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看正t版章节n上n酷Hf匠&T网

  几人爬出矮洞,王老板递给李建党一只望远镜,自己打着强光手电给李建党照明,调整了焦距之后,果然看到上面不远处,似乎有几段木头的栈道卡在崖壁之上,几个盘旋一直向上。因为的手电电源微弱,照不到这么远,所以当时没有发现。

      王老板的意思是,如果能到达那条栈道,沿着它攀爬可以省不少力气,只不过栈道之上必然会有蹊跷,小哥是文人,让他研究东西行,打仗就不行,所以这路还得李建党和人本人王老板两个去走。

      李建党没他这么乐观,拿着望远镜看了半天,也没看清楚这些栈道到底是个什么样子,这里光线太昏暗了,加上栈道的边缘似乎给一些植物根须一样的东西裹住,与在旅游区爬过的那种钢结构栈道有很大的不同。笔记写于南北朝代,传到今日时隔千年,这些栈道是否完整还不清楚,更不要说结实不结实了。

      王老板说,当年修这条东西,是用来给皇帝游览用的,不是采掘的临时栈道,所以在用料和做工上一定非常讲究,现在很多汉代的古建筑都非常牢固,所以他认为问题不大,实在不行,我们还有大量的绳索,有了这些栈道,爬起来自然也方便得多。

      他说得非常决绝,一点也不给人商量的语气,李建党暗骂一声,只好不再发表意见。他和小哥又稍作商议,决定再让李建党休息半个钟头,然后日本人带李建党上去,小哥和盗墓贼留在这里。

      刚才睡了一觉,精力恢复了很多,又吃了点东西。王老板也坐了下来,用不是很地道的中国话和小哥聊起了天,李建党并不是很能听懂,不过大概也知道他们聊的事情,跟李建党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吃过的禁果有着点点关系。李建党对这事情,心里一直有个疙瘩,心想反正现在和他们的关系表面上缓和了,正好乘机问个清楚,就问小哥,这禁果到底是什么?会不会有什么危害?

      凉师爷说道:“关于这方面完全不用担心,我刚才没把事情全告诉你们,是给自己留一手,以防你们跑路的时候,给自己留下换命的资本,现在既然咱们已经正式结盟了,我也说出来,免得你心里不舒服。”

      禁果就是长生树上结的一个果子,是一味非常名贵的中药,不过它却不是真正的长生果,而是一中寄生在长生树上的植物,这种植物叫做苦海,又名叫禁果,一般在比较阴寒之地的长身树上才有。

      苦海寄生在长生树上的年代越久,功效越好,它会一点一点吸收长生书的精华,最终长生树死,苦海熟。

  初期它只有一些普通的功用,一般用来入药,但是在中医里面,还有一种罕见的用法,就是用来解毒。古时候有些少数民族和一些山村里的习俗,会将苦海寻到,一颗果子熬一大锅汤,全村人喝下三五年都不会生病,初期的苦海一半没山魈走兽邪妖杂怪看守,可等到苦海熟了,山里的妖魔鬼怪基本都会去抢上一抢,不是有那一句话吗苦海无边回头是岸!一颗成熟的苦海基本能让这些异兽多活千百年

      苦海随着年代的逐渐长远,会逐渐由暗红变黑,年代越久黑得越发的黑亮。到了一定的时候,性质就会改变,变得入口即化,人吃了以后,邪虫不近,夏天连蚊子都不敢找你。

      当然这只是传说,小哥也只是听别人说过,今天第一次看到这种情况,才开始相信有这么一回事,至于会不会有什么副作用,没有相关的记录。不过一般所谓的药都是毒性较低的,他让李建党不用担心:“与其想这些,李建党觉得最麻烦的还是那些蛊虫,笔记记载开凿的时候,并没有挖到任何这种面具,到底是不是古人布下的疑阵,还是杀光外面千口人命的手动的手脚,李建党还不能肯定。你们上去的时候,还是要多加小心,不可大意。”

      休息了片刻,盗墓贼还是没有清醒,日本人取下装备给李建党,李建党带上战术头灯,背上绳子,继续向上方栈道的边缘进发。按常理到达那条栈道并不远,但是现实中总有一丝无奈,目测的距离总是要比实际距离近很多,几人预计一个小时就要登顶,结果半个小时后才勉强爬到栈道下方。

