜花之间的距离也逐渐接近看得也越来越清楚。铜花之顶原来有一个圆形的祭祀台,原来不是花,朝四个方向有青铜的四座雕像。本来以为换几个方向就能看到雕像的真面目,可是越往上越失望,它们的身体和面孔都牢牢地裹在了树根里面,想要看清楚,不砍掉这些树根恐怕是不太可能了。

      二人来到栈道上与那祭祀台基本平行的地方,王老板停了下来,看了一会儿,对李建党说道:“这四座雕像放在四角,说明中心肯定还放着什么东西,本来如果我们的装备都在,可以再往上一段距离,用聚光灯照个清楚,可惜这些东西都掉进瀑布里了,没办法,李先生,我们得过去再说了。”说着他已经将多功能镐有刃口的一端折了回去,折成钩子形状,绑到绳子上,做成一只飞爪,像西部牛仔一样甩了几个圈后扔了出去。

      多功能镐甩了一个抛物线,钩在了对面祭祀台边上的一根树根上,绕了几圈,正好钩回到绳子上。王老板拉紧绳子,拉得树根抖动了一下,很多奇怪的灰色虫子从树根的缝隙里给惊了出来,四散而逃,速度很快。

      王老板皱了皱眉头,说道:“李先生,这次该你先上了嘛!”李建党知道是他忌讳这些虫子,心里暗骂了一声,目测了一下距离,这里比我们刚才爬的时候近了很多,应该问题不大,于是点了点头,爬坡上绳子。

      才爬了几步,李建党也不由得佩服起王老板,这绳子甩得真好,两端成一个大概六十度向下倾斜的角,只要双腿夹住绳子,自然就会滑向对面,不用花一点力气李建党凌空划过,一下便到了祭祀台上的树根上,立即抓牢上面的根须站稳。

      王老板在对面做了个手势,让李建党先探察一下形势,李建党回头一看,那些灰色的虫子并不是螭蛊,面是一种类似蝉的幼虫的昆虫,数量颇多,但是应该不会有什么危害。李建党赶走它们,对对面的王老板做了个手势,他用手电照了照我的四周,确定真没虫子了,才爬上绳子。这里的树根几乎都有我的两三根大腿粗细,纠结在一起,碰到的地方已经融成一体,没碰到一起的地方就镂空为一个个窟窿,时间长了,融到一起的地方多起来,里面镂空的窟窿就四通八达的,这在榕树林里面很常见,有大片榕树的地方,甚至整片林子都粘在一起,里面一个树洞连着一个树洞,进去就出不来,比鬼林子还邪。二人抓着树根转了一圈,发现这里年代实在太久,包得非常彻底,看不到下面是什么。这些树根又砍不动,不知道如何是好。呆了片刻,王老板说可能从这些树根之间的镂空里看下去才能看到,咱们分头找,一个洞一个洞照过来,肯定能看到。

      李建党心说盖得这么厚,这也不太可能,不过他没准备和李建党讨论,只是抬了抬手让李建党去做。

      李建党隐约地感觉这人十分的暴戾,和以前自己认识的一人特别像。心说他们俩该不是亲戚吧?不过自己认识的那人可是个厉害角色,而且很爽快,这个人太阴了。

      这些树根盘在这里,像一个坟墩一样,用手电照到那些镂空的窟窿里,也照不到底,我们搞了半天,累得一头是汗,还是什么都看不到。李建党还把腰给闪了,酸得我直冒冷汗。

      两个人这下没办法了,王老板看了看李建党忽然骂了声:“王八蛋,难道不是这样,咱们被算计了?”

  最新章4#节上e酷匠h*网

      李建党心里也嘀咕,这里既然什么都没有,为什么盗墓贼要这么强调。他应该不会开这种无聊的玩笑,问题还是在二人身上,到底出在哪里,哪里疏忽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