      李建党这才发现,日本人的说法是对的,栈道保存得非常好,倒不是因为皇帝要走的栈道所以修得坚固点,而是栈道一直在修葺当中,所以外面还有一层油竹竿搭成的脚架,这种东西非常防潮,经过几百上千年的腐蚀,仍然非常结实。走上去还能听到韧性的嘎吱声。这里应该十分贴近地表,从边上的绝壁上垂下很多树木的根系,犹如缠绕植物一样缠绕着边上的扶栏。有些根须非常粗大简直就像章鱼的触手一样挡在栈道上,越往上这些东西就越多,非常难以行走。有几段整个被根系包在里面,几乎找不到立足的地方,只好用砍刀开路,或者干脆爬过去。

      因为树木根系的侵袭,这里的岩石开裂,不时还有石头掉下来,李建党和日本人一边抱着头,一边还要小心脚下,走得竟然感觉比爬的时候还累。

      二人只顾着走,也不知道上去了几圈,前面的栈道出现了一道非常大的缺口,有将近十米的距离,因为边上的岩石迸裂,塌了下去。李建党比画了一下距离,对日本人说:“没办法,跳不过去,要上绳子了。”

      此时离二人出发已经快一个小时,但是从上往下看去,仿佛并没有上来多远,看来想在一个小时内到达树顶已经不可能了。二人之前爬得太急,体力消耗得非常厉害,只好暂时先休息一下。这个垂直的溶洞里非常阴冷,又非常潮湿,李建党走了这一段,身上的衣服全部都是汗水,粘在身上非常的难受,一时半会又干不透彻,很容易生病,一定要想办法取个暖才行。

      二人找了一个树根和栈道包在一起的树根洞里,日本人将固体风灯拿出来,用匕首挂在一棵树根上。李建党脱掉衣服先将内衣烘干,然后胡乱吃了一点东西,日本人表情非常严肃,一边和李建党说着话,一边用强光战术手电去照对面的读研蛇盘花,照了一会儿,他对李建党道:“你来看,这里已经能看到顶上,上面是什么东西?”

      李建党拿起望远镜观察,上面大约只有十几米的地方,已经是铜花的顶部,从洞的上面垂落下很多树根,将那一片区域全部挡住,勉强可以看到,那里被裹在一大团根系里,大量根须一直顺着铜树缠绕下来,里面有什么东西,实在是看不清楚。一朵妖艳的青铜大花如雨后破土扶摇直上,大花旁一条大蛇脑袋此刻正吐着信子,样子十分诡异!

      环绕洞壁向上的栈道,还要比这铜树的顶部高出很多,这个和笔记记载的不同,有可能经过长年累月的挖掘,沉重的铜花有再次沉入岩层中的趋势,几百年下来,高度已经下降到栈道之下了。这些从洞顶上垂下的根须,可能就是之前来的时候,从山顶上看到的那几棵十几人才能环抱的大榕树,现在看来,它们的根系比它们的枝叶还要壮观,这些犹如苍白的鬼爪一样的东西,犹如麻花一样拧在一起,就像一只巨手,抓住这一根铜柱,想将其从地狱里拉出来,又好像一根缠满了化石巨蟒的巨大图腾,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李建党正看得入神,却听日本人对自己说道:“你看树根长得如此茂密,说明这里的岩壳上面应该就是表土层,这里是一个天然的溶洞,古人来祭祀不可能是穿山进来的,上面一定有一个洞系可以通到外面,弄不好,我们不用原路回去。”

      李建党听他话里有话,心里一喜,如果不用原路回去,那真是一件美事,可这天然的溶洞,必然也不是什么平和之地,到时候能不能走得出去,还要另外合计。日本人推了推李建党,说道:“这铜花顶上是这么个情况,不过你看那几个根堆里,好像有一座铜像,这里太远,看也看不清楚,咱们换个地方去看个仔细。”

      李建党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看到柱顶的下方,根堆缠绕中似乎有两只青铜雕刻的手臂,与之前在线儿沟看到的那一座有一丝妖冶的雕像遗迹非常类似,只是当时它的脸被盗墓贼炸烂了,李建党当时有一种很奇特的第六感觉,总感觉到这张脸会有什么不妥当,如今正好看上一看,这家伙到底长什么样子。难道是山神真身?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